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意料:二戰中你想不到的五件事情

  歷史中總是會充滿許多出人意料的事情,在這些事情的背後也許隱藏著許多秘密。接下來我們一起去看一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你絕對想不到的五件事情。

  一、希特勒到底是怎麼死的?

  二戰歷史迄今為止依然留下許多秘密。俄羅斯出版的《第三帝國最後的秘密》(副題《希特勒消失之疑案》)一書的作者列昂·阿爾巴茨基根據史料,對希特勒於1945年4月死於自殺提出疑問。俄羅斯《共青團真理報》以《希特勒淹死在潛艇裡》為題報道了作者的談話:我根據史料作出的推斷是,希特勒沒有自殺,而是消失。1956年行政民事法庭的審判官們在聽了48名證人的證詞後曾認定:1889年出生的阿道夫·希特勒公民已不在人世。

  我同意這一認定,因為到1956年,希特勒的確已死。但是,許多重要證人並未出庭,許多極其重要的文件並未舉證,而為希特勒做過假牙的牙醫及其助手這兩名關鍵證人事後都翻供。1945年5月4日,蘇聯偵察員在帝國總理府花園的一個彈坑裡發現了被推測為希特勒和埃娃的兩具焦屍。斯大林接到報告後認為希特勒沒死,只是隱匿起來了,他對美國和英國領導人談了這一看法。當時,英國首相艾德禮也認為希特勒仍在世。1945年6月在波茨坦會議上,他說出了這一推測。

阿道夫·希特勒

  屍體血型不符

  1945年,當蘇聯軍官把希特勒的顱骨給牙醫看時,他認出了自己給希特勒做的幾顆假牙。但是,1972年他在同德國作家馬澤爾的談話中推翻了這個說法。他說,無法肯定那的確就是希特勒的顱骨;他的助手也發表了同樣的言論。然而,當初他倆的證言恰恰就是蘇聯屍檢專家鑒定的依據。

希特勒屍體血型不符

  莫斯科犯罪學實驗室對據說是希特勒開槍自盡時在沙發上留下的血跡的鑒定表明,這不是血,而是色澤相像的液體。被認為是希特勒的那具焦屍上的血型,同希特勒的真實血型也不符。焦屍的大腦內也未發現彈痕。當時曾流行一個說法:希特勒1945年4月30日在對太陽穴開槍前曾服毒,但蘇聯內務機關在數月後對屍體作鑒定時,未發現服毒痕跡。種種跡象表明,是替身掩蓋了“元首”潛逃的蹤跡:4月30日13時,希特勒同下屬告別,同埃娃一起進了地堡。此後在生還的證人中,只有近侍林格一人見過死後的希特勒。其餘人只見過裹在毯子裡的屍體從希特勒辦公室抬出,毯子裡究竟是誰,他們並不知道。

  所以說,當初在帝國總理府花園內發現的屍首並非希特勒。但是,現在已無法重新鑒別了,因為蘇聯克格勃主席安德羅波夫曾於1970年下令,挖出並徹底焚燬埋葬在東德馬格德堡蘇軍兵營裡的希特勒和戈培爾全家的屍骨,骨灰隨後拋入河中。有關焚燬過程的記錄保存至今。希特勒是否真的逃走,我也沒有百分之百的證據肯定。我只是想引起人們注意,二戰歷史———哪怕僅僅是希特勒末日這段歷史———尚未畫上句號。至於頭號戰犯希特勒,他的結局極其陰暗,死無葬身之地。這也是對一切獨裁者的警告。

  二、納粹黃金寶藏神秘浮現

  二戰末期,第三帝國行將土崩瓦解,納粹當局慌忙將戰爭期間劫掠的財富和部分秘密文件藏匿起來,從而引發了戰後撲朔迷離的搜尋活動。然而,所有尋寶活動均以悲劇告終。在奧地利薩爾茨堡東南60公里的巴特奧塞附近,是怪石嶙峋、松林茂密的山區。這裡有一個被稱為施蒂裡亞州“黑珍珠”的湖泊——托普裡塞湖。這座在當地很不起眼的小水庫,原本是個鹽礦,長約2000米,寬不到400米,卻很深,最深達103米。艱險的山路及50餘年關於它的各種恐怖傳聞,使許多旅行者望而生畏,雖然他們最多只想好奇地看上一眼。

