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外星人基地曝光!全世界炸鍋

  那外星人基地在哪?

  在1995年,有人介紹一位華盛頓特區的高級記者給著名的UFO專家提摩·古德。記者給他提供了有關外星人在地球生存的信息,而給記者爆料的是一位美國空軍高級軍官。古德稱記者為“約翰”——一位美國軍方情報界元老,也是一名受人尊敬的作家、雜誌編輯和記者,現在致力於報道有關航空界的專業信息。英國的希爾·牛頓勳爵也認識約翰,對其誠信度深信不疑。

  儘管約翰自20世紀50年代開始就對UFO感興趣,但他並不是位相信者。他一直保持記者需要的開放包容的態度。多年以來,他一直在極力保護自己獲取消息的渠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些消息的來源為五角大樓的美國空軍和聯合參謀部。1986年,消息來源找到約翰。在約翰看來,消息來源的講述宛如天方夜譚,故對其所言持保留態度。
 

外星人在地球生存

  作為一名記者,約翰很擔心他會成為五角大樓散發虛假信息的目標,但他不得不承認,消息來源在關於外星人存在這方面顯得很嚴肅認真。他告訴約翰,儘管他不管媒體界、娛樂界,但包括斯蒂芬·斯皮爾伯格等知名人士都曾與他聯繫過。但除了約翰,他沒有與其他任何人見過面。在隨後的2年時間裡,兩人多次見面交談。

 

UFO基地

  1、地下深處

  根據這名軍官所言,外星人很久以前就來到地球,持續至今。“二戰”以後,它們就開始在澳大利亞、加勒比、太平洋、蘇聯和美國建造永久基地。當時,有幾架飛船墜毀了,飛船和乘員屍體被軍方回收。回收品開始被運到位於俄亥俄州代頓的賴特·帕特森空軍基地,後來轉到在佛羅里達的霍姆斯特德空軍基地。

  值得一提的是,在1958年,受人尊重、負有盛名的奧拉奧·方特斯博士從巴西海軍情報官那裡得知,到那時為止,地球上已經發生過六起飛船墜毀事件。這些飛船被墜落地國家的軍方和科學家回收、拆解。所有這一切都是在嚴格、死板的安全限制措施下進行的。

  “有一個飛碟在撒哈拉沙漠墜毀。它損壞太嚴重了,基本沒用了。有三個飛碟在美國墜毀,其中兩個狀況不錯。第五個墜毀在不列顛群島某處,第六個摔入斯堪的納維亞:這兩個也沒有怎麼受損。所有事故現場都發現了乘員屍體,它們個子不高,都不到1米。發現時都已經死亡。”

  關於空軍軍官所提到的霍姆斯特德空軍基地,著名的喜劇演員、音樂家,也是UFO迷的傑基·格裡森曾經聲稱,他見到過外星人的屍體。

  在古德所著的《外星人聯繫》一書裡,他曾經提到這樣一件事:格裡森的第二任妻子貝弗利·麥基特裡克回憶說,在1973年某夜,格裡森回到家裡,一副驚恐的樣子。他說他剛從霍姆斯特德空軍基地回來。在好友尼克松總統的授權下,他剛在基地的一個秘密倉庫看到了外星人的屍體。

 

  按照空軍軍官的說法,外星人有著昆蟲般的眼睛,像顆顛倒過來的淚滴。據說,有兩個外星人在墜毀事故中存活了下來,但在位於新墨西哥州阿爾伯克基的克特蘭空軍基地外被一名空軍軍警給殺了。

  這引起了被殺者同伴的強烈反應。它們展示了非凡的、可以控制當地天氣的能力。後來通過與它們聯繫,它們堅持要回死去同伴的遺體。負責與之對話的是一名美國空軍上校,起始時間約在20世紀40年代末,地點在西南部的沙漠裡。

 

  特別調查部

  古德第一次聽到類似的故事是在1980年年初,大多數都來自空軍特別調查部。有意思的是,這位空軍軍官認為,到20世紀80年代後期,至少有100餘位特別調查部的人員知道外星人在地球存在。

  按照美國聯邦調查局的模式成立於1948年的空軍特別調查部總部,位於馬裡蘭的安德魯空軍基地。到1998 年,其人員包括430名軍官,其中有385名特工;在冊的職工有1047人,其中有714名特工;422名文職人員,其中有224名特工;439名預備動員人員,其中有397名特工。

