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窮困仍然承擔畫作模特生活費

  梵高幼年的生活,只是親近田園的自然。古村落中的植物與動物,每每喚起他的愛情。

  稍長,他就歡喜研究博物,常常離開了父母弟妹,獨自赴田野中採集植物,或捕鳥類蟲類,歸家製成博物標本。

  他的性質從小是陰鬱的,沉默而寡言笑。他的身材矮短,背脊稍向前屈。頭髮帶紅色,額上多皺紋,顏貌古樸,顯然是一個富於冥想而內心深刻的人。

梵高著名自畫像

  八歲的時候,有一天他向一個美術家的助手索得一塊黏土,拿來塑成一隻小象,手法非常精巧,猶如學過雕塑的一樣。

  又有一天看見一隻花貓跳上庭中的蘋果樹,就在紙上描出它的活潑的姿態,筆致非常靈動。然而他這成績不是技術的產物,乃熱情的產物。

  他向來不習雕塑與繪畫,一旦心有所感,形象就會得心應手地產出。他一生並未受過正式的繪畫的基本教育,他的傑作都是隨感興而產出的。這特點從小就已顯露。

  梵高有一顆強烈的宗教心。

梵高經典畫作向日葵

  他在比利時的時候,已曾把所見的不能忘懷的情狀,用真摯的態度描表為繪畫。作業中的坑夫、小舍前的男子、拾石炭屑的女子……題材類似米勒而盛情比米勒更為激烈。

  自從父親帶他從比利時歸家之後,他的身體雖然離開了那苦難的群眾,然而他們的悲慘的幻象時時顯現在他的眼前。“用繪畫來表現!”這念頭崛起在他的胸中。

  從此他把自己的全身奉獻於繪畫——其精神完全與從前的奉獻於苦難的群眾一樣熱烈。

  不但父母親不歡喜他描畫,畫布與顏料的錢也沒有著落!在父母看來這不過是浪費。因為他的作畫,完全不曉得迎合俗眾的心理,完全拋卻利害得失的念頭,只曉得追求他的“真實”。家庭的圓滿的和愛,從此有了缺陷,終於使梵高不能再留在家中了。

  梵高飄然地逃到海牙,先投宿於他的從妹家裡,後又棲身逆旅,依靠乃弟和父親的接濟勉強維持生活

梵高筆下的星空

 

  海牙是荷蘭最特別的一座都市,在全歐中也是最富於原始趣味的地方。那裡有一種歐亞混淆的風俗,優美、典雅,呈特殊的外觀。

  自來有許多畫家,留連此地的風物,從它取得許多的畫題,有所謂“海牙派”的畫派。梵高用他的犀利的眼光,賞識其地的風物,又批判來自諸畫家的藝術。

  他對於伊斯雷爾斯和米勒的製作,感激最深。對於米勒尤富有崇敬之情,因為他與米勒同是用了宗教的敬虔的態度而進於畫家的生涯的。

素描畫作《悲哀》

  他就作一幅素描,題名為《悲哀》。

  畫中所描的,是一個病弱的女子把臉孔隱在兩手中,俯伏在膝上哭泣。枯草一般的黑髮垂在她的頸與肩的沒有光澤的皮膚上。陽春已到人間,她的腳下有嫩草萌芽著,她的旁邊有果樹開花著;然而在她如同不見,只管哭泣,歎息。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