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UFO的五次神秘邂逅 妻子成了最大受害者!

  我是一名日語教師,曾經在2000年和2002年五次目擊UFO,之後,我再也沒看到過UFO。直到2008年3月4日晚,當再次看到了我無法解釋且跟之前四次不同的UFO時,才決定把這幾次目擊UFO的經歷一併寫下來,與廣大UFO愛好者一起分享。

  第一次目擊事件

  第一次目擊UFO還是在2000年,大約在四五月。

  當時我在深圳理工學校任教。那天20:00左右,我與母親一起在學校操場散步,當時鵬興花園2期工程正在建設中,樓架子已經起來了。在在建的兩棟樓之間的上空,有一個暗紅色的小點正在做“之”字形運動,並很快消失。

  因為距離遠,不是近距離觀測,所以除了當時興奮了一小下,之後很快就平靜下來了,後面也很少提及。

  但之後的三次目擊,讓我真正相信了UFO的存在,並且逢人便說,以至於我的朋友、同事還有學生沒有不知道的。

  第二次目擊事件

  第二次目擊發生在2002年6月25日,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當天中午,我在深南大道那個門診部的血站獻了400毫升的血,然後回家休息了一下。在19:05左右打的去火車站,要去接從山東老家來的母親和外甥女。

  出租車上了濱河路高架橋時,大約在文錦渡口岸大樓附近,兩座樓中間有一個空隙。我無意間從前排右窗望出去,遠處的一座大樓上空,懸停著一個東西,一動不動。從我這個角度看去,側面是個倒扣的碟形,呈銀灰色。雖然距離很遠,但可看出,個頭不小,(時間為19:20~19:25,因為是夏季,天還比較亮,能見度很好)。

  我連忙對司機說:“快停車!那是什麼東西?”可那條路是不許停車的,司機踩下了剎車,車稍微減了一下速,滑了過去,此時視線已經被旁邊的樓擋住了,司機什麼都沒看到。我把看到的東西給他描繪了一下,並問他是不是飛碟?司機想了一下說:“大概是熱氣球吧!”我也從沒想過自己會真的看到飛碟,雖然覺得熱氣球不會是那種形狀,也不會停得那麼穩,但也就哈哈一笑過去了。當時還問了司機一個很弱智的問題:“你們整天在外邊跑,會不會經常看天?”司機的回答更有意思,“我們開車的哪敢看天,光看地了!”

  第二天上午,我帶母親和外甥女去吃飯,隨手在報攤買了份《晶報》,上面一個頭條新聞震驚了我:昨天19:40~21:30,寶安機場上空驚現不明飛行物,數百人目擊!從發現的時間上看,應該就是我看到的東西!不同的是,他們看到的UFO發著紅光——我想大概是因為那時天已經黑了。

  當時,我還在深圳書城的某個大型培訓中心授課,晚上上完課,推遲了一會兒下課,把我目擊的過程給學生們講了一下,還在黑板上畫了行走路線和不明飛行物的圖形。同學們也很興奮,議論紛紛。後來好多學生說,打那兒之後,他們在路上有機會就會看看天,期待著能與外星來客來個近距離接觸。

  晚上回到家,我拿著那份報紙在屋裡轉來轉去,心情無法平靜。後來決定給那位叫林樂山的記者報料。當時,林記者還是用呼機,我就給他留言說:“有急事,請速回電!”半天沒動靜。於是又給他留言說:“我有飛碟的消息!”電話“噌”一下就打回來了!

  我把目擊經過跟他詳細地說了一遍,他也很興奮,告訴我,應該就是他們看到的。而且,還告訴我一個好消息,他們今天又去寶安機場蹲點,結果在19:30~21:30,寶安機場上空又出現了一大四小,共五個不明飛行物!

  飛碟的消息在《晶報》上大概登了三天。

  第三天的報紙,再一次印證了我的目擊屬實。有位張先生報料說,6月25日15:00左右,在深圳百花四路藍天大廈車站附近,有數十名等巴士的乘客發現藍天大廈上空懸停著一個圓盤狀的不明飛行物,其底面中部有一個圓柱形物體不停旋轉,整個飛行物卻是不動的。更重要的是:該物體為銀白色!蒼天呀!大地呀!我看到的是銀灰色啊!也許只是光線的誤差吧!

  激動了幾天,終於平靜下來了!可是就在7月7日那天,我又第三次目擊到了UFO,而且真是近距離——太近了!