  特別調查部的主要職能是反間諜、犯罪調查和行動,有時也從事掩蓋真相活動,一般這種行動都被戲稱為“特別計劃”。特別調查部介入UFO的歷史很悠久。1998年,當古德受邀到五角大樓參加由空中偵察防衛處召開的有關UFO的會議時,當時主持工作的處長肯尼斯———以色列少將———告訴古德:倘若真的有一個從事UFO調查的機構的話,那非特別調查部莫屬。

  2、美國基地

  約翰的消息來源聲稱,美國大陸的基地位於阿拉斯加、新墨西哥州和西弗吉尼亞州。作為公開承認與外星人打交道的第一人,喬治·阿達姆斯基也是提出外星人在地球上建有基地的第一人。他在一封私人信件裡透露道,他是從一位阿拉斯加海軍工程師那裡瞭解到飛船經常有規律地在阿拉斯加某地降落的消息的。不願透露名字的工程師說,他見到了類人外星人,高度在1米~2米。

  至於在新墨西哥的外星人基地,軍官說它在曼扎諾山脈的曼扎諾武器儲存區附近,靠近柯特蘭空軍基地。在儲存核武器的這個地區,經常發生不明空中飛行器侵擾的事件,有部分案件已經在《自由信息法》的規定下予以公開。

  在西弗吉尼亞的基地據說建在離華盛頓特區西南約360千米的波卡紅塔斯縣北部森林密佈的孟農加希拉國家森林公園群山深處。基地中心點約在德賓縣西北偏北約13千米的地方。1987年,約翰曾經駕車沿著這個區域兜過一圈,情況與來源所述一致,但沒有發現什麼特別之處。

  1998年,古德派另外一位專家對此處進行過調查,還訪問了許多當地的居民,包括一位警官。但受訪者均回憶說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現象,也沒有見到過UFO。

 

  根據約翰的消息來源,基地是1988年開建的,但那位40來歲的巡警說他一輩子都住在該區,經常帶狗外出打獵,有時也在據說有UFO的地區宿營,可他從來沒有經歷過與UFO或者外星人存在有關的事情。據他所知,也沒有別的人碰到過這些事情。

  但是,有關外星人基地的方位還是令人遐想。從這裡往南約24千米是位於格林·班克的國家無線電天文台。正是在這裡,1960年,開始了SETI項目的第一個計劃———奧茲瑪項目。

  而格林·班克坐落的地點稍微偏南就是範圍廣達33 700平方千米的、美國唯一用來保護天文台的國家無線電寂靜區。再往東48千米就是保密的海軍設施,摒除干擾無線電望遠鏡的信號和其他電子設備的干擾,以保護天文台。

  神秘的基地

  據說外星人使用飛船作為鑽探機,還得到了軍方的一些協助。外星人鑽探的深度駭人聽聞。有趣的是,巴西科學家魯本斯·維利拉告訴古德,在1978年他聯繫的外星人要求在米納斯吉拉斯州的伊比圖如納山建個基地,以供來取礦產的飛船使用。維利拉作為中間人,出面從地主那裡拿到了一塊35平方米的地塊。

  外星人在此處鑽探,深度竟達到驚天的160千米~260千米!而人類歷史上,往地下鑽最深也只能鑽到10千米。於是外星人感歎道:“你看,連你自己都承認你們的科技要比我們落後很多。”

  洋底的地殼厚度只有約7000米,陸地下最厚達80千米,再往下就是地幔的上層部分。很顯然,外星人的科技水平可以對付鑽探深度的高溫和熔岩。美國軍隊被指控負責守衛幾個外星人基地。

 

  軍官說:“外星人在干自己的活兒,我們在那兒保證它們的安全。”全球所有的基地一般都會在最多半年的時間裡被騰空,然後過段時間又重新運轉。儘管軍官沒有指出加勒比的外星人基地在哪裡,但古德認為應該是在波多黎各。

