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皇帝憑四大絕招把嬪妃拉上龍床!

  自二千多年秦始皇開始至上個世紀初廢除帝制帝,中國古代至少有數以百計的皇帝。而這些皇帝大都是嬪妃如雲,那麼,皇帝如何與嬪妃們過性生活便成了後宮制度的重要內容。

  當然,既然有了後宮制度,即便是擁有生殺予奪大權的皇帝要想把哪一位嬪妃拉上自己的龍床也不是一件隨心所欲的事情。

  那麼,皇帝的後宮究竟有多少嬪妃?後宮制度又是如何規定的?而皇帝們實際上又是如何操作的呢?最近,不少媒體披露了古代皇帝後宮制度中鮮為人知的秘密。

擁有生殺予奪大權的皇帝要想把哪一位嬪妃拉上自己的龍床也不是一件隨心所欲的事情 

  據漢代《春秋傳》記載:‘晦陰惑疾,明淫心疾,以辟六氣。’故不從月之始,但放月之生耳。其九嬪已下,皆九人而御,八十一人為九夕。世婦二十七人為三夕,九嬪九人為一夕,夫人三人為一夕,凡十四夕。

後宮有名分的有一百二十一人,另外還有不計其數的宮女 

  後當一夕,為十五夕。明十五日則後御,十六日則後復御,而下亦放月以下漸就於微也。諸侯之御,則五日一遍。亦從下始,漸至於盛,亦放月之義。其御則從姪娣而迭為之御,凡姪娣六人當三夕,二媵當一夕,凡四夕。

  夫人專一夕為五夕,故五日而遍,至六日則還從夫人,如後之法。……凡九嬪以下,女御以上,未滿五十者,悉皆進御,五十則止。後及夫人不入此例,五十猶御。故《內則》云:‘妾年未滿五十者,必與五日之御。’則知五十之妾,不得進御矣。”

  這段記載就是說,後宮有名分的有一百二十一人,另外還有不計其數的宮女。帝王有權利跟所有後宮女性發生性關係,但是有義務跟這一百二十一人定期過性生活。

  按照崔靈恩的說法,皇帝要完成規定的任務實在不容易。八十一御妻分成九個晚上,每晚九個人,是九個人一起進御,還是輪流或者抽籤決定侍寢?沒有明確說法。

  二十七世婦也是每晚九個,分為三天;九嬪是共享一天;三夫人也是共享一天。另外,除非到了皇后和夫人這個級別,其他嬪妃五十歲以後就不能進御了。

  其實,縱觀二千多年來的歷史,可以看出,皇帝打算跟哪個嬪妃睡覺是完全不受“禮制”約束的,而且擁有絕對的自主權。以下說說皇帝“進御制度”之外的四大獨門絕招,而這些做法其實就是後宮實際上的臨幸制度。

除非到了皇后和夫人這個級別,其他嬪妃五十歲以後就不能進御了 

  第一大獨門絕招是艷遇:

  皇帝的艷遇嚴格講不應該算作後宮的臨幸制度,但是在制度之外皇帝往往做一些出格的事情,皇帝在宮外艷遇的女子有不少被迎入後宮,正式成為后妃。

 艷遇

  隋末唐初的楊師道的《闕題》詩中曾說:“不為披圖來侍寢,非因主第奉身迎。”“主第奉身迎”說的就是西漢的衛子夫在入宮之前與漢武帝劉徹的一次艷遇的故事。

  據《漢書·外戚傳上》記載,衛子夫原來是平陽公主家的歌女,漢武帝到公主家裡去,“既飲,謳者進,帝獨悅子夫。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軒中,得幸。”

  吃飯的時候,公主讓她家的歌女唱歌助興,漢武帝單單看上了衛子夫,藉著更衣的機會,跟衛子夫雲雨一番。後來,善解人意的平陽公主就把衛子夫給武帝送到宮裡,衛子夫終於成為皇后。

  第二大獨門絕招是招幸:

  招幸就是皇帝把後宮裡的女子叫來陪自己睡覺。楊師道那首《闕題》詩中還說:“不為披圖來侍寢,非因主第奉身迎。”“披圖侍寢”指的就是招幸制度。

  據《西京雜記》卷二記載:“元帝后宮既多,不得常見,乃使畫工圖其形,案圖召幸之。”王昭君就是被畫師毛延壽在畫像時被醜化了的後宮美女,結果皇帝天天看宮人畫像物色美女,居然沒有看上她。後來她主動承擔了和親的任務,等到皇帝見了她本人如此花容月貌的時候,很是後悔。

第二大獨門絕招是招幸 

  看來畫像是很不可靠的,不如真人站在皇帝面前過目進行篩選。皇帝這樣做,大概一是非為了節省考慮把那個嬪妃拉上龍床的時間,二是看畫像選美女侍寢有些趣味性和神秘感。

  唐詩中詠昭君的七絕、七律不下百首,大多都是涉及到這種畫像招幸制度所造成的誤會。著名詩人白居易的《青塚》中說道:“何乃明妃命,獨懸畫工手。丹青一詿誤,白黑相紛糾。”

