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乾隆與他的珍藏的四大無價之寶

  在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古董玩家兼藏家莫過於大清的乾隆皇帝。他在位六十年,又當了四年太上皇,64年間廣收名畫古帖、珍異古玩以及各種玉璽。死後這些奇珍異寶與之同埋於裕陵的地下宮殿中。

  然而,1928年7月2日,東陵大盜、軍閥孫殿英以演習為名包圍了河北省遵化縣清東陵,一夜之間連掘慈禧和乾隆兩座陵墓並將其洗劫一空,包括這些奇珍異寶、金銀珠寶在內的陪葬品裝了滿滿二十大車返回駐地。最終這些奇珍異寶被盜出後,顛沛流離,流落世界各地。

  一、玉璽“八徵耄念之寶”

  “璽”這個字變得尊貴是在秦朝。秦以前,不管官印、私印,都可以用上這個大名。秦統一六國後,規定只有皇帝的印才能叫“璽”,臣民的只能叫“印”。

  乾隆帝一生擁有璽印1800多方,獨冠帝王之首,是他爺爺康熙的15倍,是他父親雍正的11倍。乾隆的一方方璽印是他為自己漫長人生路上樹立的里程碑,也是他心情的晴雨表。

  他打了勝仗要制璽紀念;抄錄詩作要用璽點綴;70歲刻“古稀天子”及與之配套使用的“猶日孜孜”,80歲刻“八徵耄念之寶”及與之相配的“自強不息”,都體現出不服老的勁頭。

  嘉慶二年(1797年),已經當了太上皇的乾隆,用的一方璽措辭極其直白,上面赫然寫著“歸政仍訓政”,明擺著講,雖然兒子當皇帝,但大事還得老子說了算。

  乾隆在位時,刻的第一方皇帝璽印,內容就是“乾隆御覽之寶”。乾隆元年(1736年)的正月初四,雍正皇帝已經去世4個多月,居喪的哀傷氣氛被改年號的喜慶所取代。

  25歲的年輕皇帝讓身邊的太監拿著一方銅製的璽印材料去內務府傳旨,命令在上面刻“乾隆御覽之寶”6個字。負責此項工作的人戰戰兢兢接了旨,6天後,請太監將兩份篆文草稿呈送乾隆,一份是陰文(字呈白色),一份是陽文(字呈紅色)。皇帝仔細看過後給出回復:用陰文。

  再過40天,精心製作的銅璽完工交差。作為富有四海的君王,乾隆一生擁有“乾隆御覽之寶”共有8方,其璽印材料極為豐富,僅玉就有碧玉、白玉、青玉、墨玉等等。

  

  多年戰亂中,乾隆玉璽有相當一部分流失海外。下圖是曾經在台北拍賣的一件“乾隆御覽之寶”,它是台灣富豪蔡辰男1984年從紐約買回來的,當時出價3.3萬美元。

  當時,現存最有價值的還是上面提到的“八徵耄念之寶”。它是乾隆在位55年,為慶祝其80壽辰製作的,在乾隆玉璽中算是比較大的一枚。印文在許多重要清朝宮廷藏品中,比如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的《秋山暮靄圖卷》,上海博物館收藏的《柳鴨蘆雁圖卷》上,都印有這枚“八徵耄念之寶”。

  該玉璽現在英國,因在倫敦富比拍賣行要拍賣,起拍價達到60萬英鎊,從而引發網友群起抗議。不少網友認為,這是對中國的再度挑戰,有關方面應該出面來要回這些文物;甚至還有人呼籲,要按照對上次法國佳士得拍賣圓明園獸首銅像的行為。

  二、九龍寶劍

  九龍寶劍非漢家傳統之劍,而是結合了蒙古式的彎劍,其劍身略彎,劍長共五尺,劍柄特長,上面刻了九條金龍。而這九條龍卻又是根據漢家周易的“九九歸一”的寓意而雕刻的。周易中的九九歸一是輪迴的意思。

  劍鞘用名貴鯊魚皮製成,嵌滿紅藍寶石及金剛鑽,堪稱價值連城。乾隆熟讀漢書,知道天道是一個輪迴,人如此,朝代政權也如此,要想永遠統治奴役漢族是不可能的事,乾隆帶此劍陪葬是寓意為死而復生,通過輪迴來永遠奴役漢人。

  寶劍鑄成之後寒氣滲人,似有漢人冤魂付於其上,寶劍周圍會產生霧氣,劍柄上的九龍在霧氣中躍然若騰。九龍劍本是一把陰劍,在陽世使用此劍為不祥。

  讓九龍劍重回人間的就是上面提到的東陵大盜、土匪出身的軍閥孫殿英。為躲避“匪軍掘盜東陵的慘狀”而遭致法辦呼聲,他把將慈禧口中含的那顆寶珠送給了宋美齡,把乾隆朝珠中最大的兩顆送給戴笠,將“金玉西瓜”送給了宋子文,準備將最珍貴的“九龍寶劍”孝敬給蔣介石。1939年孫殿英又將最珍貴的九龍劍交給戴笠,請他轉送蔣介石。

  當時正值抗戰,戴笠命令軍統特務馬漢三設法將寶劍送往重慶,呈獻給蔣介石。馬漢三深知這把九龍寶劍價值連城,意欲擁為己有,不想1940年馬漢三被日軍逮捕並叛變,且獻出了價值連城的九龍寶劍。