  在波多黎各第二高山、高1065米的艾爾雲克山上有著28 000公頃廣袤的熱帶雨林地區。自1997年8月26日開始,通往中心地區加勒比國家森林公園的道路都被欄起來,靠近路邊的大幅公告牌上醒目地印著美國農林部發出的告示:“除了以下人員外,其他人員一律不得進入本區域:1國家公職人員,或者執行公務的防火、救援隊員;2國家森林管理局履行公務的、得到授權進入的人員。

 

  任何違反本規定擅自進入本區域的人員將被處以最高不超過5000美元的罰款,或者入獄不超過6個月,或者同時罰款和入獄。”而靠近該地區的遊客經常被神秘出現的軍人勸告離開此地。

  美國海軍和聯邦航空管理局在艾爾雲克山都有雷達和通信設備,附近還有海軍彈藥庫。一些居民經常看到不明飛行物飛過上空,甚至還有植物學家帶領學生跟蹤不明物體結果學生失蹤的報告。1976年,兩名美國海軍軍官離奇消失,最後以他們在越南戰爭中失蹤做了結論。

  1997年8月2日,俄亥俄州鮑林格林州立大學系主任達比·威廉姆斯博士離開位於艾爾雲克山著名的可樂瀑布邊租來的車子,尋找當地獨特的小樹蛙做標本。家人在規定的時間沒有等到他回來,於是就報了警。

  據說博士與白宮關係密切,所以當局並沒有驚動波多黎各當地的警察,而是自己派出了兩個搜尋隊。當局不時編造消息說博士在哪裡哪裡出現,結果12天後,博士終於出現在可樂瀑布邊。他顯得很緊張害怕,皮膚灼傷嚴重,手腕、大腿上有幾個類似手銬的印記。

  政府不允許他接受採訪。他先被送到聖胡安一家醫院接受急診,然後被轉到波多黎各警察總部,總長是個美國聯邦調查局特工。其後,博士被送回美國。古德後來曾經寫信給博士,以記者的身份詢問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博士選擇了沉默。到底是博士偶然看到了美軍秘密研製的飛行器在做實驗還是真的遭遇了不明飛行物,始終是個謎。

 

  3、太平洋基地

  古德問約翰,那位空軍軍官是否透露過外星人最大的兩個基地———位於太平洋的外星人基地———在什麼位置時,他回答道:“他說過其中一個在加利福尼亞州和夏威夷約半道的地方。但在這一點上他似乎有些猶豫,給我的印象是另外一個在南太平洋。”

 

  有趣的是,古德認識的另一位軍方記者聲稱,他知道一些有關外星人在夏威夷有基地的消息。另外一個消息來源說,外星人在馬紹爾群島有一個基地。儘管馬紹爾群島和夏威夷群島都不在太平洋的南部,但考慮到在有關外星人基地確切位置的事情上,一直存在著政府介入散佈人為虛假信息的可能,或許下面的故事能夠提供一些關鍵線索。

  哈羅德·斯塔爾曾是UFO的先鋒探索者,也是亞利桑那州MUFON網的經理,並在七個講英語的國家裡做了超過500次有關UFO話題的節目。

  1990年1月13日,他告訴古德說,當時他正在一邊主持節目一邊玩自製的無線電設備,忽然從一個熟悉的地方聽到一聲召喚。那個地方就是位於馬紹爾群島的誇賈林環礁。“二戰”期間,斯塔爾曾經擔任陸軍電台軍官,而執行第一個任務的地點就在誇賈林環礁。於是,他馬上做了回應。

  出於眾所周知的原因,那些業餘無線電發燒友不便在此透露姓名,只能說他們都擁有博士頭銜,為某個大型航空航天企業工作。第一位姑且稱之為“比爾”,第二位叫“艾倫”。但是,古德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和背景。

  在逐漸建立起關係後,哈羅德問比爾他在這麼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幹什麼?比爾回答說,他在某個特殊的物理領域獲得過博士學位,作為研究和發展科學家,在那裡研究最先進的儀器。

  他所從事的工作是如此怪異和複雜,與現代物理原理相背,說出來也沒人會相信。有幾家美國大公司在誇賈林環礁從事高級機密的工程,而雷聲測試場系統工程公司就是其中之一。他解釋說,由於簽了誓言書,因此太具體的事情他不便透露,只能說當時在太平洋某地有一項星球大戰項目正在進行。

 