隨蝶所幸 

  他在《琴曲歌辭·昭君怨》中又說:“見疏從道迷圖畫,知屈那教配虜庭。自是君恩薄如紙,不須一向恨丹青。”從這兩首詩中,可以看出,王昭君的畫像之事雖然是個誤會,但是畫像畢竟不過是一張紙,而皇帝的感情比這張紙還要薄。

  唐玄宗的時候,宮人達到四萬,要想招幸誰確實需要費些腦筋。據《開元天寶遺事》,這位風流天子發明了“隨蝶所幸”的辦法。

  他讓宮嬪在鬢髻上插鮮艷的花朵,自己捉了蝴蝶放出去,蝴蝶飛來飛去,落在誰的頭上,他就把那個女子招來過夜。這種臨幸方式也稱“蝶幸”。

  當時的詩人王建在《宮詞》一詩中說道:“叢叢洗手繞金盆,旋拭紅巾入殿門。眾裡遙拋新橘子,在前收得便承恩。”這種用拋橘子的方式決定是否侍寢,無疑也帶有很大的偶然性。

  歷代皇帝還有用投骰子的方式,誰投中誰侍寢,骰子被稱為“剉角媒人”。在位僅三年的唐敬宗還發明了一種風流箭,用竹皮做弓,紙中藏香做成箭。

  唐敬宗讓美人站在一處,他親自彎弓射箭,射中者染上一身濃香,夜中侍寢。當時宮中有俗語:“風流箭中的人人願。”

射中者染上一身濃香,夜中侍寢

  第三大獨門絕招是行幸:

  行幸就是皇帝到妃嬪的住處去過夜。據《晉書·胡貴嬪傳》記載,晉武帝司馬炎後宮妃嬪、宮人近萬,“帝莫知所適,常乘羊車,恣其所之,至便宴寢。”

  他沒有情有獨鍾的女子,想不好每天跟誰睡覺,只好坐在羊車上,任憑羊車拉著他在後宮遊走,羊車停在哪裡,他就在停留的宮嬪居所過夜。

第三大獨門絕招是行幸 

  許多後宮女子為了讓皇帝在自己的住處留宿,煞費苦心,投羊所好,“取竹葉插戶,以鹽汁灑地,而引帝車。”

  南朝宋文帝與晉武帝同好,喜乘羊車在後宮閒逛。潘妃以美貌入宮,久未得幸,後來採取鹽水灑地的方法,羊經過時停下舔地,徘徊不去,於是終於得到皇帝的寵幸。

  《全唐詩》有多處提到“羊車”一詞:楊師道的《闕題》中就曾說道:“羊車詎畏青門閉,兔月今宵照後庭。”青門即長安城的霸城門。神話謂月中有兔,故把月亮稱為“兔月”。

  中唐詩人戴叔倫的《宮詞》一詩中也曾說道:“春風鸞鏡愁中影,明月羊車夢裡聲。”無奈紅顏漸老,惟有夢中承幸。晚唐詩人殷堯藩也在他的《宮詞》一詩中說:“夜深怕有羊車過,自起籠燈看雪紋。”

  意思就是說,後宮的嬪妃們擔心自己不經意錯過了承恩的機會,小心查看雪上的印痕。著名詩人李商隱也有描寫羊車的《宮中曲》一詩:“賺得羊車來,低扇遮黃子。”

  羅虯《比紅兒詩》描寫得就更為直接了:“畫簾垂地紫金床,暗引羊車駐七香。若見紅兒此中住,不勞鹽筱灑宮廊。”這就是說若是擁有像紅兒一般的驚人美貌,也就不用插竹葉、灑鹽水、引羊過來了。

後宮的嬪妃們擔心自己不經意錯過了承恩的機會 

  第四大獨門絕招是專寵:

  專寵的做法其實是對後宮臨幸制度的破壞,但又不能不說這實際上也是一種非常規的制度。隋文帝楊堅的皇后獨孤氏很厲害,主張一夫一妻制,隋文帝為了社稷考慮,不得不勉強委屈自己,專寵皇后一個人。

第四大獨門絕招是專寵 

  皇帝在感情上也有相對專一的時候,比如唐玄宗李隆基寵愛楊貴妃,不僅停止了“蝶幸”,而且基本上不再讓其他宮嬪侍寢,“三千寵愛在一身”。

  到了明清時候,皇室對皇帝的後宮性生活雖然有了非常明確的規定,清代的後宮還設有敬事房這一機構,專門記錄皇帝的性生活史。但是,條文式的後宮制度畢竟僅是形式,有的放蕩縱慾的皇帝還是可以隨心所欲地把後宮的嬪妃拉上自己的龍床臨幸的。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