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苦命公主:數次改嫁 被革去公主名號

  她14歲初嫁布占泰,丈夫與父王反目成仇,她懷著身孕被接回娘家;18歲再嫁額亦都,平靜的生活沒維持幾年,大她33歲的丈夫便先她而去;27歲三嫁繼子圖爾格,幸福生活剛開始,竟因女兒詐騙被逼離婚,並被革去和碩公主名號……她就是清初苦命的公主穆庫什。

  14歲為父聯姻初嫁烏拉

  穆庫什是努爾哈赤的第四個女兒,母親是努爾哈赤的庶妃。由於庶出,她自幼便性格平和,從不與兄弟姊妹們爭寵。

  公元1608年,14歲的穆庫什出閣,嫁給烏拉首領布占泰。在這場聯姻中,她是父親的籌碼。

公主穆庫什

  一直以來,已經娶了努爾哈赤兩個侄女的布占泰並非忠心耿耿,他向努爾哈赤表示:如果努爾哈赤能把親生女兒嫁給他,就再也不會三心二意了。於是,四公主的坎坷命運開始了。

  烏拉國原名呼倫,姓納喇(納喇:又作那拉、那蘭、納拉),後來因居住在烏拉河岸(今吉林境內松花江上游支流),故名烏拉。在當時的扈倫四部中,一直到建州的努爾哈赤興起之時,烏拉部疆域廣,兵馬最眾,部民最多,治域最大。

  由於烏拉部離建州較遠,較長時間裡幾乎和建州毫不相涉。在古勒山之戰以前,努爾哈赤忙於建州內部統一,同烏拉部的聯繫和矛盾也很少。自古勒山之戰後,努爾哈赤的勢力逐漸強大,他的鐵騎開始馳出建州踏向海西。

  布占泰是烏拉國貝勒滿泰之弟,在古勒山之戰中曾被建州將士活捉。出於對九部聯軍的憤怒,建州士兵舉刀欲殺布占泰,嚇得布占泰大聲求饒,並表示願意出金贖罪。士兵隨即將布占泰交由努爾哈赤髮落,布占泰叩首懇請努爾哈赤饒命。

  戰敗九部聯軍,努爾哈赤與各部之間的矛盾一時激化。為不使自己四面受敵,努爾哈赤決定採取遠交近攻的戰略,極力爭取烏拉。於是,努爾哈赤將布占泰撫育了三年。

  烏拉貝勒滿泰死後,努爾哈赤見時機成熟,立即派手下兩名大將圖爾坤黃占、博爾昆費揚古率兵護送布占泰回歸烏拉部,迅速地掌管起烏拉部政權。烏拉部中滿泰的子侄因與布占泰爭奪汗位,先後被努爾哈赤派出護送布占泰復國的建州軍所殺。在兩位建州將領的輔助下,布占泰牢牢地掌握起烏拉部的統治大權。

努爾哈赤

  布占泰在返回烏拉部初期,與努爾哈赤所部保持著友好的部鄰關係,並將妻妹嫁與舒爾哈齊,兩部又一次聯姻。萬曆二十五年正月(1597年),布占泰與努爾哈赤結盟。

  無情布占泰鳴鏑射妻

  野心勃勃的布占泰也非等閒之輩,他極力想在女真各部激烈的鬥爭中擁有一席地位。他一方面加緊治國練兵,一方面又採取靈活多變的外交策略,周旋於建州部與葉赫部之間。努爾哈赤雖對布占泰採取招撫政策,但也密切注視著他的動向。

  為得到著名的“葉赫老女”東哥,布占泰竟不顧東哥與努爾哈赤有婚盟在先,再次與東哥訂下婚約。已經娶了努爾哈赤家族三個女子的布占泰,不僅同老丈人若即若離,還始終腳踩兩船搖擺於建州與葉赫之間,如今竟想對老丈人橫刀奪愛!

  一向寡言少語的四公主終於鼓起勇氣規勸丈夫:不要被葉赫的所謂許婚所欺騙……不想,忘乎所以的布占泰竟殘忍地用鳴鏑(即可以發出響聲的箭)射向已經有了身孕的穆庫什!