  當約翰問比爾他的工作是否類似時,比爾回答說這只是基地工作的內容之一。

  從1946年—1958年,美國在馬紹爾群島進行了66次核彈實驗項目。1959年,在誇賈林環礁修建了導彈試驗場。

 

  1985年,五角大樓的發言人曾說:“我們所有的高科技戰略系統都與誇賈林環礁設施密切相關。”此基地是美國唯一可以測試各種遠程戰略導彈的試驗場,還可以跟蹤遠在6900千米外的范登堡空軍基地和3800千米外在夏威夷的太平洋導彈發射場的發射。雷聲測試場系統工程公司的2300名職員負責綜合工程和物流工程的運作。

  在誇賈林島上建有也許是世界上最複雜的包含所有頻道的雷達系統,主要用於跟蹤、確認和描述導彈以及其他太空物體的活動。

  比爾還告訴哈羅德,他是從內華達奈力斯空軍基地試驗場轉到誇賈林的。內華達基地就是51區,一直流傳在那裡藏有被回收的外星太空飛船。哈羅德說,他從一位空軍上校那裡聽說美國多年以來一直試圖仿造外星飛船的推進系統。很明顯,比爾沒有談也不能談得更細。

  可是為什麼會選中誇賈林環礁呢?比爾回答說,是因為安全更有保障,為了避免被外人窺探,許多研究設備、儀器和人員都是偷偷摸摸運過來的。至此,比爾說他得掛斷了。

  1990年3月11日,哈羅德與另一位在誇賈林的無線電發燒友艾倫取得了聯繫,想探聽有關活動的進一步消息。但很明顯,艾倫在有關活動與誇賈林島附近地理位置方面顯得吞吞吐吐的。最後他說:“我無可奉告。”隨後,在最後一次聯繫時艾倫說:“我要小心翼翼地說話,因為我們的小朋友也許會發怒的。我們當然不希望這種情況發生……”

  總有人認為,美國的導彈防禦盾牌計劃不過是個借口,官方一直在秘密地建造反外星人威脅的防禦系統。但實際上並非如此。根據這位空軍軍官的說法,反而是外星人對環境造成了潛在的威脅。

 

  因為它們把地球的構造板塊弄得一團糟,而在海裡的外星飛船也使水溫升高。至於如何升高,他沒有細說。能與它們聯繫上的軍方少數人曾經要求它們清空海底的基地,但外星人沒有理會。

  根據費萊斯的回憶,在做完實驗後他被邀請參觀UFO的內部。這時,他知道了外星人來自雷蒂克爾星座,自稱屬於高級智慧生物網絡組織,在過去的60年間一直觀察地球,重複進行劫持。

  那麼,外星人劫持人類進行身體檢驗,並且開展雜交實驗,最後再撫養人類與外星人的混血兒,究竟是為了什麼呢?而且,外星人似乎是在有選擇地劫持人類。就像托米一家,幾代人都經歷過劫持事件,這中間到底隱藏著什麼?

  再者,從醫學上來看,為什麼要做這樣的檢查或採樣呢?部分UFO研究者認為,這是由於外星人的生殖能力逐漸衰退,所以便以地球人為對像反覆進行交配實驗。

  最近,有關外星人在人體中植入東西的報告急劇增加。據UFO研究者伯德·霍普金斯的調查,異物通常是直徑3毫米的金屬球或小片,用針狀的器械植入。其目的或許是作為一種監視器,或者是想起到精神控制的作用。顯然,外星人的人體實驗已進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

  然而,這類劫持事件並不是始於20世紀60年代。事實上,在久遠的過去,外星人就來到了地球,所以實驗在很久以前就開始了。不過那時的人們不知道外星人的存在,他們把它作為“奇跡”記述下來,《聖經》中便清晰地留有這種痕跡。

  “巨大的雲與火旋轉著閃爍經過,在其周圍有亮光,火的中央有像金屬那樣的東西。其中走出四個生物,他們具有人的模樣……”顯然,按照現代UFO學觀點,這段文字便記錄了與UFO的近距離接觸。

