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則天晚年為情慾竟被和尚折騰?

  武則天是中國歷史上惟一的女皇帝,封建時代傑出的政治家。李唐王朝二百九十年的歷史,有近半個世紀是由武則天這位女性皇帝導演的。她一生的功過,經受一代又一代人的評說,其中有褒揚也有貶抑。

  可能對她貶斥最多的是,她晚年荒淫無度的宮廷生活,這便成為她千古難泯的醜聞,以至於連同她創造的卓著政治業績也隨之淹沒了。

  683年,五十五歲的李治突然駕崩,留下時年60歲的武則天獨掌大權。武後好不容易成了一國之主,決定要享帝王當享之樂。

  當年她曾經限制高宗的嬪妃數目與職責,提高宮中的道德氣氛。現在自己身為國君,而無一嬪妃,何以消閒?何以取樂?但是又怎麼設置嬪妃呢?

  當然,是需要一個男人。於是一個和尚現在就要主宰皇宮的生活了。結果,武後弄得聲名狼藉,在茶館酒肆之中,在說書唱詞人的嘴裡,武後與和尚的醜事,宣揚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決非驕縱陰狠如武後者夢想之所及。

  按理說,歷代明主賢君的生活裡也有女人,為什麼女王不應該與她的情人享樂呢?也許武後要娶一男妃是要提高女權。但是武後於花甲之年,以女王之尊,而找洛陽鬧市一個以摔跤賣藥為業走江湖的壯漢為情夫,確是淫穢難恕。而這就是她慶祝獲得新位之後的舉動。

  和尚名叫薛懷義,原來並非和尚,也不叫薛懷義,而是洛陽鬧市上一個摔跤賣藥的,以賣藥丸和膏藥賺錢,以打拳摔跤吸引觀眾。

  身體又高又大,好逞筋骨之能,以御女奇術自誇。我們在孩童之時看見過他出入皇宮,為人粗壯,筋肉結實,擺著架子昂首闊步,無一處不顯得雄偉堅強。

  薛懷義原來姓馮,名叫小寶。由於一個宮女,他認識了一個公主,與那個公主很親密,公主深知小寶其勢雄偉,乃非常之器,逆轉薦於武後。

  小寶深得武後歡心,武後常召小寶入宮,最初本是暗中來去,小寶並不注意自己的名字。但是一個粗壯的漢子而叫小寶,不但卑俗,亦且淫邪。武後令小寶改名薛懷義,因為武後之女太平公主嫁了薛紹,武後令其婿叫小寶為叔。太平公主也並非賢德之女,與母親武後共事小寶,如參加宮闈陰謀一樣。

  武後現在似乎被小寶迷住,沒有小寶就過不了日子,放任小寶為所欲為。武後的母愛雖然不足,現在卻深深了然自己身為婦人,忘記了自己身為皇后,只覺得是個女人,在一個江湖摔跤賣藥的前面竟軟弱無力了。自己的無情,自己的克制,自己政治上嚴厲果決,在對小寶的情愛裡,溶化得一乾二淨了。

  也許武後覺得富貴榮華非如此不可,也許她覺得神仙一定這樣縱情於酒肉淫蕩。因為薛懷義漸漸使她相信她是如來佛再世,所以她下令在皇宮寶座後面建一“天堂”,高三百尺,神頭之上畫有靈光。她自信是如來轉生,來到人間審判善惡。她相信皈依佛教會使她的新朝廷昌隆光大。

  因為僧道有特權出入皇宮,尤其可以出入武後的寢宮,武後就下令小寶把頭髮剃光,以便常常進宮。武後使小寶當白馬寺的方丈,白馬寺是因唐玄奘出名的。因為這個方丈是為唐朝已故的帝王誦唸經文的,所以可以常常進宮向武後奏事。

  武後似乎願意把恩寵賜予這個市井無賴,就和帝王把荒村小巷之女納入皇宮一樣。小寶深信掌握住了武後,但已往的市井流氓習氣絲毫不改,成了京都街上的一個大害。

  自己騎在馬上,身著皇宮官服的差人在前面開路。在城中的街道上,或讓馬信步緩行,或放馬疾馳。來不及讓路的人,不管是誰,就得挨幾下鐵鏈子,有一次他打了一個御史,就因那個御史彈劾過他。

  在皇宮內他受的待遇和一個駙馬一樣,如果無有其名,也有其實。武後把御馬廄的馬賜給他;他走過之時,宮中的官員向他卑躬為禮。武後的內侄武承嗣和武三思,向他卑躬屈膝,身如小吏,他上下馬時給他拉馬,藉以討他的歡心。

  有一次,這位大和尚從皇宮前門進宮往武後的宮院去,大搖大擺地穿過門下省的大廳。門下省侍中蘇良嗣,道貌岸然,為一謹嚴長者,向他招呼為禮,小寶假裝沒看見,不予還禮。蘇良嗣大怒,斥道:

  “賊禿子,焉敢如此無禮,你進來幹什麼?”