  第三次目擊事件

  那是一個特別的日子,首先,7月7日是一個所有中國人都不能忘卻的日子。我早上去書城上9:30的課。9:20左右,311大巴停在了地王大廈那個十字路口等紅燈(往南山方向)。我坐在中部靠右側車窗位置。

  也是無意間看了一下地王,突然發現,有一個不明物體在地王大廈側後方大約中部處旋轉前進。該物體整體就像一個被放大了幾十倍的大救生圈,又像一個放大了千百倍的大白金手鐲,周邊似乎有一圈凹槽,周圍像鑲嵌了許多鑽石一樣散發著美麗的光輝,但不刺眼,還散發著如同鴨絨般的淡淡的黃光。

  它很大,成10°角(前低後高)緩慢地順時針旋轉前進。當時,大約有1/4已經隱到了地王大廈背後(南側)。那個角度我至今都想不明白,因為看起來似乎馬上就要在地王大廈後面的深圳電大樓頂降落一般。我只顧觀察它,因為弄不清是什麼,只剩下驚訝了,所以沒有叫喊。

  綠燈亮了,311駛進了站台。一下車,我就到處找,天上什麼都沒有(也許是位置問題)。我跑上通往書城的天橋,還是沒有,而周圍的人都很正常,沒有一個人像我這樣。當時,我甚至懷疑是不是看錯了!可是,我又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它太真實了,看得出,那是個份量不輕的大傢伙(直到2007年7月的一天,我在網上搜索了一下UFO視頻錄像,有一個跟它類似的東西在一棟大樓頂部旋轉,然後突然加速消失,一瞬間的事,我才想到也許我看到的不明飛行物就是這樣消失的)!

  進了書城電梯,遇到一個學生,我跟他笑著說了剛才看到的東西,他也將信將疑,笑著說難道老師又看到飛碟了?

  因為不敢確定,所以上課時我沒有提這件事。講到一半時,正好有個表示“不可能”的句型,我就造了個句子:“不可能又讓我看到UFO了。”於是,結果大家都猜到了吧!——我終於按捺不住,又把剛剛看到的情形給大家講了一遍,又畫了示意圖。這時,有個女生說,怪不得她下巴士時看到老師在天橋上到處張望,原來在找UFO啊!

  晚上,又給林記者報料。他聽了我的敘述後,肯定地說,你看到的一定是不明飛行物。但遺憾的是,只有我一個人報料,無法證實!很鬱悶啊!

  第四次目擊事件

  第四次目擊UFO,是在大梅沙海灘。

  過了幾天,我帶著母親和外甥女去大梅沙游泳。

  當時天已經黑了,下著小雨。我從海裡上岸,坐在沙灘上休息。旁邊坐著一對蛇口來的夫妻,我們就一直聊天。我正對著大海,遠處是烏雲,黑乎乎的。

  突然,從海天交接的烏雲中飛出一個暗紅色的小點,直直地從右側向左側飛去,速度很快,絕不是飛機能比的。我大叫起來,“快看!那是什麼?”黑暗中的紅點不易捕捉,而我的眼睛一直沒離開過它。當那對夫妻轉頭看時,那個小紅點已經隱入了左側的烏雲中,只有短短的幾秒。他們什麼都沒看見,只是困惑地對我說,“什麼都沒有啊!”無語呀!鬱悶吶!——這個紅點,不就是我第一次看到的那種嗎!

  2002年,是UFO目擊的高峰,全國各地都發現了UFO的蹤跡。

  因為這幾次目擊經歷,我買了很多關於UFO的書,幾年過去了,快成專家了!而且,我給自己取了個網名——“天狼B星娃娃”——也許看到UFO也是需要緣分的,也許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飛天夢,也許我們都只不過是無知的小娃娃!

  每次遇到新朋友,聊天的時候,總會給他們講起這些有趣的經歷。有些老朋友、老學生都已經能背下來了。

  痛苦的人,是我的妻子——她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可是我仍然一有機會就給她說,因為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刻骨銘心的記憶。

  我也能體會一些人看到一些奇異現象為什麼不敢說——因為沒看到的人總有些懷疑它的真實性,而看到的人不免被人看成有點兒神神叨叨的。好在我臉皮厚,義無反顧地承擔起“掃盲”的重任。

  2002年之後,我再也沒看到過不明飛行物,所以只跟大家講我那時看到的。也正因為如此,我深信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沒有看花眼!

  直到2008年3月4日21:25左右,我再次看到了我無法解釋的且跟之前不同的UFO……

  第五次目擊事件

  2008年3月4日21:25左右,我在深圳羅湖蓮塘國威路所住小區樓頂練習聽力的時候,第五次目擊了UFO!

  當時,我正對著正南方向(祥和花園),突然眼前出現了一個火紅的球狀物(個頭不大,目擊體積如同一盞汽車大燈)——的確是突然,因為它是在我的視線中突然出現的,無任何徵兆,在我右前方300米~400米處(高度大約30層樓),而且正向我飛來。

  當時第一個反應是飛機,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勁,因為它衝著我飛來,距離實在是太近了,低到似乎要從我頭頂掠過,距離我200米左右時,速度緩慢到幾乎停止了,然後向我右上方(仰角15°~20°)緩慢飛過,但只是飛行了200多米就慢慢消失了。