  最近,美國航空航天局工程師約瑟夫·布魯姆利希按照這段記述,再現了UFO的模樣,並且認為“那一切是可以在科學技術上加以證明的”。

  4、澳大利亞基地

  約翰的消息來源透露,在派蓋普有個外星人基地,那裡有美國與澳大利亞國防部聯合建造的聯合防禦太空研究機構和最機密的設備。機構自1966年由美國中央情報局建成以來,一直由國家偵察局和國防安全局聯合管理,作為偵察和監督衛星的下行站點。

 

  1989年,有三位獵人聲稱看到基地的一個偽裝門被打開,一個金屬圓碟無聲垂直升起,高速飛入空中。古德的另一個可靠渠道也認可在澳大利亞某地有個外星人基地的說法。

  有一次,一位空軍軍官說自己在派蓋普附近看到了飛船和兩個外星人,但古德不知道他講話的細節。這件事讓古德想起了1949年,一位政府科學家和前智利空軍指揮官曾經告訴著名的被劫持者約翰·阿達姆斯基,在離悉尼2240千米的地方有個很大的太空實驗室,自1948年便開始運作了。

 

  太空飛船可以在那裡降落,地球人和太空人的通信可以通過這個實驗室進行。要知道,派蓋普離悉尼約2000千米。阿達姆斯基擁有美國軍械局的身份證,可以自由出入空軍基地,與軍方有密切聯繫,因而得到以上敏感信息。

  另外一位在20世紀70年代與美國中央情報局有過密切合作的已故著名天才靈通人士帕特裡克·普萊斯也提供了佐證。已退休的陸軍上尉弗雷德裡克·H.阿特沃特,曾經參與過美國中央情報局、國防安全局和陸軍情報安全部進行的極端機密的遙視實驗。

  他回憶說,通過遙視,普萊斯發現地球上有四個外星人基地。一個位於北部齊爾山地下,離派蓋普西北約有130千米。普萊斯相信,那個基地中有從別的基地來的人員,目的之一是運輸新成員,基地還有監控功能。另外三個基地據說在比利牛斯山脈的佩迪杜山(西班牙東北部)、津巴布韋的印巖加尼山以及阿拉斯加的海耶斯山下。

  技術轉讓

  根據空軍軍官所言,外星飛船使用的是一種充分利用地球磁場的電磁推進系統,可以以超光速做星際飛行。如果拿軍官的說法與1958年巴西海軍情報官員透露給奧拉奧·方特斯博士的消息來做比較,你會發現軍官的說法是中肯的。

  在登上這些飛碟對裡面的儀器和設備進行檢查後發現,它們是由一個極其強大的電磁場作為推動力的。證據顯示,這是個旋轉和振蕩的高壓電磁場。很顯然,這種場可以製造某種我們不知道的重力效應。

  遺憾的是,我們無法解決更重要的問題:這些磁場是如何產生的,通過這些磁場的巨大電能發自哪裡?在所有飛碟裡沒有找到答案。明顯的是,它們的電源不知從何而來。

 

  但另一方面,有證據證明大飛碟使用某種原子發動機,因為動力源表明它們可以通過無線電信號傳送電能,而我們還要靠電線。在小飛碟裡發現的設備能夠很好地接收和壓縮電能。

  約翰·阿達姆斯基說,小飛碟的推進系統使用了電磁和靜電力。他被告知,在地球大氣層,飛碟順著地球磁力線飛。這一點也得到了空軍軍官的證實。阿達姆斯基乘坐的小飛碟自身無法發出巨大電能,因此它們得到大飛碟上去充電。1965年,一位美國人帕特裡克被劫持上一艘直徑約23米的飛碟,從而得知這個飛碟的電源是從一個大得多的雪茄形飛船上輸送過來的。

 

  空軍軍官還透露,外星人在與我們共享科技,但沒有談到原因。古德猜測,這也許是為了換取將地球作為它們基地的使用權。無論如何,它們所做的一切不過是我們將要做的延續,將來我們的物理課本要改寫。作為學生,我們已經在瞭解它們的科技方面取得了一點點進展,比如在使用核聚變反應堆方面。外星人在光物理方面的技術太超前,遠遠先進於我們的激光科技。

