聳人聽聞!英國王室竟曾流行人肉為食

  今年威廉王子的大婚,讓英國王室再次成為世界的焦點,直追當年戴安娜王妃嫁入王室時的風光。然而,近期英國王室卻遇到了煩心事。

  著名歷史和人類學專家薩格博士指出,英國王室300年前曾以人肉為食。這在整個英倫三島,甚至歐洲大陸都掀起了軒然大波,讓人們不得不審視和反思英國王室曾經奢華背後的野蠻和血腥。

  薩格博士在他的新書中揭示:英國王室早已因喜愛豪華宴會和豐富食譜而聞名,但較少為人知的是,英國王室可能在18世紀末吞食部分人體。

威廉王子與妻子凱蒂·米德爾頓

  作者表示,這種將同類相食作為治療手段的做法並不僅僅局限在王室內部,這種做法在歐洲富裕階層十分普遍。

  據醫生薩格所說,女王瑪麗二世和她的叔叔國王查理二世分別在1698年和1685年服用過蒸餾過的人類頭骨。

  極具諷刺意味的是,他們在譴??責新世界的野蠻食人族的同時,依然吞食、喝、或塗抹埃及木乃伊的粉末、人體脂肪、肉、骨、血、腦和皮膚。

  據達勒姆大學的理查德薩格博士所言,英國王室用死亡士兵頭骨上的苔蘚治療流鼻血。

  薩格醫生表示:“人類的身體早已被廣泛用於醫學治療,其中最流行的是肉、骨和血。”新世界的野蠻部落吃人,在歐洲同樣如此。

英國王室成員

  學校從未教導過我們這一點,但是該時期的文學和歷史文獻證明了這樣一件事情:詹姆斯一世拒絕屍體藥品,查爾斯二世製作了自己的屍體藥品;查爾斯一世被做成了屍體藥品。

  緊隨查爾斯二世的則是一些傑出的食人推崇者,其中包括弗朗西斯一世、伊麗莎白一世的外科醫生約翰·班尼斯特、伊麗莎白·格雷、肯特伯爵、羅伯特貝爾、托馬斯威利斯、威廉三世和瑪麗。

  正如1557年漢斯·斯登塔在《新世界:巴西野蠻的食人部落》中所描述的那樣,無論真假與否,大家都忽視了一點,那就是歐洲人同樣也吃人肉。

  薩格醫生論證,薩格醫生的新書提出了幾個重要的社會問題。他說:“藥用食人對歐洲的科學、出版、貿易網絡和教育理論起到了振聾發聵的巨大抨擊作用。雖然在中世紀屍體有時可以作為一種治療手段,它在英國現代社會和科學革命的早期曾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英國王室成員

  直至進入18世紀,它在窮人階層一直被保存至維多利亞女王時期。除了一些難以啟齒的吃人問題,當時的肉體來源也非常不道德。在藥用食人的鼎盛時期,人體經常來自於埃及和歐洲的墓地。

  不僅如此,十八世紀英國從愛爾蘭進口的最多的商品之一就是人類頭骨。很難說,這種情況是否要比現代人體器官黑市更為糟糕。”

  這幅畫描述的是查爾斯一世在1649年行刑時的情況。從這幅畫可以看出,人們爭相湧上前去,搶奪國王的鮮血,因為人們認為它有治療作用。

  薩格醫生的新書提供了大量生動並且令人不安的例子,從德國和斯堪的納維亞的絞刑台,意大利、法國和英國的法庭和實驗室,荷蘭和愛爾蘭的戰場至新世界的食人部落。

  下面這幅畫就顯示了查爾斯在1649年執行死刑時人們瘋狂地用手帕蘸染國王的鮮血。據薩格博士敘述,這些鮮血是用來治療國王的邪惡的。這種評論一般是由倖存的君主所言。

  過去,在歐洲大陸,被砍頭罪犯的血液是許多癲癇患者的首選藥物。在丹麥,年輕的安徒生看到許多父母讓他們的病兒喝從絞刑架下流淌的鮮血。

  因此,當罪犯被執刑死刑時,旁邊通常會有一些人負責用杯子接住從罪犯脖子處飛濺出來的鮮血。有時,病人可能採取更為快捷的方式。

  在十六世紀的德國,一個流浪漢抓住了已被砍頭的罪犯身體,直接從他的砍頭處喝了鮮血。德國這種做法的最後記錄時間是1865年。

  雖然詹姆斯一世拒絕服用人類頭骨,但是他的孫子查爾斯二世卻十分喜歡這個主意,並且他買了許多相關的食譜。在為此支付了6000英鎊之後,他經常在他的私人實驗室蒸餾人類頭骨。

  薩格博士說:“這種液體被用來治療癲癇和一些腦部疾病,並且常常作為臨終搶救的一種方式。”在1685年2月2日,即在查爾斯患上絕症的最初階段,他同意將它作為一種治療手段,不僅在他臨終前得以使用,還在1698年女王瑪麗的臨終前也有所使用。

以人肉為食的驚悚場面

  薩格博士的研究將會在第4頻道即將播出的紀錄片中有所展示,他與托尼·羅賓遜用豬腦、血液重建了古老恐怖的藥用食人過程。

  薩格醫生的新書名稱是《木乃伊、食人族和吸血鬼》,它將於6月29日由著名出版社Routledge出版,重新展現從歐洲文藝復興時期至維多利亞時代這段幾乎被遺忘的藥用食人史。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