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武則天竟調戲太子深夜在龍床玩樂

  貞觀十九年(645年)冬,李世民東征高句麗不利,回到長安後,一下子病倒了。他這一病急壞了兩個人。一個是他自己,另一個則是武則天。李世民急的是,他自感體力不佳,來日不長,太子又十分軟弱,將來難以統領大唐帝國。

  女皇武則天曾無奈接受潛規則 與太子玩偷情武則天著什麼急呢?前面說過,武則天是個有理想、有抱負的人,即使處於人生最低潮,她也沒有放棄對理想的追求和努力。眼下,李世民行將就木,她還在才人這個位置上默默地奉獻著青春年華,似乎根本沒有機會出人頭地。更糟糕的是,李世民要是一斷氣,她就得入寺當尼姑,那就永無翻身的機會了。

  處於這樣一種境況下,武則天能不為自己的前程著急嗎?她怎麼可能甘心後半輩子當尼姑呢?不能!絕對不能!我武則天生下來就是幹大事的,我絕不會服從命運的安排,天無絕人之路,我要利用並創造一切機會,讓自己翻身,翻身,再翻身!

武則天跟李治偷情

  女皇武則天曾無奈接受潛規則 與太子玩偷情未來領導人示愛。就在武則天奮力找機會讓自己翻身時,機會向她招手了。準確地說,是李治在向她招手。李治應該在被立為太子後,就見過武則天。但大部分史學家認為,他是在李世民東征高句麗回朝養病,特許他入侍藥膳期間才見到武則天的。

  這兩種說法都有可能,不過,李治在入侍藥膳期間見到武則天的機會可能要多些。因為武則天負責李世民的日常食宿工作,經常不離左右,李治肯定有機會見到她。

  史書上關於李治和武則天見面的記載,只有簡短的一句話:“時,上(李治)在東宮,因入侍,見才人武氏悅之。”就是這樣簡短的一句話,特別是一個“悅”字,竟引起了無數小說家和史作者們的無限意淫和無度描寫,不少小說家和史作者把武則天描寫成一個蓄意勾引李治上床,進而上位的無恥淫婦。這種描寫是沒有歷史根據的,也是不符合常理的,原因後面再分析,暫且不提。

  女皇武則天曾無奈接受潛規則 與太子玩偷情先說說李治和武則天見面並“悅之”的事。悅,就是喜歡,喜愛,一見鍾情,有點觸電的感覺。這是李治對武則天的感覺,是他單方面的感覺,武則天可沒有這種感覺。

武則天

  李治生於貞觀二年(628年)六月,比武則天小4歲。人們也許不解,李治為什麼會對年長他4歲的武則天一見鍾情呢?難道姐弟戀在1300多年前的唐朝就開始流行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李治有著很深的戀母情結,這種情結,我們也可以把它叫做熟女情結,就跟現在的小男孩一樣,不愛青澀、清純的少女,卻偏愛成熟、丰韻的少婦。

  別以為他們心理有問題,他們心理沒問題,他們甚至愛得理直氣壯:哥愛的不是少婦,而是少婦身上那股成熟的魅力和獨有的韻味。其實這是很多男人的戀愛觀,不必大驚小怪。

  李治大抵就是這樣的人,你可以理解成他的戀愛觀跟21世紀接軌,也可以理解成熟女或少婦能把他秒殺,反正他是玩命地愛上武則天了。他愛武則天超群出眾的才貌,儘管他妃妾成群,但那幫剛剛發芽的嫩丫頭,根本無法和風姿綽約、韻味十足的武則天相提並論;他愛武則天果敢、無畏的性格,以及她那明快、幹練的工作風格,這是他最欠缺的,也是他最羨慕和欣賞的。

  按照異性性格與愛好互補的邏輯來分析,他理所當然會愛上武則天,他和武則天在一起,才是最合適的。不過,這僅僅是李治的一相情願。因為武則天見了他,並沒有“悅”他,並沒有對他一見鍾情。

武則天跟李治偷情

  我們知道,武則天自小就崇拜、追捧李世民,進宮之後,更是把他當作了心中偶像。也就是說,她喜歡李世民這樣的純爺們兒。而李治和李世民比起來,截然相反,差之萬里,他肯定不會贏得武則天的好感,因此就談不上喜歡。

  但武則天是過來人,她早就讀懂了李治愛慕她的眼神,只是無法從心裡接受他。且不說她不喜歡李治,就是喜歡,年齡、身份以及傳統道德倫理,也是一道無法跨越的障礙。

  另外,她總覺得,接受一個比自己小四歲的男人,不是這個年代的人幹的事。李治卻不這麼認為,他再三向武則天表白:“不是世界變化快,而是姐姐你太可愛,我沒有辦法不愛你!”