  有個例子也許可以證明美國軍隊與外星人有聯繫。1992年4月—5月,美國軍隊和拉丁美洲幾個國家在阿肯 色州查菲要塞進行名為“幕簾行動”的聯合軍事演習。

  根據一位被劃分到波多黎各國防軍小分隊的美國特種兵軍官的回憶,演習項目之一是如何制止“敵軍”摧毀一座模型橋。但沒有一個部隊成功,敵方總是可以攻入。儘管不允許使用紅外線夜視儀觀察對方戰術,但有一次當敵人臨近時,波多黎各人還是偷偷用了夜視儀。

  令人驚奇的是,他們居然看到了從地面慢慢爬過來的、身長約為1.2米的、長胳膊白色瘦瘦身體的小傢伙。它們只有四根手指,大大的黑眼睛。後來,波多黎各小分隊得到命令:不得談論此次事件。儘管所有知情人都覺得這些小人不可思議,但似乎也說明美國軍隊與非人類有著聯繫。

  除了軍方情報界的少數幾個人知道外星人的事外,其他沒人知道。個別人與外星人打過交道後心理崩潰,不得不被送往位於華盛頓特區的沃爾特裡得部隊醫院做心理治療。   有一次,約翰開玩笑地問消息來源:“假如我把這一切包括你的名字都說出去,會發生什麼?”

  “我們會讓你看起來就像個傻瓜。”

 

  它們衝著地球來

  軍官強調他並不知道所有的答案,但也許有人知道。外星人不止一類,它們之間似乎也存在著分歧,有矛盾,當然我們可不想介入其中。他除了知道它們來自銀河系外,並不知它們的確切來源。

  可以肯定的是,它們也是實實在在的智能生物,而不是從多維世界來的怪獸。在被問起劫持事件時,他說他瞭解得很少,但事情確實發生了。他更關心那些被劫持的孩子,認為劫持可能與遺傳研究有關。

  那些外星人———至少是軍官所知道的外星人———不關心我們的政治或者國家領土,對地球存在的問題持超然態度。地球對它們而言,不僅僅是個驛站,而是它們永久的基地。“它們就是衝著地球來的。”軍官說。

  真實的證據

  這位軍官所言到底有多少是真話?約翰坦言,軍官所言充滿魅力,但要他擔保其真實性,他還是缺乏信心。多年以來,約翰一直在四處求證這些事。

  在得知軍官對自己寫的書《絕對機密》十分認可時,古德要求約翰幫他去約那位軍官。1998年9月,雙方通過電話取得了聯繫。約翰問軍官是否願意在保證不透露他身份的前提下與古德見面,軍官說他需要花點時間來考慮,但一直沒有答覆。在被追問後,他才決定不見面為好。

  在古德眼裡,這位軍官提供的信息基本屬實。1950年,一位叫威爾伯特·史密斯的加拿大科學家寫道:“此事情在華盛頓政府是最高機密,甚至比氫彈的保密程度還高。”知情的高級人士也確認這是事實。一位負責行動的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副局長承認,這是情報局最敏感的話題。“到現在仍然是最高機密”,參議員、前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巴裡·歌德華特1975年說,“但聽說會有部分內容逐步解密。”

  “假如真有一些外星人想永久駐紮在地球的話,那些少數知情者也還是極不情願承認的。”一位美國海軍軍官在談到波多黎各外星人基地時說,軍方許多年前就知道此事,但不願向大眾公開,因為怕引發恐慌,導致世界經濟崩潰。也許逐漸解密是個好辦法。

裡根總統

  1987年,在第42屆聯合國大會上,裡根總統語出驚人:“我不時想,如果我們都在面臨外星人的威脅,我們世界上的分歧會很快消失的。還有,難道外星人不是已經在我們中間了嗎?”

 

戈爾巴喬夫

  裡根有過兩次目擊UFO的經歷。1974年,當他還是加利福尼亞州州長時,在飛機上遭遇過不明飛行物,他甚至還命令駕駛員去追。1985年,在日內瓦美蘇高峰會談時,他還同戈爾巴喬夫談到外星人威脅。

  戈爾巴喬夫在一次克里姆林宮的報告時證實:“美國總統說假如地球遭遇到外星人的入侵,美國和蘇聯將聯合起來打退入侵……”1982年,在白宮放映電影《ET》時,裡根靠近導演斯蒂芬·斯皮爾伯格身邊,喃喃道:“要是人民知道這都是真的就好了。”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