  1612年,努爾哈赤趁烏拉同葉赫的聯盟還未牢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攻入烏拉,討伐背信棄義、殘忍地以鳴鏑射向自己的女兒、凌辱自己的布占泰。

  布占泰雖負隅頑抗,可是面對建州勢如破竹的凌厲進攻卻難以支撐,數萬軍隊潰不成軍,布占泰倉皇逃亡葉赫,烏拉滅亡。

葉赫

  再嫁老英雄額亦都

  4年的婚姻噩夢結束後,18歲的穆庫什只能帶著肚中女兒回到娘家,依附於阿瑪的大家庭。穆庫什的4年痛苦,換來努爾哈赤在統一女真各部中所邁出的決定性的一步,此時的海西僅剩下仰仗明朝保護的葉赫部,女真統一已現端倪。

  不久,穆庫什被努爾哈赤許配給了重臣額亦都。這一次,她是父王的贈品。

  在掃滅烏拉部的戰役中,額亦都的第五子阿達海陣亡。那一年額亦都51歲,老年喪子的傷痛可想而知。為表示撫慰之意,努爾哈赤決定把四公主嫁給額亦都。儘管新郎比新娘年長33歲,但面對年過半百的夫君,穆庫什卻有一種崇拜的欣喜,因為額亦都戰功赫赫,被賜號“巴圖魯”,在她的眼中,丈夫無疑是女真人中的英雄。

  舉案齊眉、相敬如賓是這對老夫少妻婚後生活的主旋律。儘管年齡相差懸殊,但仍然充滿了甜蜜。婚後不久,四公主為額亦都生下了第十六子遏必隆。

  1619年,當明軍兵分四路殺向赫圖阿拉時,寶刀不老的額亦都再次隨同努爾哈赤踏上征程。薩爾滸大捷後,後金軍席捲遼東,先後攻克開原、鐵嶺、瀋陽、遼陽……

  1621年,額亦都病逝,年僅27歲的穆庫什再次寡居。

  三嫁繼子幸福一閃即逝

  按照女真兄死妻嫂、父死妻後母的習俗,四公主應該改嫁額亦都的兒子,努爾哈赤選中了比四公主小一歲的額亦都第八子圖爾格,於是四公主就由圖爾格的繼母變為了他的福晉。這段年貌相當的婚姻可以說是四公主三段婚姻中最為甜蜜的。

  “父妻子婚”,是清入關前滿族社會普遍存在的原始族外婚的一種形式,“嫁娶不擇族類,父死子妻其母”的現象是常有的。後金進入遼沈地區後,隨著滿族社會的發展以及接受漢族先進文化的影響,清太宗皇太極於天聰五年已有“禁止婚娶繼母、伯母”之令;崇德元年(1636年),皇太極在改元大清、議定會典時又重申“自今以後,凡人不許娶庶母及族中伯母、嬸母、嫂子”,並將過去這種現象視為亂倫,加以嚴禁。

  然而,自以為找到了終身歸宿的四公主做夢也想不到,她的幸福會毀在自己與布占泰所生的女兒身上。

  女兒詐騙生女犯下重罪

  四公主的女兒同褚英的第三子尼堪從小一起長大,尼堪的阿瑪褚英本被努爾哈赤立為繼承人,由於諸弟告發他“不恤諸弟”、多佔財物,不僅失去繼承人的身份,還遭到幽禁,甚至在努爾哈赤建國前的1615年被處死。

  失去父親的兩人同病相憐,相處得十分融洽。也許是努爾哈赤格外開恩,當四公主的女兒長到適合出嫁的年齡時,竟同意了她與自己的孫子——尼堪的婚事。但二人婚後10餘年,竟沒有生下一男半女,這讓重情重義的尼堪也不得不動了再娶一個側福晉傳宗接代的念頭。

  奇怪的是,就在尼堪想要再娶妻的時候,年近30的四公主的女兒竟然懷孕了,而且順利生下一女。可好景不長,尼堪的母親就發現這個孩子是抱養的,四公主的女兒竟然詐騙生女,而且冒充的還是愛新覺羅的血脈!

  公主名號被革家庭破裂

  皇太極震怒,不僅判決詐騙生女的當事人和參與此事的奴僕4人死刑,而且身為繼父的圖爾格被革去浴血奮戰而得到的子爵,並被免去固山額真的職務;已經承襲額亦都子爵的遏必隆也被革爵。

  與此同時,四公主穆庫什被革去了和碩公主名號,還被勒令同圖爾格離婚。時年43歲的穆庫什只能寄人籬下,與同母兄弟巴布泰、巴布海一起生活,含辛茹苦撫養大的女兒竟然成為命中的剋星,不僅斷送了穆庫什的和碩公主名號,也撕毀了她的家庭。

  穆庫什的苦難人生究竟在哪一年結束?史書無載。

  不過,讓她的在天之靈得到安慰的是:順治十八年(1661年)正月初七,她的兒子遏必隆被任命為輔政大臣;康熙十六年(1677年)八月,她的孫女—— 遏必隆之女被封為孝昭皇后;雍正九年(1731年),穆庫什的曾孫訥親被賜號“果毅”,全稱為果毅公;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清軍開拓新疆時,穆庫什的曾孫阿里袞在葉爾羌城下立下赫赫戰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