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廷奶媽為何總是年幼皇帝破貞第一人?

  皇帝在婚前和哪些女人發生性關係?在發生性關係的女人裡面,誰又是皇帝的第一個性啟蒙老師?這在中國的歷代宮廷中,並沒有規定,也無法規定,完全看皇帝個人的興致。

  對於青春年少的小皇帝來說,性的問題是令他緊張的,還處於被開導而無禁忌的狀態。這種狀態下很容易被挑逗或產生衝動,也就很容易和身邊的女子發生性關係。

  太子住在東宮。太子行冠禮以後,便被視為成年,沒有皇帝的詔命,太子從此不許隨意出入後宮,以防和後宮嬪妃發生瓜葛。

  太子在東宮中則沒有顧忌,可以隨心所欲,可以任意猥褻任何一個侍女,也可以和她們任何一個發生性關係。

  從可能性上說,誰是小皇帝或太子的第一個性體驗的女人?這個女人是不是會成為皇后或嬪妃?這實在難以確切地回答,誰都可能成為皇帝的第一個女人,被臨幸以後也一般都有相應的名號。

  但總體上說,最可能成為小皇帝或太子的第一個女人的是他們身邊的宮女,有些時候則是他們的乳母。宮女和乳母在宮中都是女僕,是沒有名分的一類。

  宮女如果被臨幸和得寵,則會取得名分,從而改變其卑賤低下的地位。乳母能自由出入宮禁,即便被臨幸,但其乳母的名分永遠不會改變,也無法改變。

  人們無法接受當年乳養皇帝長大的乳母能成為皇帝的嬪妃,更不能接受成為母儀天下的皇后。

  從心理上說,惟我獨尊的皇帝對於他的第一個女人感情淺淡,不會持久,也不眷戀。這個女人令皇帝羞澀,會使皇帝想起初次性生活的緊張和怯弱。皇帝在她面前永遠不會輕鬆。皇帝自然而然地會避開她,轉而撲向其他的美女。

  明神宗朱翊鈞是明穆宗的第三個兒子。5歲時朱翊鈞即被立為太子,10歲時即皇帝位。17歲那年,朱翊鈞有一次路過慈寧宮,看見了宮女王氏,一時春心蕩漾,不能自制,朱翊鈞便臨幸了她。

  王氏從此卻有了身孕,這樣重大的事情,隨駕的太監當然作有記錄,日簿也有案可查,但衝動以後的朱翊鈞卻並不喜歡王氏,不再臨幸她,也不記掛。

  此事被慈聖太后得知,抱孫子心切的太后照顧著王氏,王氏在宮中順利地生下了一個兒子。有一次,太后興沖沖地告訴神宗,講述了這件事,但神宗對此反應淡漠,裝作沒有聽見。

   神宗的冷淡,王氏冊封嬪妃當然無望,無氏所生的兒子同樣遭到無辜的冷落。但歷史上,皇帝和他的第一個女人也有例外,如明憲宗朱見深和宮女萬氏。

  萬氏是四歲時進入皇宮、成為一名宮女的。萬氏最初在英宗的母親孫太后宮中服侍。英宗是憲宗朱見深的父親。萬氏進入青春期以後,日益嬌艷秀美,加上她聰明伶俐,善於察言觀色,侍候太后體貼入微,所以極得孫太后的寵愛,成了孫太后的心腹和不離左右的小答應。

  憲宗朱見深是英宗的長子,生於正統十二年。兩年後,英宗在土木堡被俘,太后命將朱見深立為皇太子。代宗朱祁鈺即位,在景泰三年,廢朱見深為沂王。英宗復位以後,又被立為皇太子,這年,朱見深18歲。

  8年以後,英宗死去,朱見深即皇帝位,為明憲宗。早在憲宗做太子時,太后就派心腹宮女萬氏去服侍太子。萬氏大太子18歲。太子就在這個和乳媽年齡相仿的宮女萬氏的照顧下一天天長大,逐漸長成為一個英俊少年。

  聰明絕頂的歷萬氏不知在何時何地用何種手段勾引了少年太子,兩人發生了性關係,太子從此不能自拔。太子依戀著萬氏,離不開萬氏,萬氏成了他生命的寄托。

  年輕的朱見深對於萬氏除了感情和性慾的需要以外,還有馴服和敬畏。朱見深18歲即位,萬氏已經是36歲。青春正盛的朱見深卻依舊寵著中年婦人的萬氏。賜給她名號,以至做到了貴妃。

  萬貴妃恃寵而驕,橫行宮中。她在後宮頤指氣使,以殘酷的手段使其他受孕的女子墮胎。宮中人人都懼怕她。老年以後的萬貴妃,憲宗對她依舊寵愛不衰。

  萬貴妃在58歲時,一次怒打宮女,因身體肥胖,一口氣閉了過去,從此再沒醒來。憲宗聞訊後肝腸寸斷,喟然長歎:萬貴妃去了,我還能活多久?沒過幾個月,憲宗便在鬱悶愁煩中隨萬貴妃長去,終年40歲。

