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天貴福:太平天國末代天王悲劇一生

  從1851年到1864年,太平軍縱橫大江南北十數年,太平天國的事跡大家也都耳熟能詳了,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太平天國還有一個末代天王——洪天貴福。

  長於“天堂”

  1849年11月23日(道光二十九年十月初九),洪天貴福出生在廣東花縣官祿埠村,生母名叫賴蓮英,也就是後來洪秀全的“又正月宮”。大凡著名人物出世,總會伴有奇異的現象,諸如紅光映天、滿室異香等,洪天貴福也不例外。據說他出生時,有群鳥棲於屋頂,鳴叫數日不散。後來太平天國便將此事隆而重之記載於書,稱之為“萬鳥來朝,早征幼主降生之瑞”。

  當時,洪秀全正在廣西,家中事務委與族弟洪仁王干(後來成為太平天國的干王)打理,因此給孩子起名的事情也落到了洪仁開肩上。洪仁開預備了一些紙條藏於竹筒之中,以火鉗抽籤,得到“天貴”兩字,於是洪天貴福開始的名字就叫洪天貴。後來,洪秀全將其名改為洪貴福,再後來又改成洪天貴福。

  太平天國的旗號舉起後,洪天貴福的地位也水漲船高,以嬰兒年齡成了太平天國的幼主。隨後太平軍跳出廣西,如蛟龍入江,直下南京,南京變成了太平天國的天京。洪天貴福結束了他嬰孩時期的:奔波,從此就在天京這個人間小天堂中度過了從孩童到少年的十幾年時光。直到1864年天京城陷落,洪天貴福被迫倉皇出逃,這時他已經是殘破的太平天國名義上的最高領導人。據洪天貴福被捉後供稱,這十幾年中,他從來沒有出過城門。很有可能的是,洪天貴福連宮門都沒有出過。若非如此,洪天貴福在外逃過程中以及被捉後也不至於那般張皇失措、顛三倒四。

  之所以如此,全都出於洪秀全的獨特教育觀念和各種奇思妙想。

  6歲時,洪天貴福開始讀書,但是他的啟蒙老師並不是博學鴻儒,而是比他大10歲的同父異母姐姐洪天嬌。原因很簡單,洪秀全不能看到有別的男人進出自己的後宮。後來洪秀全還給洪天貴福寫有《十救詩》,包括“媽別崽”、“姊別弟”、“哥別妹”、“嫂別叔”等內容,告誡洪天貴福“遵此十救詔習煉,上天常生福長悠”,嚴防男女混雜,所謂防患於未然。

  至於學習的內容,洪天貴福先後讀過太平天國刊行的《十全大吉詩》、《三字經》、《幼學詩》、《千字詔》、《醒世文》、《太平救世詔》、《太平救世誥》、《頒行詔書》,這些不過是解釋拜上帝教的基本理論的一些低級讀物而已,至於中國的傳統文化書籍,洪秀全將其斥為“妖書”,嚴禁洪天貴福接觸。進入天京城後的洪秀全志得意滿,動輒“爺哥朕幼坐天堂,永普照萬方萬洋”。(洪秀全自封為上帝之子,此處“爺”指上帝耶和華,“哥”指耶穌,“幼”指幼主洪天貴福。)既有上帝和耶穌保佑,又何必費心學習別的知識

  於是在這個“人間天堂”裡,洪天貴福按照洪秀全的奇思妙想按部就班地成長著,9歲時洪天貴福就有了洪秀全給他安排的4個妻子。

  末路窮途

  好景不長,1856年天京事變,昔日兄弟手足頓成仇寇,天京城血流成河、腥氣沖天,石達開也憤而出走,帶走大批精兵銳卒,太平天國形勢急轉直下。李秀成、陳玉成、洪仁開等人臨危受命,雖有回天之願,終究獨木難支,太平天國敗局已定。到了1864年,溫室中長成的洪天貴福終於必須出來經歷風霜了。

  6月1日夜,洪秀全病逝,6月6日,時年16歲的洪天貴福繼位,稱為“幼天王”。當時天京城破在即,這種局面根本就不是洪天貴福所能夠應對的,一切朝政系信王洪仁發、勇王洪仁達、幼西王蕭有和及安徽歙縣人沈桂4人執掌,洪仁達並管銀庫及封官錢糧等事,兵權由忠王李秀成總管,就連詔書也是他們做好了交給洪天貴福頒布而已。

  一個多月後的7月19日午後,湘軍轟塌天京太平門城牆20餘丈,蜂擁而入。在宮樓上的洪天貴福望見湘軍入城,丟下妻子就跑,後被李秀成派來的人接入忠王府。當天夜裡,忠王李秀成、尊王劉慶漢等率千餘人假扮清軍,護衛著洪天貴福從太平門缺口處突圍。

  突圍的人還沒有全部衝出,湘軍就發現了異常,隨即截殺過來。危急時刻,一心為主的李秀成將自己的好馬讓與洪天貴福,結果因混戰與幼天王失散,不久被俘。尊王劉慶漢拚死殺出一條血路,洪天貴福等人才得以脫身。