  小寶捋胳膊,捲袖子,就要把他拿手的摔跤本領露幾手兒,在朝廷宮門裡咆哮一頓。

  但蘇大人令侍衛制服了他,打了他十來個嘴巴。

  小寶趕忙跑到武後的宮院英賢殿,大訴委屈。武後聽了大笑起來。

  “誰告訴你從前門進來的?你應當從後門進來才是啊。”

  侍中蘇良嗣什麼事也沒有。武後真是聰明絕頂,不願意鬧事。

  武後不願意讓這位方丈離開眼前,也不願讓他到外面街上散播宮闈的醜聞,於是派他管理皇宮和御花園。小寶告訴武後他懂得建築,至少會蓋房子。因此便成了公然進入宮廷後院的借口。

  皇宮中嬪妃的住所一向只許女人進入。現在允許一個真正的男人進去,頗惹起不少的閒言碎語。御史王求禮,一向恪盡職守,他上了一本,奏請將大方丈薛懷義去勢之後,不允許他出入宮中女人住的宮院,以保“宮女的貞節”。

  武後閱完奏本,大笑起來。她覺得所奏太荒唐,仍以絕頂聰明態度處之,置之不理。

  武後自己妄言是彌勒佛再世,又謬稱自己是周武王的後裔,這樣,把迷信與古典混而為一,鬧的緊鑼密鼓,烏煙瘴氣,竟而開創朝代,野心終於實現了。她採用周朝曆法,興建明堂,都是為要表示於古有征,藉以取悅百姓。就如趕廟唱戲,雖然不真實有用,卻也輕鬆熱鬧,足可以創造一種新奇暢快的氣氛。

  武後利用佛教的種種儀式玩幾套把戲,卻也顯得輝煌壯觀,不過結果是在一把通天大火之中,燒得乾乾淨淨。在這一場戲裡,武後的情人大和尚馮小寶倒不愧一個丑角,在歷代皇后的情郎之中,可算是耗費國帑為數最大的了。

  大和尚馮小寶是瘋狂的,確是不假。

  他想入非非,迷戀龐大燦爛。而武後也犯有這個毛病,結果自然是一切都堂皇壯觀。在武後天授元年,武後又創造了十二個作為“天”、“地”、“風”、“君”、“民”等解釋的新字。又給自己的名字創了個新字,上為“明”字,下為“空”字,意思與“照”相同。表示日月向下面的空處宇宙照耀。

  她是以這樣高高在上向下面空處照耀自比的。可是如此太不妥當,因為天下沒有女人以其下面龐大之“空處”來號召的。她幸而不知道在茶館酒肆傳遍的淫穢的笑話——誰去填這個巨大的空處呢?當然。一個和尚的禿頭就成為一個最好不過的笑料了。

  不過,武後在她的迷信之中的佛光普照之下,她相信她和大和尚攜手並進之下,他們的成就就是無限的。大和尚他曾督建過萬象神宮,建過天堂,他也創造了《大雲經》裡偉大的神話——武後是彌勒佛轉生。聽來很輕鬆有趣。沒有人對這種說法認真,也沒有人真個有什麼疑問。

  武後現在是力倡佛教,因為她自己就是一個佛。在武後天授二年,武後下旨,凡在行進的行列之中,和尚與尼姑必須排在道士之前。在次年四月,在廣州河畔屠殺了三百婦女兒童以前,武後下了佛教中一條有名的禁令——禁止殺豬。

  馮小寶,武承嗣,與武後的女兒太平公主現在想盡方法要證明武後是真佛。於是用很多很多形容佛的字加在武後的頭銜上。武承嗣永遠是領先奏請。有一次,他呈上兩萬六千人的簽名,請武後在名字上加尊尚的頭銜,大都是佛名上慣用的。

  武後最初是“聖母神皇”;後來開創新的朝代“周”以後,改稱“聖神皇帝”;等到長壽二年,改稱“金輪聖神皇帝”,那是正在萬象神宮落成之時;在武後延載元年五月,又加尊號改稱“越古金輪聖神皇帝’;就在同年十一月,又加尊號“慈氏越古金輪聖神皇帝”。武後對這些尊稱是樂之不疲的。

