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才是第一 雪藏千年的三國絕世美人

  薛靈芸十七歲那年,已是容顏絕世。閭中的少年,都暗慕薛靈芸,趁夜色悄悄潛來偷看她。但是一直沒有機會與她接觸。

  薛靈芸是誰?薛靈芸歷史上確有其人嗎?薛靈芸到底是誰的老婆?

  薛靈芸是三國時常山人。其父薛業是亭長,母親陳氏隨丈夫住在亭旁。他們那裡十分貧窮,夜裡婦女們聚在一起紡紗,點燃麻稿以照亮。

薛靈芸到底是誰的老婆?

  鹹熙元年,谷習任常山郡守,他聽說亭長有美女而家境甚貧。當時魏文帝曹丕選良家女子以充入六宮。谷習以千金聘走了薛靈芸,然後將她獻給魏文帝。薛靈芸與父母告別時,淚水沾濕了衣襟。在登車上路時,淚水不可抑制,她以玉唾壺盛淚,淚水落在壺中成了紅色。

薛靈芸入宮

  還未到京師,壺中的淚已凝如血色。文帝以雕刻著花紋的十輛車迎接薛靈芸。車皆鏤金為輪輞,丹青畫轂軛,前後綴滿了寶石;鈴鐺鏘鏘和鳴,清脆的聲音迴盪在林野;所駕的青色駢蹄牛,可以日行三百里。

  這種牛是屍塗國進獻的,蹄子與馬蹄一樣。路邊燒石葉香。這種石頭層層疊疊,形狀如雲母,所發的香氣可以避惡疾,是腹題國進獻的。

  薛靈芸去京師的一路上,數十里點起膏燭,久久不熄滅。車子走過的路,塵土遮蔽了星月,時人稱為“塵霄”。築赤土為台,台基三十丈,列膏燭於台下,名叫“燭台”,遠望如流星墜地。

  大路兩旁,每隔一里鑄一銅表,高五尺,以標誌裡數。因此有路人歌曰:“青槐夾道多塵埃,龍樓鳳闕望崔嵬,清風細雨雜香來,土上出金火照台。”當時以銅表標誌裡數,是“土上出金”的意思。而“火照台”的意思是膏燭之火在土的下面,漢代是火德王、魏代是土德王,“火照台”即漢亡而魏興。“土上出金”則隱喻魏滅而晉興。

薛靈芸“夜來香”

  薛靈芸距離京師十里,文帝乘雕玉的車輦,遠遠看見,歎息說:“古人云:朝為行雲,暮為行雨。今非雲非雨,非朝非暮。”因此改薛靈芸的名字為“夜來”。後世花卉名“夜來香”即得自薛靈芸。

薛靈芸入宮後受到寵愛

  薛靈芸入宮後受到寵愛。外國進獻火珠龍鸞釵很重,文帝憐惜薛靈芸弱不禁風,於是說:“明珠翠羽都不勝其重,何況這麼重的龍鸞釵。”薛靈芸縫製衣服的那根針出神入化,雖然處於深幃內,夜裡不用點燈燭,她也可以縫製衣服。凡不是薛靈芸縫製的衣服,文帝一概不穿。宮中稱她為“針神”。魏文帝為之改名“夜來”。

  黃初七年,魏文帝病逝,薛靈芸也不知下落。令人不解的是魏文帝的兩個有名的妃子都與“神仙”有關,甄妃是“洛神”,薛靈芸是“針神”。

  薛靈芸的故事在正史裡沒有記載,許多野史筆記偶爾提及,如《拾遺記》、《太平廣記》、《艷異編》等。李商隱有“一夜芙蓉紅淚多”;賀鑄《石州引》有“畫樓芳酒,紅淚清歌,頓成輕別。已是經年,杳杳音塵多絕。欲知方寸,共有幾許清愁?”其中“紅淚”即是薛靈芸的典故。

  《拾遺記》中說,薛靈芸離別父母登車上路之時,用玉唾壺承淚,壺呈紅色。及至京師,壺中淚凝如血。後世因而稱女子的眼淚為“紅淚”。後來成了一個通用的典故,如紅蠟燭垂的是“紅淚”,子規鳥哀啼泣血等。據說唐代楊玉環被召入宮前,“泣涕登車,時方寒,淚結為紅冰”。

“紅淚”即是薛靈芸的典故

  清代冒鶴亭《太清遺事詩》云:“太平湖畔太平街,南谷春深葬夜來。人是傾城姓傾國,丁香花發一低徊。”其中“夜來”亦指薛靈芸。

神秘莫測的薛靈芸

  《紅樓夢》第六十四回敘眾人玩象牙籌:“黛玉寶釵取出幾根來看,一面刻的是古來美人,一面是詞句並各種飲例。大家都說有趣,當下說定由寶釵起令。寶釵抽了一根,刻的美人是薛靈芸,那面詞句是‘問何因玉筋惹春紅’,注‘善啼者飲,濃妝者飲’。笑道:‘這善啼的,除了林妹妹還有誰?’”大概薛靈芸之善哭只有林黛玉可以比擬一二。

  估計薛靈芸神秘莫測的事跡純屬歷史虛構,但作為一種精神的意象,她比真實的存在更加深入人心。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