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人!古代中國女人身體上有三大硬傷

  千百年來,中國女性受“溫、良、恭、儉、讓”等傳統觀念的浸淫,人前總是一副謙卑、溫順、典雅、秀美的姿態。

  民國學者辜鴻銘認為,看一種文明,首先要看這種文明養育了怎樣的男人和女人。中國女性的古典美,恰恰是東方文明“博大、樸素、深沉”的特性使然。鎖在深閨人未識。

  古代中國女性“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生活環境,自然給她們平添了幾分神秘感。世代繁衍的紅粉佳人,是否只能充當玲瓏的花瓶和美麗的玩物?

紅粉佳人

  顯然,女性絕不甘當生活的旁觀者,雖說男權社會從不主張女子登堂入室,但是,流淌著青春熱血的女性,仍在低垂的帷簾背後,過自己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生活。

  古代中國把“性”妖魔化。朱唇皓齒的女性自然是張不開嘴了,即便地位顯赫的男人,也慣於三妻四妾、尋花問柳,女性在他們的人生中往往是“房中術”的道具、“採補術”的藥渣。

中國女性同樣不掩蓋自己的七情六慾

  殊不知,中國女性,同樣不掩蓋自己的七情六慾,她們在狹小的生存空間,悄悄地扯起了“愛”的旗幟,儘管仍舊躲躲閃閃,甚至有幾分變態和猥褻,畢竟,追求自由和幸福的舉止,充滿了現代意味。

  確實愛得有幾分變態,一句話,全是世道給逼的。無法通過正常渠道,淋漓盡致地表達情愛,也只好在機會臨頭時,毀滅性地補償。

  正像南唐後主李煜在《菩薩蠻》中描寫的那位偷情的小姑娘:“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話裡話外,瀰散著一種露骨的“黃色格調”,但細細品味,此類情境仍屬於“健康的裸露”。

  如果拋開《金瓶梅》、《肉蒲團》、《燈草和尚》這些古代禁書“誇張的縱慾”,那麼,中國女性的情愛,太艱難了。唯其艱難,才呈現出幾分深刻、一點變態。

  殘害肉體的做法,除去中國女子的“裹小腳”、“扎耳眼”之外,還有印度女子的“穿鼻環”、“掛唇環”,以及非洲上億女性的“割陰術”。文化風俗使然,誰也無可奈何。

  此外,中國女性的肉體上,還有三種典型的“硬傷”。為了愛,中國女性甘願犧牲冰清玉潔的完美肉體,她們蛾眉微蹙、杏眼低垂,心甘情願地接受了一種近乎宗教儀式的肌膚之痛。

《金瓶梅》中男女形象

  一,燒情疤

  僧侶在頭上燒疤,俗稱“戒疤”,代表修行;情人在身上燒疤,叫做“情疤”,表示歸屬。當然,“情疤”往往在女性身上燒,一般在乳房、大腿或陰部等極其隱秘的地方,除非有肌膚之親,外人死也察覺不到。

情人在身上燒疤叫做“情疤”

  通常,女性主動提“燒情疤”的要求,表示“我是你的人了,一輩子跟你死心塌地”;也有男人威逼的,證明“你是我的人了,今生今世對我忠心耿耿”。

  此類趣聞在《金瓶梅》等小說中偶見,據說,有兩種“燒法”:一,將草香直接插在女體上,香燒到了頭兒,便灼傷皮膚,留下疤痕;二,把銅錢燒紅,在身子烙出死紋。

  除了自然燒成的疤痕、創面,也有的燒灼男子姓名或其他字樣。女性在這種“施虐”的遊戲中,頗有幾分“獻身”、“追隨”的意味,只是弄不清對面的男人,究竟是怎樣的貨色,值嗎?

  二,守宮痣

  至今,中國人還有根深蒂固的“處女情結”。為了證明“處子之身”,閨閣少女不得不守身如玉,護持清白到了“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地步。

  金庸在《射鵰英雄傳》裡提到,小龍女白嫩的臂膊上有一顆紅艷欲滴的“守宮痣”,後來,她昏昏沉沉,被全真教弟子尹志平姦污了。小龍女錯把尹志平當成了心儀已久的楊過,故此,才半推半就,順從了。雲雨一回,她胳膊上的紅痣竟然神奇地消失了。

小龍女白嫩的臂膊上有一顆紅艷欲滴的“守宮痣”

  原本以為是杜撰,後來,讀到唐朝詩人李賀的句子:“燭火高懸照紗空,花房夜搗紅守宮。”想必,這種奇妙的紅點兒,確乎存在。

  胳膊上點一枚紅痣,就是處女嗎?其實,守宮,是壁虎的別名。晉朝《博物誌》記載,如果用硃砂餵養壁虎,壁虎全身會變赤。吃滿七斤硃砂後,即可將壁虎搗爛,然後,點在女人的肢體上。

點“守宮痣”的姑娘即便有,也屬實驗階段

  這東西很頑固,顏色歷久彌新,只在發生房事後消褪,因此,取名“守宮砂”。可惜,各類醫書文獻都不見明確記載,點“守宮痣”的姑娘即便有,也屬實驗階段,並非大規模的“臨床期”。儘管如此,男人仍對這種簡便易行的辨別方法,情有獨鍾。

  三,刺紋身

  最先聽說刺青,是從“岳母刺字”開始,似乎,在身體上刺一副永久性的愛國口號和時尚標語,便可成為流芳百世的英雄人物。女性身上的刺青,自然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展示,也表達不了什麼高遠的志向;其主要功能還是紀念情感。刺青,又叫紋身,是用帶顏色的針,刺進皮肉底、皮膚表面呈現出圖案或字眼來。怎麼說,也算一個小手術了。

  古代中國有一種“黥刑”,即在罪犯面額上,刺上永久性的文字,表示這傢伙是個壞蛋。古埃及則利用刺青來區分社會地位,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婦女,流行在唇部文上紅色,酷似現代人文唇。

  除了原始部落的紋身習俗外,中國最早的女性刺青,已無從考究。據我所知,當屬武則天的貼身高參——上官婉兒。由於婉兒和武則天的面首過於親暱,被醋意大發的女皇,刺了一劍。雖說,保全了一條性命,俊美的額頭上卻留下一塊皮肉外翻的疤痕。

中國最早的女性刺青,已無從考究

  為了遮羞,上官婉兒把傷疤修整為梅花的形狀,再點上幾滴嬌艷的朱紅,隨即成為“梅花妝”。孰料,這個將錯就錯的點子,反倒成了時尚美,惹得滿城爭效。古代少女並不喜歡刺青,畢竟一針下去,要終生相伴;但是為了情郎喜歡,縱然有風險,也認了。

歸根結底,還是愛的驅動

  這種表達情愛的隱私行為,一直傳承至今。現代人居然迷戀起刺青的古老遊戲,很多俊男靚女,以此為前衛風尚,王菲與謝霆鋒就曾經弄過一對“情侶裝”的紋身。

  古人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應當小心翼翼地呵護,切不可輕慢。但傳統女性,敢於點“守宮痣”、“燒情疤”、“刺紋身”,哪裡來的膽量?歸根結底,還是愛的驅動。色膽包天啊,領教了。

  可惜,人類非常善變,少男少女把好好的身子弄得亂七八糟,就能得到幸福了?《紅樓夢》裡那首《好了歌》早就把世道人心唱絕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