  日本人投降後,時刻關注寶劍下落的馬漢三,得知寶劍此刻藏在大間諜川島芳子在北平的家裡以後,迅速逮捕了川島芳子,並從她家中搜出了寶劍。

  1946年3月,戴笠到北平第一監獄提審女川島芳子,意外獲知軍統北平站站長馬漢三被捕叛變和變相佔有九龍寶劍之事。馬漢三見事情敗露,主動把寶劍交出並給戴笠送了好多金銀財寶、古董、字畫。

  3月17日,戴笠攜九龍劍由青島啟程直飛南京面蔣,誰知天氣惡劣而機毀人亡。當沈醉從江寧農民手中尋回九龍寶劍時,它的劍鞘和劍柄早已燒得一乾二淨。於是沈醉將它和戴笠的遺骸一起放入棺材中入土。

  不過詭異的是,拿過九龍寶劍的四個人:孫殿英、馬漢三、川島芳子、戴笠,全都死於非命,乾隆寶劍詛咒的傳說也因此傳開來。世事滄桑,當九龍寶劍的謎底被揭開時,一切早已無跡可尋。也許對這件國寶來說,化作紫金山中的一抔春泥也是不錯的歸宿。

  三、富春山居圖

  《富春山居圖》為紙本水墨畫,寬33厘米,長636.9厘米,是“元四大家”之首、山水畫大師黃公望(1269—1354)的精心巨製。從他1347年退隱到富春山時開始畫起,至1350年年過八旬之時完成了這幅被後人稱為山水畫“第一神品”,前後費時超過3年。

  明朝成化年間,沈周藏此圖時請人在上題字,卻被對方之子藏匿而失。當畫作重新出現在市上高價出售時,沈周既難於計較又無力購買,只得背臨一卷以慰情思。之後它又經樊舜、談志伊、董其昌、吳正志之手。

  清順治年間,吳氏子弟,宜興收藏家吳洪裕得之後更是珍愛之極,“國變時”唯獨隨身帶了《富春山居圖》和《智永法師千字文真跡》逃難。

  這位癡迷的藏家在臨終時選擇將《富春山居圖》陪葬,所幸在已投入火中之際,被其侄搶出,但卻在中間燒出幾個連珠洞,斷為一大一小兩段,而且起首一段已燒去。

  18世紀30年代,《富春山居圖》流入朝鮮裔鹽商、著名的收藏家安岐之手,1746年,終於成為了乾隆皇帝的藏品。

  《富春山居圖》為紙本水墨畫,寬33厘米,長636.9厘米。它採用傳統的“三遠”並用構圖法,以細膩的筆觸描繪了富春山初秋時節的迷人景色:峰巒陂陀,秋水長天,林木恬然,沙渚悠遠,黃公望把富春山美麗的風光勾勒得令人心醉神迷,真可以說是:一峰一狀,一樹一態,雄秀蒼茫,變化萬端。

  難怪歷代畫家都把能目睹此畫當作人生一大幸事呢!乾隆皇帝見到後愛不釋手,把它珍藏在身邊,經常取出來欣賞,並且在6米長卷的留白處賦詩題詞,加蓋玉璽。

  《富春山居圖》這件國寶被軍閥孫殿英盜出東陵後,顛沛流離,後半部分最終落在台北故宮博物館。前半部分“剩山圖”經歷了曲折的傳承經歷,1956年被浙江博物館收藏。

  1999年,海峽兩岸的書畫家共同發起了圓合《富春山居圖》的活動,他們相聚在風景如畫的富春江畔,依照古代摹本,共同揮毫,臨摹了長約65厘米、在“焚畫殉葬”中被燒燬的那截畫卷,並與各自事先臨摹好的《富春山居圖》前、後卷連接在了一起,分隔在海峽兩岸的《富春山居圖》終於圓合了。

  四、緙絲陀羅尼經被

  《清會典》中對於皇帝、皇后、太子等葬禮的規制都有明確規定。只有親王以上死後才能覆蓋陀羅尼經被,而對於經被花紋和顏色的規定更加詳細。

  “緙絲陀羅尼經被”(簡稱經被)是清代皇帝、皇后等皇族葬祭專用的佛教用品,從質地、顏色和數量上嚴格分為六個等級,而這件由藏羚羊羊絨、獐子絨和真絲混合緙絲而成的經被屬於最高等級,據傳為西藏活佛敬貢給乾隆皇帝專用,用於覆蓋其遺體以超度亡靈,距今已有300多年歷史,文物價值非同一般。

  這件緙絲陀羅尼經被長2米,寬1.38米,呈古銅色。其上共有四種文字。主體是一座佛塔,塔內緙滿梵文陀羅尼經經文,塔周圍有精美繁複的花紋。

  該件寶物目前在北京的一場拍賣會上意外最初發現。據瞭解,此件拍品最初是被藏於一件清末黃緞子袈裟中,被一位業餘藏家以9萬元將其買下後,才在袈裟之中發現了它。在2008年、2010年的兩次拍賣會上分別以6550萬元、1.3億元成交,可謂撿了大漏!

  只有皇帝才能用正黃色,而皇后只能用明黃色。陀羅尼經被是佛教密宗的宗教用品,相傳將它覆蓋在死者身上,可以令死者得到超度,該墓葬形式最早起源於元代。

  被稱為織中聖品的“緙絲”是我國業已失傳的高級絲綢藝術品,因織造難度大,一件像樣的織物至少需要幾年時間才能完成,其珍貴性被稱為“一寸緙絲一寸金”。

  緙絲代表了中國絲織工藝的頂峰,而雙面緙又是緙絲中的極品。這種工藝在清乾隆時期達到頂峰,此後便漸漸衰落,即便是現在也不能達到當時的工藝水平。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