  武後對宗教的狂熱一直持續到馮小寶對她移情別戀為止。馮小寶終於對武後厭膩了。武後雖然善於化妝,可是已屆七十二歲高齡。彌勒佛的大肚子不像以前那麼富有魔力了。大和尚馮小寶,現在又富又貴,躺在白馬寺裡,另有尋歡取樂的辦法。

  武後屢次召他入宮,他都借口推辭不往。武後大怒,馮小寶實際上是脅迫武後任其為所欲為。馮小寶如今所作所為,武後都不清楚。馮小寶業已把數百身體強壯的男子剃度為僧,其中有打拳的,摔跤的,干的都是馮小寶以前幹的行當兒。馮小寶把這些人養在廟裡,住所極為精美,也都算是“和尚”。

  武後無法制止這事。

  馮小寶是武後惟一懼怕的人。武後當時也另有了情人御醫沈南璆。馮小寶聞說此事,怒不可遏,於是對武後越發傲慢無禮,有時勉強去看看武後而已。武後對他已失去了誘惑力。

  馮小寶瞭解武後,當然比誰都清楚。他把武後看成一個棄婦一樣。馮小寶好像真個瘋狂了,可是他也並不真瘋,他知道他對武後沉默疏遠,武後對他最毒的手段,也不過不再理他,任其自然罷了。

  武後別無良策之下,令馮小寶為朔方道行軍大總管,北擊突厥。這樣可以使他遠離京都。這時馮小寶的權威一時無兩,大臣之中無人可及。馮小寶可算賊星發旺,大軍到時,突厥因內部傾軋失和,中止入侵,引兵而去。馮小寶立碑記“功”之後,凱旋回京。

  現在新年到來了,由初一到十五一直是歡度佳節。照例,善男信女都進廟燒香。這時萬象神宮開放,懸掛綵燈,燦爛輝煌。馮小寶已將“戰功”奏與武後,並奏知武後他將大事慶祝。他滿以為凱旋歸來,武後必然對他大有升賞。哪知武後表示欣慰之外,別無動靜。

  馮小寶於是進行慶祝戰功。畫在布上的二十丈高的大佛像,懸掛在宮門之外。在上元佳節,各處懸燈結綵,真是萬人空巷,人山人海。在皇官前萬頭攢動,馮小寶吩咐向觀眾扔錢佈施。

  大和尚薛懷義滿以為武後會照往年前來觀看。他曾特為武後準備一項節目,將武後看做一個活佛,以示尊崇之意。他曾向人說武後要駕臨觀看,大家要等待武後光臨。他想武後一來,他臉上特別光彩,因此可以顯示他並非已然失寵。他一等再等,武後竟爾沒來,原來正和新情人沈南璆在一處歡樂呢!馮小寶怒火難消,決心報復。

  當天夜裡,一時老羞成怒,向那座耗費國家無數金錢興建的天堂放了一把火。天堂裡的大佛大概有兩百五十尺高,裡面用麻外面用石灰做成的,遇火燃燒起來,真像一個萬丈金神,全廟都在一團火中,火焰沖天,火星四竄。

  大火在北風助威之下,燒著了前面的萬象神宮。萬象神宮轉眼之間也成了一片火海。皇宮前的天津橋一帶照耀得如同白晝。在那兩座大殿之上火勢熊熊,真是輝煌壯觀,各處看燈的遊人都在遠處觀看,火勢有四五百尺高。

  這時那二十來丈高的大佛像已撕成片片破布,火星飛躥過去,也著了起來。看火的觀眾大吼道:“佛的鼻子著火了!”火把佛的大鼻子一塊一塊燒完,群眾看得好不痛快。油漆與血燃燒的氣味與宮殿燃燒的氣味混合在一起。有的火花竟飛竄到北市那麼遠。天空中高達一里的紅光在全城都可看見。

  次日清晨,巨大的木材與硬木雕飾的火還沒熄滅,有的地方仍在冒煙,有的地方發著碎裂聲,仍然燒著。

  只有殿頂上鍍金的鐵鳳凰還在,但是熏得焦黑,扭曲著彎在一邊,看來非常古怪。

  這是正月十五燈節夜裡一場有名的大火。薛懷義這個大和尚是借此警告武後對他用情不專的。在他的瘋狂的幻想之中,這場通天大火就像一個紅色的鬼怪,看來也頗為悅目,令人十分舒暢。

  武後是不是要懲治他呢?馮小寶知道武後不敢。這事情發生之後,武後覺得很丟臉,但又無策可施。她知道這是誰放的火,也知道為的是什麼。她對朝臣說,只是因為工人疏忽,一堆麻引起了火。她下令要重新建築這座明堂(最初是叫萬象神宮的)。還用馮小寶來督修。

