古代被閹太監如何滿足自己的性要求

  宦官雖然經過閹割而喪失了正常的“性”能力,但有許多跡象表明,他們仍有一定的“性”要求。從生理的角度講,宦官的陽具雖被閹割,但性腺猶在,性激素仍有分泌,這就可能導致性要求的存在;從心理的角度講,宮廷中皇帝與后妃之間的性事因宦官的特殊身份而並不避諱,這也可能對其形成刺激,進而誘發性的慾望。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講,這種心理的畸形發展反而會使其產生較常人更強烈的性慾望。

  歷代史籍對宦官生活方面的記載都較為罕見,但見於史載的宮廷性錯亂行為,在相當大的程度上都與宦官有關。這一方面表現為君主與宦官的同性戀關係;另一方面表現為后妃與宦官的通姦關係。

  無論是與君主的同性戀關係,還是與后妃的通姦關係,這在數以千萬計的宦官中都是極少數。從歷史資料分析,宦官性慾的宣洩對像主要有三類:一是教坊歌妓;二是宮女;三是奸掠他人妻女。

  客觀地說,宦官是古代宮廷中處境最為悲慘的一群。他們雖已慘遭閹割,卻仍然具有男人的性意識與相應的性要求,其滿足方式儘管在常人看來有偏激或畸形的一面,然而這種心理與生理上的需要也有一定的合理性並理應受到人們的同情。

  宦官和女人如何滿足性慾求?這一直是一謎。但首先有一點是肯定的,即對於眾多的宦官而言,由於陽具不存而顯然不可能過正常的性生活,因而其性慾的滿足方式必然是畸形的乃至是病態的,然而究其根本,也不過是通過視覺與觸覺的刺激來滿足心理、生理上的需要而已。

  從可見的史料分析,大致有兩種:一是撫慰與口交。

  清人筆記《浪跡叢談》云:“閹人近女,每喜手撫口嚙,緊張移時,至汗出即止。蓋性慾至此已發洩淨盡,亦變態也。”

  二是借助狎具進行。清人查慎行《人海記》記載:明末崇禎皇帝的寵妃田貴妃利用宦官與宮女淫戲之事,以挑撥崇禎帝與周皇后的關係。某一日,田貴妃故意讓宮女抬轎去見崇禎皇帝。崇禎見是宮女抬轎,而不是如往常一樣由宦官抬轎,感到非常奇怪。田貴妃趁機解釋說:“宦官們恣肆無狀,尤其是周皇后宮中的小太監狎宮婢,故遠之耳。”崇禎本是生性多疑之人,立即下令搜查周皇后居住的坤寧宮,果然查獲了宦官使用的多種狎具,周皇后氣得當場吐血。此刻有個老宮人提醒崇禎:“田妃宮中獨無對兒乎?亦可搜也。”崇禎一不做二不休,果然也搜出了一批狎具。

  在歷史也確有一些宦官淫亂宮廷的記載。除了人們所熟知的嫪毐之外,明末權閹魏忠賢與明熹宗的乳母客氏以及清末安德海與慈禧太后都是較著名的例子。

  定興人侯二的妻子客氏,十八歲時由奶子府選送入宮,成為後來的熹宗朱由檢的乳母。朱即位後奉客氏為奉聖夫人,位極尊貴。

  客氏是一個性慾旺盛的女人。她先和宦官首領魏朝交好,後來聽說魏忠賢的性能力比魏朝強,便轉向魏忠賢求歡。二魏成為情敵,魏忠賢本來拜在魏朝名下,魏朝當然受不了,於是二魏在乾清宮暖閣竟為了爭寵而使性毆鬥,並驚醒了入睡的熹宗。熹宗問明情況,不僅沒有生氣,反而聽憑客氏決斷。客氏傾向於魏忠賢,熹宗把魏忠賢判給了客氏,魏朝則發落到宮外,在苑囿當差。客氏和魏忠賢求歡火熱,姦情甚濃。魏忠賢在客氏的幫助下,很快升為司禮監秉筆太監,權傾後宮。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