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863」計劃研究「人獸雜交」是謊言?

  “863”計劃十五週年成就展亮相,名噪一時。這只“人耳鼠”培育自上海交通大學教授、交大附屬第九人民醫院副院長曹誼林之手。

  今年5月,中國科學院公佈2011年院士增選有效候選人名單(314人),曹誼林名列其中。6月,《了望東方週刊》載文質疑當年參展的“人耳鼠”存在造假行為,還稱曹誼林十年來累計獲得科研經費高達3億元,“得巨額投入卻停滯不前”,“一隻假耳朵騙取三個億”。8月,中科院公佈2011年院士增選初步候選人名單(145人),曹誼林落選。

  昨天下午,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在第九人民醫院召開媒體通氣會,公佈了學術鑒定委員會的評議意見和國家審計署的調查結果:“人耳鼠”是真實的成果,不存在科研造假;曹誼林自1999年至今承擔的7項國家級科研項目,經費使用均嚴格按項目計劃後執行。

  〔名詞解釋〕

  人耳鼠:首先使用可降解材料經過耳形壓模,聚乳酸(PLA)溶液浸泡使其強度增強,製成耳廓支架材料。其次,將細胞接種於支架材料,經過1-2周體外培養,植入裸鼠體內。再經過6周,支架材料降解,形成再生軟骨。

  質疑一:“人耳鼠”有假?

  回應:專家鑒定鼠背人耳是軟骨

  為回應質疑,曹誼林團隊從6月底開始進行重複驗證實驗。經過“耳廓支架材料構建”、“細胞接種”、“體外培養”、“植入裸鼠”等耗時6周的過程,8月中旬,支架材料降解,細胞形成人耳狀軟骨,8只“人耳鼠”成功培育。

  通氣會現場,見到4只活體“人耳鼠”。據曹誼林團隊成員之一、國家組織工程研究中心、第九人民醫院教授周廣東介紹,此次重複試驗的8只裸鼠背上,有2只“耳朵”來自人軟骨細胞,6只來自豬、狗等大動物軟骨細胞。

  8月14日,上海交大組織了全國相關領域4名院士和8名專家組成學術鑒定委員會,經過考察和學術評議,並對活體“人耳鼠”當場取材驗證,將再生組織現場冰凍切片,病理鑒定為人軟骨組織。同時,再生組織移送第三方機構,經組織病理學鑒定後,報告證實為軟骨組織。

  質疑報道中提到,當時參展時間緊,懷疑老鼠背上的人耳是某種支架。對此,曹誼林解釋:“正常實驗過程需要6~8周的時間,才能讓細胞長滿支架、形成軟骨。當時離布展只剩2周了,實驗室將軟骨細胞接種到可降解材料支架上,並植入裸鼠體內就送去了北京。原本需要在無菌條件下飼養的裸鼠,由於缺乏免疫力,被展出後2周死亡,試驗週期未能完成。就像一個沒有完全成熟的桃子,裸鼠體內還未形成組織工程化軟骨。”

  質疑二:一隻耳朵騙3億?

  回應:十年8000萬元有賬可查

  質疑媒體報道中提到一個驚天數字——3億元,稱曹誼林“一隻假耳朵騙了國家3億經費”。對於這個說法,曹誼林感到非常氣憤:“國家973項目一個是3000萬,我有兩個,但是作為子課題要和其他學者分攤。2005年後,為了培養人才,我本人不拿課題,給團隊成員去申請。但就算是整個團隊,十年來總共也只有8000多萬元。”

  今年7月,國家審計署衛生藥品審計局接實名舉報後,專程來到上海九院調查曹誼林科研課題申請和經費使用情況。經過10天調查取證的結果是:自1999年至今,曹誼林作為國家973項目首席科學家或科研課題第一負責人先後承擔7項國家級科研項目,涉及項目經費總額達6409.23萬元。而所有項目均已結題,通過驗收。審計取證調查反饋:7項課題均有明確研究任務和目標,“賬目原汁原味”,經費使用均按項目計劃後執行,科研項目達到任務書預期效果。

  周廣東進一步解釋,通過國家審計署的這6409.23萬元中,曹誼林提到的兩個973項目佔大頭,為6000萬元,其餘項目合起來只有409.23萬元。而這6000多萬元中,曹誼林及其團隊可支配的金額大約為700萬元。“曹老師提到整個團隊的8000多萬元,就包括這700多萬元,以及十年來我們團隊中我和其他一些同事申請到的項目經費。”

  質疑三:遲遲無法應用於人耳?

  回應:科研之路每一步都很艱辛

  質疑曹誼林的一個觀點認為,高額的科研經費投入後沒有獲得預想中的產業回報。周廣東認為,產業化的困難來源於技術和政策,從技術的角度來說,組織細胞來源、植入免疫系統排斥帶來的炎症問題是最大的難關,但目前在這兩個方面都取得了巨大進展:應用骨髓、脂肪等組織來源的成體干細胞成功構建並修復了軟骨、骨等組織缺損;建立不同類型組織體外構建技術等等。而政策方面,所有細胞、材料、細胞材料複合物,每一項的安全性都需要獲得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SFDA)的認證才能用於臨床試驗,“幾乎批不下來”。

  十年前,有向曹誼林提問“何時能夠實現產業化”,當時他的回答是:“科學的事很難說。”十年後,面對同樣問題,曹誼林說:“在美國首次實驗成功的時候,我第二天就想把這只耳朵用在人身上,這是我所有的目標,科學研究的最終目的是能夠為人所用。這條路一走走了10年,每一步都很艱辛。我可以回答的是,這條路,我們已經走了90%,至於剩下這10%需要多久,很難說。”

  據周廣東介紹,團隊已成功將人體殘耳細胞在體外培養箱中再造人耳軟骨,正著手在猴、狗等具有免疫能力的大動物身上進行植入,目前基本沒有排斥。“這是一個質的突破,因為只要大動物好用,就有希望給人用。”

  〔對話〕

  :目前你作為學科帶頭人,除了科研項目需要投入精力之外,是否還有一些管理工作也要完成?

  曹誼林:是的。我現在除了國家組織工程研究中心的管理工作之外,其他的地方已經不再做管理了。我倒是希望什麼管理工作都不做。中心是企業化模式運作,有那麼多研究人員,我要想辦法讓它活下去。

  :據說國家對中心的支持只有基建投入,中心如何生存?

  曹誼林:所以要做一些能夠有產值的項目,目前在做的有玻尿酸。

  :有人這樣來質疑,您是怎麼看的?

  曹誼林:十年前我因為這個“耳朵”站在大家面前備受矚目,十年後還是這個“耳朵”,我站在大家面前受監督。我覺得是好事,科研要經得起監督。人都有慾望,但沒想到會變成這樣的方式。院士評得上是大家的肯定,評不上我也不在乎。我不怨恨,我沒有孩子,所以我把組織工程當作是我的孩子,我一定要把這個事情做完。我們一定要超過美國人,這是我當時回來的初衷。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