  武後雖然覺得很難為情,但是仍然不願開罪這位大方丈。她知道自己諸事慎重,萬一一時小有不忍,招惱了馮小寶,馮小寶一打定主意要各處散佈武後淫穢的事跡,那時豈不反為不美。

  武後現在深恨跟這種粗人,這種流氓,這種騙子糾纏在一起。引用法律審問他當然不行,那未免貽笑四方。若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審問這個瘋和尚,當場什麼事也會鬧出來,眾人一定會側耳諦聽那種猥褻的故事。她的淫行醜事豈不要傳遍全國。結果還是自己吃虧。

  也許會像郝象賢在刑場上描繪武後的淫行醜事一樣(見三十一章)。何況馮小寶比郝象賢知道的更多;他若把一切的醜事和盤托出,武則天就成了古往今來的第一個淫婦了。馮小寶既受審問,也不能用東西堵他的嘴,還是索性殺害他省事。

  侍御史周矩上本彈劾馮小寶。說馮小寶擅自招募一千壯漢匪類,藏在白馬寺裡,偽裝僧人,實系陰謀不軌。周矩請武後將馮小寶這位大方丈移交法辦。武後不願認真。

  武後說:“我看不必。”武後好似有所顧慮。

  周矩回奏說:“臣深信薛大方丈必有異謀。臣有很多事要問他。”周矩頗為堅持。

  武後想了想說:“好吧。你下去。我立刻派他到你那裡去。”

  周矩只好回去,不信武後會派薛懷義去。

  他到家不久,真出他意料,大方丈也到了。大方丈把馬拴在門外,昂然闊步走進了這位侍御史周矩的官衙辦公廳。這位粗壯的大和尚一坐就坐在一條長椅子上,兩隻腳也放在椅子上,哈哈大笑了一陣。

  周矩叫馮小寶過去受審問。這個大方丈忽然從長椅子上一躍而起,大踏步走出屋去,騎上馬走了。

  馮小寶這樣無禮,周矩奏知武後。八成是武後教給馮小寶故作瘋癡的。

  武後對周矩說:“大和尚是瘋了。這樣個瘋子不值得去懲治。白馬寺裡那些別的案子你去辦好了,你看怎麼處理好就怎麼處理吧。”

  周矩別無他法,只好照辦。他審問了其餘那些和尚,都發配到遠方去了。

  太平公主一向對什麼事情都清楚,現在來見武後。她和武後一樣擔心,恐怕弄出笑話,醜事外揚,自己也糾纏在內。她自己也特別淫蕩,十六歲時喜歡著男裝。

  太平公主向武後說:“怎麼您讓那個禿腦袋在京裡這麼胡鬧呢?得趕緊制止才好,這樣鬧下去怎麼成?”

  武後苦笑了一下,說:“事情不簡單。我有什麼辦法呢?”

  太平公主說:“交給我吧。我對付他好了。這種事情誰能忍耐!”

  武後心裡明白:“好,可要小心。”

  太平公主令人給馮小寶去送信,說武後為重建明堂,有事跟他商量。

  隨後找了二十幾個健壯的婦人,都拿著繩子、槓子、掃帚把,告訴了她們怎麼行事。時間到了,她和那些健婦一同到瑤光殿,瑤光殿是馮小寶去見武後必經之路。太平公主同時告訴武攸寧在羽林軍中選一些衛士隱藏起來,預備行動。

  一切安排妥當,太平公主站在走廊之下等候馮小寶。馮小寶通常都帶著僕從騎馬而來。在白馬寺的那些和尚被放逐之後,現在又接到太平公主的這封信,馮小寶這位大方丈有點猶疑。後來,他想起武後設法使他免受審問,武後告訴侍御史周矩放了他,新近這樣救了他。

  於是他小心翼翼地進了皇宮的北門,向四周圍探望了一下。在宮門和宮裡的住宅之間有一座御花園。繞過一個池塘,他走到了宮中住宅的背後,在池塘與住宅當中有一段迴廊。他又留心向左右前後打量,沒有別的,只有平日的一些宮女。

  太平公主站在走廊之下,向他微笑招呼。馮小寶下了馬,把馬拴在一棵樹上。忽然間,好多健婦竄出來,把好多繩索往他身上套,這樣把他絆倒在地,就像一條魚落在網裡一樣,隨之,那些健婦用木槓和掃帚棒子往他身上亂打下來。

  馮小寶大聲吼叫,他自己的僕從早跑光了。這時,衛士們也從隱蔽處跑出來,蜂擁而上。太平公主下令當場把馮小寶處死,屍體送回白馬寺燒化了事。

  這件事做得乾淨利落,武後對太平公主非常稱讚,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馮小寶與武後的荒唐情史也就這樣停駐在史書當中...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