納粹黃金寶藏神秘浮現

  “帝國專運”

  1945年5月初的一天,一個常在湖上打魚的漁夫,忽然發現湖中漂浮著一張印著莫名其妙符號的紙片。撈上來後他揣摸著,莫非這是一張哪國的鈔票?第二天,漁夫拿著那張弄乾展平的紙片來到巴特奧塞的一家銀行,銀行付給他一筆數目可觀的奧地利先令。一夜暴富的漁夫更加仔細地尋查了那個地方,他又發現了同樣的紙片。於是,他接二連三地來到那家銀行,終於有一天在銀行付款窗口旁被兩個美國軍官攔住了……

納粹黃金列車

  不久,黨衛軍曾把托普裡塞湖當做保存財寶的“保險櫃”的消息不脛而走。緊接著傳聞四起,說托普裡塞湖裡埋藏著黨衛軍攫取的黃金,即德意志帝國的黃金儲備。傳聞過了很久後被證實了。大約40年後,奧地利記者找到了一位事件的見證人——前希特勒德國反坦克部隊軍官奧地利人M.格魯伯。1944年秋天,格魯伯被派往距薩爾茨堡不遠的富士爾城堡,無意中成為一次秘密會議的見證人。參加會議的都是第三帝國的高層官員,其中包括戈培爾和裡賓特洛甫(時任外交部長——編注)。會議之後,一些貨運汽車開始駛往富士爾城堡,車裡裝著金錠、金幣、珠寶和英鎊假鈔。隨後,車隊轉向托普裡塞湖地區。維也納軍報認為,不能排除上述那些財物正是德意志帝國國家銀行的黃金儲備。1945年1月31日,德國財政部長曾建議疏散國家的黃金儲備,希特勒表示同意。於是24節滿載黃金、白金、外幣、外國股票和帝國紙幣的一列火車駛出柏林。

  但是那些裝著一噸重的金錠和其他珍寶的箱子到底在何處呢?《明星》雜誌資助的打撈隊的策劃者認為“就在附近某個地方”。有關托普裡塞湖藏寶的故事畫上一連串的問號和刪節號……

  三、北京人頭骨和50億美元財富是否在“阿波丸”上?

  “阿波丸”上有什麼?“為什麼不打撈‘阿波丸’,我想不出理由。”張智魁說。“阿波丸”,一艘令全世界所有打撈者魂牽夢繞的沉船。傳說中,那是一座重達40噸的“金山”。這是一艘建造於20世紀40年代初的日本遠洋郵輪,船長154.9米,寬20.2米。

  1945年3月28日,已被日本軍隊徵用的“阿波丸”在新加坡裝載了從東南亞一帶撤退的大批日本人駛向日本。4月1日午夜時分,“阿波丸”航行至我國福建省牛山島以東海域,被正在該海域巡航的美軍潛水艦“皇后魚號”發現,遭到數枚魚雷襲擊,3分鐘後迅速沉沒。全船2009名乘客及船員只有三等廚師下田勘太郎一人倖免於難。

“阿波丸”,一艘令全世界所有打撈者魂牽夢繞的沉船

  國際社會為之震驚。而當人們聽到包裹於阿波丸船殼內的驚人財富時,這種震驚更是難以言表。據美國媒體1976年11-12月號特刊報道,″阿波丸″上裝載有:黃金40噸,白金12噸,工業金剛石15萬克拉,大捆紙幣價值不明,人工製品、工藝品、寶石40箱,價值不明。據那托思(美國原海洋實驗室觀察員、國家潛水領導成員)在打撈計劃中列明,最低可打撈貨物價值為2.49億美元,所有財富價值高達50億美元。

