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驚現「地下水牢」其用途至今成謎

  8日,網名為“霞光玫子”的半島網網友發帖說,地鐵前期探測的工作人員王師傅在廣西路打洞探測時滲出很多水。有附近的居民稱,這是因為洞連通了廣西路14號的“地下水牢”,隨後,這名網友來到廣西路14號大院,拍下了“水牢”。王師傅挖到的是“地下水牢”嗎?8日,記者來到廣西路14號,現場探訪了“地下水牢”。

  地鐵打洞挖到“地下水牢”

  8日中午,記者來到廣西路,在廣西路南側,廣西路14號西向20米左右,記者看到王師傅打洞留下的痕跡,洞周邊濕漉漉的,有一袋泥土堵著頭天打好的洞眼,記者搬開袋子,聽到落下的石塊打擊水的聲音,洞中現在還有很多水。隨後,記者聯繫了市地礦局負責勘察工作的項目經理王忠勝,王經理表示,廣西路前期探測並沒有挖到什麼水牢,每個洞都要挖二十多米,都會挖到地下水,當然,位於廣西路上的探測洞也可能是水文探測洞。

  地鐵前期探洞挖到的到底是不是所謂的“地下水牢”?記者來到了廣西路14號。廣西路14號是一個大院,進入院子,是幾棟比較古老的建築,記者通過居民瞭解到,廣西路14號大院裡面的建築有當年德國建造的,還有日本人留下的,都改造成了宿舍和住宅房。

  進入大院,記者看到大院的右側有一個菜園,菜園裡有一個建築很像碉堡。碉堡高約4米,南面是用磚砌的牆,東面有一個木門,已被植物遮擋住,西面、北面和頂部是鋼筋混凝土結構,西面還有一個門,已經用磚堵住,頂部有一米高的圓形護牆,可下到底部。記者通過大院內居民瞭解到,這個碉堡就是“地下水牢”的地面部分,下面全是水,裡面還有很複雜的構造。

  這個水牢我下去過

  “這就是日本當年侵略青島的時候留下的地下水牢,十幾年前怕小孩掉下去,就用磚頭把西門給堵住了。”住在14號大院的段女士指著堵住的“水牢”西門,向記者介紹。段女士今年75歲,一直住在廣西路14號大院,對於大院裡的“地下水牢”的歷史,段女士很是瞭解。

  段女士向記者介紹說,外面地鐵探洞挖到的水十有八九就是“地下水牢”裡的水了。“我是很瞭解這個水牢的,我以前也下去過。從西門進去,是一個向下的台階,大概有三四十級階梯,然後就下到一個大房間,又分別向東西兩個方向伸展,延伸幾十米。”段女士說道。

  “水牢裡全都是水,下去後長長的坑道兩邊分成多個房間,這些房間就是用來關押‘犯人’的。”段女士表示,“新中國成立後,這個水牢就一直空置了,附近都種上了蔬菜,人們從裡面抽水澆地,後來,又怕小孩玩耍時掉下去,就用磚頭將門給封死了。”

 

  “大概在1992年吧,水牢的西門被封堵。”同時家住14號大院的79歲高齡的侯先生向記者說道,侯先生從上個世紀50年代開始,工作、生活都在這個院裡。

  大院裡的房子是監獄?

  據侯先生介紹,“水牢”台階有就有一兩米高,下去是一個大房間,裡面全都是水,“水牢”裡為什麼一直有水呢?侯先生向記者解釋道,可能是有的坑道坍塌,海水或地下水侵入,只要不抽水就淹沒。

  “這個院裡除了有水牢以外,還有一個監獄,也是日本人留下的。”侯先生指著旁邊的一座房子,向記者介紹道,“現在改造成職工宿舍了,是院裡的7號樓,以前那裡還是我的辦公樓。”

  侯先生向記者介紹道,這座樓以前是關押比較高級的官員的,沒有窗戶,每個房間就有一個小洞,用來通風,現在的窗戶都是後期通開的。後來,這裡有一陣被用作辦公樓。“我就在這個‘監獄’裡工作過,裡面設計得很獨特,它的東面是保衛室,在保衛室裡可以聽到其他房間的動靜。”

  文物部門將現場調查

  廣西路14號大院裡的碉堡到底是不是日本人當年留下的“水牢”出入口?記者採訪了青島市文物局工作人員和青島市社科院研究員張樹峰先生,青島市文物局工作人員表示,廣西路14號記載的文物只有德華銀行建築和礦務公司辦公樓,並沒有“地下水牢”的記載,而張樹峰研究員也表示對“地下水牢”並不知情。

  同時,青島市文物局有關人員表示,對廣西路14號是否存有“地下水牢”,他們將派專人前去調查。

  廣西路14號坑道口的“碉堡”,靜靜地矗立在院中,幾十年來未曾對其真正探詢過,其坑道的結構、施工及用途至今仍是個謎。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