  武則天囧死了,也暈倒了。接受潛規則她並不是不識時務的人,眼下她正找機會翻身呢,李治這個多情種子正向她暗送秋波,她猛然覺得機會來了。

武則天跟李治偷情

  對,救命稻草就是他了,一定要抓住他!剛剛產生這樣的想法,武則天就被自己嚇了一大跳:論輩分,我是李治的庶母,他和我就等同於繼子與繼母的關係,我要是接受他的愛,豈不是亂倫嗎?我要是接受了他,這層關係說得好聽點是姐弟戀,說得不好聽就是婚外情啊,還帶亂倫的!

  因為我和他都有家室,都是已婚之人。李世民要是知道這事了,我們兩人的腦袋豈不得搬家?再說,這事要是傳出去,傳給子孫後代的話,豈不成了歷史一大醜聞?

  想到這裡,武則天沒敢接受李治的愛。因為多年的職場失寵經歷,練就了她隱忍堅強的個性和做事滴水不漏的風格,她絕不會在李世民眼皮低下莽撞行事。然而,這些年來,她太缺愛了,太需要一個男人的關懷了,哪怕這個男人是個她看不上的人。只是,李治的身份極為特殊,她想接受他,但卻又不敢。可要是不接受李治的話,她的出路又在哪裡呢?

  於是,武則天面臨著一場艱難的抉擇。一方面,她要顧及李世民的威嚴和自己的身家性命;另一方面,她要顧及李治的感受和自己的前程。在這件事情上,退一步可以保全性命,但前程一片黑暗;進一步,也許會跌進萬丈深淵,但要是能不出意外,就會前程似錦。武則天是個渴望成功的人,她不想就這樣終結自己的政治生命,於是選擇了後者。

武則天跟李治偷情

  一朝君子一朝臣。李治是未來大唐帝國的最高領導人,我只有投靠他,才能有好的發展。況且,他向我示愛,想和我曖昧。這既是機會,也是宮廷潛規則,我只好接受了。那就被他潛一下吧,潛一下也好。

  就這樣,武則天默默地接受著李治發來的曖昧信息,比如,一個深情專注的眼神,一句貼心親暱的問候,一次故意為之的身體碰撞……這一切,他們當然都背著李世民進行,僅此而已。無論如何,他們都不可能發生性關係。一個是皇帝的才人,一個是太子,他們身邊有那麼多雙眼睛,皇宮戒備又是那麼的森嚴,他們怎麼可能發生性關係呢?就是偷偷地曖昧,他們也承擔著掉腦袋的風險。不要忘了,李世民是什麼樣的人,他就是病入膏肓,也絕不會容忍他們這樣。

  另外,太子每次行房,都有專人負責記錄,但在所有史料上都查不到他和武則天背著李世民發生性關係的記錄。這也就很好地說明了,那些小說家和史作者把武則天描寫成一個蓄意勾引李治上床,進而上位的無恥淫婦,是沒有歷史根據的,也是不符合常理的。

  在此,或許可以為武則天正名:不是她勾引李治,而是李治在勾引她。李治這樣做無異於玩火,可他玩的就是心跳。年少情動的他,背著父親跟心愛的庶母偷偷地曖昧,這種感覺肯定刺激和過癮,他能不心跳嗎?每一次曖昧,他都會心跳。

武則天跟李治偷情

  在現代職場上,男女之間的這種關係叫做亞偷情,就是發乎於情,止乎於性的一種特殊關係。這種關係在今天似乎很流行,卻是李治和武則天玩剩下的。看來,人家玩的不僅是心跳,還是前衛和時尚!在李治的勾引下,武則天也漸漸喜歡上了這種亞偷情的感覺,想到未來的一切,她就和李治達成了一種默契:曖昧下去,把亞偷情進行到底,愛咋咋地!

  愛我就要給我承諾,武則天接受宮廷潛規則,實在是為了實現她的政治理想。她想通過和李治的這種曖昧關係,從他身上撈點政治資本,以期繼續在帝國政治核心站住腳,進而謀求發展。武則天接受了李治的愛後,並沒有直接把她的目的告訴李治。這種事情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何況李世民還沒死,事情做得太露骨了,必然引火燒身。

  但李治是個明白人,他知道武則天需要什麼,他也知道自己該給她什麼。只是,他還是太子,給不了武則天什麼。此時,他把愛情看得很重,整日沉醉於和武則天那種令人心跳的曖昧之中,卻忽略了對愛的承諾。

武則天跟李治偷情

  武則天和他恰恰相反,她特別需要李治的承諾。她需要的承諾,不是房子,不是車,也不是鈔票,而是需要李治向她明確表態:“我會把你帶到我新組建的核心班子裡去,讓你在那裡好好工作,讓你做我的女人!”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