北京人頭骨

  據稱,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時,曾將美方所掌握的“北京人”頭蓋骨化石下落作為一件禮物送給中國政府。尼克松提供的線索是:“北京人”頭蓋骨化石有可能在沉船“阿波丸”上。據有關人士調查,1941年,日本侵略者鐵蹄肆虐,研究“北京人”化石的學者魏敦瑞希望將地質調查所的所有人骨化石一起帶走,存放到紐約自然歷史博物館內。重慶的美國駐華大使同意並授權駐北平美國公使館接受這批珍貴的古人類化石,將其安全運往美國保存。1941年12月5日,一列美國海軍陸戰隊專列由北平開往秦皇島,兩箱化石被放到美軍專用的標準化綠色皮箱中,和所有軍人行李一起,放入行李車中托運。三天後,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迅速佔領美國在華的所有機構,同時,那兩隻裝有“北京人”頭蓋骨的綠色行李箱不見了蹤影。

  從此,“北京人”頭蓋骨的失蹤成為人類科學史上一大懸案。而半個世紀以來,日本官方始終不承認獲得和收藏“北京人”。

  四、珍珠港事件是不是美國的“苦肉計”?

  1941年12月6日晚,在美國白宮,美海軍部長諾克斯、海軍作戰部長斯塔克、陸軍部長史汀生、陸軍參謀長馬歇爾和商務部長霍普金斯少見地聚在一起,與總統羅斯福一同消磨時光。他們在等待一件事———日軍進攻珍珠港!

  12月7日,日本海軍特混艦隊長途奔襲,以艦載機偷襲了美軍太平洋艦隊基地珍珠港,美軍被擊沉和受重創戰列艦8艘、輕巡洋艦6艘、驅逐艦1艘,損毀飛機270架(一說180架),傷亡3400餘人。次日,羅斯福總統在國會大廈發表慷慨激昂的演講和戰爭咨文,正式對日宣戰。美國公眾徹底放棄孤立主義,投入到對軸心國的戰爭中。白宮歷史性的一幕是由當時在場的海軍部長諾克斯對其密友詹姆斯·斯泰爾曼透露的,它給人們留下一個謎———美國到底是否知道日本要偷襲珍珠港?

  美國破譯了“珍珠港上空的電波”

珍珠港事件

  1935年,美國陸軍重新組建由密碼專家威廉·弗裡德曼領導的監聽機關———信號情報處。它與隨後成立的海軍通信保密科被冠以“魔術”的代號。

美國破譯了“珍珠港上空的電波”

  至1941年,“魔術”已能截獲並破譯出絕大多數日本人用九七式打字機發出的“紫色密碼”外交電報。1941年底,他們破譯的秘密外交電報平均每週多達200頁。這其中包括許多有關珍珠港的情報:1941年9月24日,日本海軍通過外務省致電檀香山總領事館,要求瞭解美軍太平洋艦隊軍艦在珍珠港的停泊位置;11月15日,日本外務省要求駐檀香山總領事館每週至少報告兩次珍珠港美軍軍艦的動向;11月18日,日本駐檀香山總領事館向外務省匯報了美軍軍艦進珍珠港後航向變化角度和從港口到達停泊點的時間;11月28日,日本外務省要求檀香山總領事館銷毀密碼和密碼機;12月2日,日本駐檀香山總領事館用低級密碼繼續報告美軍的一舉一動……

  “魔術”將最重要的情報由特別信使及時遞交給總統、陸軍部和海軍部的部長、作戰部長、情報局長、國務卿等軍政首腦,而其他人極少能接觸到這些情報。但華盛頓並沒有將上述與珍珠港密切相關的情報通知太平洋艦隊司令金梅爾海軍上將和夏威夷基地司令肖特陸軍中將。金梅爾將軍後來在接受調查時直言不諱:“海軍部扣下了珍珠港將可能遭受襲擊的有關情報,太平洋艦隊被剝奪了一次戰鬥機會,導致1941年12月7日的災難性局面。”對於這種反常的行為,斯塔克解釋道:“我不希望通知金梅爾司令,因為這樣會洩密。”他怕洩露的究竟是日本人的秘密還是華盛頓的秘密?