  7月31日,洪天貴福一行人狼狽逃至皖南廣德。在湖州的干主洪仁開得知消息後,於8月10日趕到廣德覲見幼天王。眾人商議後,決定前往江西撫州、建昌與侍王李世賢、康王汪海洋會合,然後取道湖北進軍陝西,再圖大業。8月末,洪天貴福、洪仁玕等人開始按計劃向江西挺進。

  這時,這支太平軍尚有十二三萬之眾,不料沒走多遠,重要支柱堵王黃文金便在寧國中炮身亡,太平軍士氣更為低迷。面對清軍的圍追堵截,十幾萬的太平軍敗多勝少,傷亡慘重,士卒越打越少。9月28日,太平軍在江西湖坊一帶再受重創,譽王李瑞生被擒,王宗譚乾元、譚慶元等倒戈。

  惶惶如喪家之犬,急急似漏網之魚,10月9日,太平軍殘部行至石城境內楊家牌,人數已不足萬人。當夜三更時分,清軍席寶田部追至,太平軍猝不及防,四散潰逃。洪天貴福與干王洪仁殲走散,驚慌之中跌入一個深坑,暫時逃過一劫。

  待清軍過去後,驚魂未定的洪天貴福躲進了山中。據洪天貴福自己供稱,在山上餓了4天之後,一白衣無須老人給了他一個茶碗大的麵餅,而後忽然不見。靠著這塊餅,洪天貴福在山上又多藏了兩天,白衣無須老人卻沒有再出現,不得已只好下山。

  下山後,洪天貴福來到一戶唐姓人家,謊稱自己乃湖北人,姓張。唐姓人家收留了洪天貴福,讓他幫著割禾。在這處人家裡,洪天貴福呆了4天,期間碰巧得機會將自己的頭髮剪了。再次上路的幼天王就跟沒頭的蒼蠅一樣,根本就不知道該往哪走,數次撞在清兵手裡。10月25日被押入席寶田部兵營,終於身份暴露,結束了自己的遊歷行程。

  殘夢幻滅

  緊接著,11月3日,洪天貴福被押解到江西省會南昌,南昌府知府許本墉和沈葆楨分別對他進行了提訊。

  自被俘之後,洪天貴福相繼在席寶田大營、押解途中和南昌留下了多份親筆自述、詩句和口供。除了提供了一些珍貴史料外,其表現出的懦弱無知和卑躬屈膝足以令人目瞪口呆。

  在江西巡撫衙門受審時,洪天貴福將太平天國的事情統統推在洪秀全和洪仁玕、李秀成等人頭上:“那打江山的事都是老天王做的,與我無干。就是我登基後,也都是干王、忠王他們做的。”並藉機表達了自己願作大清順民的殷切希望:“廣東地方不好,我也不願回去了。我只願跟唐老爺到湖南讀書,想進秀才的。是實。”

  這裡提到的唐老爺名叫唐家桐,湖南人,奉命押解洪天貴福到南昌。顯然在押解過程中,唐家桐對洪天貴福誘之以利、動之以情,哄騙洪天貴福乖乖招供。洪天貴福不過是一個從沒出過大門的無知少年,哪裡能是唐家桐的對手,他將唐家桐視作可信賴可依靠之人,於是唐家桐變成了他的“老爺”和“哥哥”:“我先是幼天王,今是跟老爺的人。我做唐老爺弟弟。我年輕,道理我有些不曉,望大人老爺憐我年幼,莫怪我。今蒙唐老爺待我甚好,我就放心了。”

  不僅如此,洪天貴福還給唐家桐寫過幾首打油詩,其中一首寫道:“老爺識見高,世世輔清朝。文臣兼武將,英雄蓋世豪。”另有一首稍長些,內容卻也更為荒唐可笑:“跟到長毛心難開,東飛西跑多險危。如今跟哥歸家日,回去讀書考秀才。如今我不做長毛,一心一德輔清朝。清朝皇帝萬萬歲,亂臣賊子總難跑。如今跟到唐哥哥,惟有盡弟道恭和。多感哥哥厚恩德,喜謝哥恩再三多。”

  與其說洪天貴福做的是美夢,還不如說是一個殘夢。清政F自然不會放過洪天貴福,哪怕他能力再低下,再卑躬屈膝。江西巡撫沈葆楨便說道:“洪福填(清政F把洪天貴福的名字誤傳為洪福填)黃口小兒,無足介意,惟洪秀全竊號十有餘歲,流毒十有餘省,遺孽猶在,則神奸巨憝倚其名號,足以揮召群凶。”

  於是洪天貴福這邊做著殘夢,那邊清政F已經磨刀霍霍了。就在洪天貴福寫完“跟到長毛心難開”這首詩的第二天,即1864年11月18日,這個一心想去湖南讀書做秀才,一心想20歲再娶妻的年輕人被綁赴市曹凌遲處死,時年16歲。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