  我在它幾乎停止時(未轉向前),仔細地凝視著它,想辨清到底是個什麼形狀,但是看不出,只是看到一團不規則的火焰。

  當晚氣象條件很好,無雲,可看到很多星星。在我右前方,是正在建設中的小區——聚寶華府的工地,剛挖好了地基,燈火通明,有一個高大的塔吊在工作,長長的塔臂兩端各有一盞警示燈,血紅色的,而且能清楚地看清塔臂,且一直亮著,故排除是塔臂的警示燈。

  我仔細回憶了剛才看到的景象,想是不是所謂的“孔明燈”呢?但自己否定了這個答案,因為從它的結構上來說,只是一團不規則的火,沒有任何附帶物,是暗紅色;從飛行姿態上來說,不是隨風飄動,而是可操控的。尤其是它似乎停滯不前的那一瞬間,應該是人為控制的。

  我百思不得其解,但還是壓抑下有些激動的心情,繼續練習聽力。過了五六分鐘,同一個方向、同一個位置、幾乎是同樣的距離,它再次出現了,仍然無任何閃爍,無聲無息。惟一不同的是,在向我飛來時,又轉向右,成右下10°角向西北方向飛去,速度比一般飛機略快,很有質感。

  西邊有座小山(這座小山正前方是梧桐山),山頂有一個高大的電線塔,右邊下坡處中間位置及山腳處也各有一座電塔,它大約就在這兩座電塔中間位置穿過,並直飛,直到消失在很遠的空際,時間1分鐘~2分鐘。

  後記:

  自第五次目擊UFO之後,我幾乎天天背著相機,但遺憾的是,UFO似乎有感覺似的,再也沒有出現過——也許這本來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事。

  每當我凝視夜空,看著在遙遠天際閃爍不停的繁星,總是有一種莫名的期待——期待著與UFO的再次邂逅。

  痛苦的人,是我的妻子——她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可是我仍然一有機會就給她說,因為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刻骨銘心的記憶。

  我也能體會一些人看到一些奇異現象為什麼不敢說——因為沒看到的人總有些懷疑它的真實性,而看到的人不免被人看成有點兒神神叨叨的。好在我臉皮厚,義無反顧地承擔起“掃盲”的重任。

  2002年之後,我再也沒看到過不明飛行物,所以只跟大家講我那時看到的。也正因為如此,我深信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沒有看花眼!

  直到2008年3月4日21:25左右,我再次看到了我無法解釋的且跟之前不同的UFO……

  第五次目擊事件

  2008年3月4日21:25左右,我在深圳羅湖蓮塘國威路所住小區樓頂練習聽力的時候,第五次目擊了UFO!

  當時,我正對著正南方向(祥和花園),突然眼前出現了一個火紅的球狀物(個頭不大,目擊體積如同一盞汽車大燈)——的確是突然,因為它是在我的視線中突然出現的,無任何徵兆,在我右前方300米~400米處(高度大約30層樓),而且正向我飛來。

  當時第一個反應是飛機,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勁,因為它衝著我飛來,距離實在是太近了,低到似乎要從我頭頂掠過,距離我200米左右時,速度緩慢到幾乎停止了,然後向我右上方(仰角15°~20°)緩慢飛過,但只是飛行了200多米就慢慢消失了。

  我在它幾乎停止時(未轉向前),仔細地凝視著它,想辨清到底是個什麼形狀,但是看不出,只是看到一團不規則的火焰。

  當晚氣象條件很好,無雲,可看到很多星星。在我右前方,是正在建設中的小區——聚寶華府的工地,剛挖好了地基,燈火通明,有一個高大的塔吊在工作,長長的塔臂兩端各有一盞警示燈,血紅色的,而且能清楚地看清塔臂,且一直亮著,故排除是塔臂的警示燈。

  我仔細回憶了剛才看到的景象,想是不是所謂的“孔明燈”呢?但自己否定了這個答案,因為從它的結構上來說,只是一團不規則的火,沒有任何附帶物,是暗紅色;從飛行姿態上來說,不是隨風飄動,而是可操控的。尤其是它似乎停滯不前的那一瞬間,應該是人為控制的。

  我百思不得其解,但還是壓抑下有些激動的心情,繼續練習聽力。過了五六分鐘,同一個方向、同一個位置、幾乎是同樣的距離,它再次出現了,仍然無任何閃爍,無聲無息。惟一不同的是,在向我飛來時,又轉向右,成右下10°角向西北方向飛去,速度比一般飛機略快,很有質感。

  西邊有座小山(這座小山正前方是梧桐山),山頂有一個高大的電線塔,右邊下坡處中間位置及山腳處也各有一座電塔,它大約就在這兩座電塔中間位置穿過,並直飛,直到消失在很遠的空際,時間1分鐘~2分鐘。

  後記:

  自第五次目擊UFO之後,我幾乎天天背著相機,但遺憾的是,UFO似乎有感覺似的,再也沒有出現過——也許這本來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事。

  每當我凝視夜空,看著在遙遠天際閃爍不停的繁星,總是有一種莫名的期待——期待著與UFO的再次邂逅。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