  關於珍珠港事件是“苦肉計”之說,只是美國民眾對以羅斯福為首的美國政府以何種方式、多大代價投入反法西斯戰爭的歷史真相的探究與爭論,而日本人發動太平洋戰爭的罪責是無論如何也推卸不掉的。

  五、究竟是誰擊斃了山本五十六?

  1943年,日本海軍將領、聯合艦隊總司令山本五十六的座機在飛越西南太平洋上空時被擊落,山本五十六當場斃命。到今天,有關人士還在爭議:究竟誰擊落了山本五十六?當事人是托馬斯·蘭菲爾和裡克斯·巴爾博,二戰期間隸屬駐紮在瓜達爾卡納爾島的美國空軍P—38戰鬥機中隊。

  1943年4月18日,他倆奉命一起起飛前去攻擊從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拉包爾飛往布干維爾島的山本五十六座機。根據各種流傳的說法,首先向山本五十六乘坐的“貝蒂”號轟炸機開火的是巴爾博,而蘭菲爾聲稱他也開了火。由於當時的P—38戰鬥機上沒有空中照相槍(飛機射擊時與機槍同步工作拍攝射擊結果),所以兩人的陳詞就無從考證,再加上當時的行動十分保密,美國直到二戰結束後才宣佈,美軍能夠擊落山本五十六是因為美國海軍破譯了日軍的通信密碼。因此等到真相大白於天下時,時間已經過去了幾年,究竟是誰首先開火就更難說清楚了。目前蘭菲爾已去世,居住在俄勒岡州坦利波尼的巴爾博也79歲了,他在回憶起往事時不無遺憾地說:“如果我們在擊落山本五十六後馬上將事情全過程曉之天下,那就不會反目成仇。我和蘭菲爾戰時關係非常好,他信心十足地認為是他先開了火,只不過他做得有點過分了些。”

聯合艦隊總司令山本五十六

  據非官方的戰後軍事史料記載,當時蘭菲爾和巴爾博因各自擊落一架轟炸機(一架系山本五十六乘坐,另一架由他的參謀乘坐)而分別獲得一枚勳章。此外,巴爾博還因為協同擊落了第三架轟炸機而與其他人分享了另一枚勳章。但是,當日本軍事史料最後證實,當時運載山本五十六一行只有兩架轟炸機而不是三架時,美國空軍馬上裁定巴爾博和蘭菲爾只能分享一枚勳章,以示共同擊落了山本五十六的座機。在此之後,巴爾博的昔日戰友向空軍提起上訴,要求改變裁決,向巴爾博授予全獎。事情最後一直鬧到美國空軍參謀長唐納德·賴斯那兒,結果他在1992年再次拒絕更改記錄。於是巴爾博又向一家聯邦法庭上訴,結果上訴法院維持原判,巴爾博敗訴。

山本五十六的座機在飛越西南太平洋上空時被擊落

  《攻擊山本五十六》一書的作者、得克薩斯大學(達拉斯)杜立德圖書館館長卡羅爾·格萊尼斯說:“史料記錄必須有權威性,對於這些二戰老兵來說,重要的是該給的獎一定得給。”但是,美國空軍並不願意接受該協會的調查結果。位於華盛頓州的博林空軍基地的空軍史料專家卡吉爾·霍爾說,“史料記載多半不會有任何偏見。”看來,爭論還得繼續下去。

  歷史總是撲朔迷離,我們沒有參與其中,所以注定與真相無緣。每個國家或個人都有一些機密事件需要保密,對於這些事件,我們做的只能等待它自己解封。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