  同是明代的皇帝,為什麼王氏和萬氏命運如此不同?兩人姿色相當,宮女的身份也一樣,從情理上推測,可能在於皇帝在性生活上的感覺,是快樂還是恐懼抑或是痛苦。

  王氏完全是被動的,她自己都少不更事,恐懼、緊張自不待言,更不用說能夠讓神宗輕鬆。萬氏則不同,是她看著憲宗長大的,對他的一切瞭如指掌。

  萬氏又大憲宗18歲,相當於他的母親。萬氏的成熟、風韻,從容不迫和長期培養的依戀和感情,自然會使憲宗在性的體驗中感到輕鬆、自如、暢快無比。因此,王氏和她的兒子受到了冷落,而萬氏沒有子嗣卻照舊寵冠後宮,封為貴妃。

  萬氏只是相當於憲宗的乳母,但是,歷史上也有過真正的乳母和乳養的皇帝發生性關係的史事,這便是明熹宗天啟皇帝和他的乳母客氏。

  從史料上看,乳母客氏和天啟皇帝有過性關係。客氏在明代的宮中是淫亂馳名的。她怎會放過年輕的皇帝?她和天啟帝的關係,不同於一般乳母和養子的關係,從如下史跡和分析中可以看出客氏和天啟帝關係的不同尋常,從遭遇可以斷定客氏最先勾引了弱冠的天啟皇帝,直到天啟皇帝23歲時死去,兩人一直關係曖昧。

  首先,客氏乳養天啟帝,將他一天天養大。一般來說,皇帝在宮中長大以後,乳母的職責已經盡到了,皇帝不再需要乳母朝夕相處,但客氏卻不同。史稱其每日清晨進入天啟帝寢宮的乾清宮暖閣,侍候天啟帝,每至午夜以後方才回返自己的宮室鹹安宮。

  如果說是乳母照顧皇帝,沒有這個必要,也是多此一舉。皇帝已經長大,宮中侍僕成群,還需要一個乳母幹什麼?

  如果說客氏是出於慈愛,像母親一樣,每天得看護著年輕的皇帝,守著他,心裡才安,那麼這又和下一個事實相矛盾——客氏後來和魏忠賢私通,有一天,她和魏忠賢在太液池歡飲,兩情繾綣,柔情似水,不遠處,上樹捕島的天啟帝這時忽然跌落,衣裳破裂,面部出血。客氏卻無動於衷,依舊和情郎魏忠賢嬉談笑謔。

  客氏在此時不管是乳母還是自詡為慈母,都是玩忽職守,顯然客氏都不是。

  其次,客氏美艷妖治,在天啟帝面前從來不以乳母和慈母自居,而是一個渴求受寵的活脫脫的女人,史稱客氏即便四十多歲時,面色依舊如二八麗人,而且打扮入時,其美艷和衣飾,和她的年齡、身份極不相稱。

  但客氏的美色和妖冶是十分驚人的,連年輕的宮女、嬪妃們也無法企及,一個個只是瞠目結舌。據說,客氏為了保持美艷,使青春永駐,平時總是以年輕宮女的唾液梳理頭髮,以保持頭髮的烏黑光潤。

  秀髮如雲無疑平添風韻,更具女性的嫵媚多情。這樣的一個女子在皇帝面前展盡風騷,朝夕侍從左右,已經不是乳母的身份。

  再次,作為天啟帝的乳母,客氏爭風吃醋,竟先後害死了幾個曾被天啟帝臨幸過的嬪妃。其中最可憐的是張裕妃,被天啟帝臨幸後懷孕,臨產時客氏下令斷絕張裕妃的一切飲食,也不派人前去接生。

  結果,在一個狂風暴雨之夜,張裕妃飢渴難忍,拖著沉重的身體,匍匐著爬到屋簷下接雨水止渴,最後哭喊著在飢寒交迫中死去。除張裕妃以外,還有三位皇子,兩位皇女,均因客氏的加害,不幸夭折。

  至於皇帝臨幸過或剛剛懷孕的宮女被客氏殘害的有多少,恐怕不會是少數。這和歷代後宮中后妃爭寵殘殺有什麼不同?如果客氏僅僅是皇帝的乳母,她完全可以借皇帝的光,稱霸鄉里,家族騰達,卻沒有必要攪亂後宮,對皇帝的后妃美人們恨之害之。

  最後,客氏和魏朝、魏忠賢關係密切。客氏是一位性慾很強的女人。魏朝、魏忠賢是兩位宦官首領,他們可能在入宮之前,淨身做得不夠徹底,在床上還能對付一陣。

  客氏知道以後,先和宦官首領魏朝私通。後來,客氏得知魏忠賢血氣旺盛,性功能強於魏朝,客氏便毫不猶豫地投向魏忠賢。客氏的這一感情轉移,並不是悄悄進行,而是明目張膽,在宮中鬧得滿城風雨。

  客氏如此求歡於刑餘之人的宦官,對於青春年少又很眷顧著自己的皇帝,她怎會無動於衷?

  而且,史稱客氏常將稱為龍卵的子鞭之類烹製後獻給天啟帝,為其大補陽氣。滋補的目的,當然應該是自己受用,豈能是讓天啟帝多御幾個嬪妃美人?多生兒女?再又奪之殺之?這些都是說不通的。

  只有在天啟帝和客氏有了兩性關係,才能說得清這一切。儘管如此,客氏還是沒能像萬貴妃那般幸運,有了名號,進入皇帝正式的嬪妃行列。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