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史上最不畏強權的六大「釘子戶」

  什麼叫“釘子戶”?《現代漢語詞典》中的解釋是:在城市建設徵用土地時,討價還價,不肯遷走的住戶。其實,在歷史上,也不乏這樣的拒不搬遷的主兒,其中有六個不畏強權實力的牛氣沖天的“釘子戶”,便令要求其遷走者無可奈何。

  抗旨不遵的少林寺

  大唐武德五年五月,皇帝李淵下了詔,責令拆毀少林寺,解散眾僧。少林寺在十三立功僧的率領下,以少林寺雖居偽鄭之地,卻曾助大唐攻下轘州並曾劫救秦王為由,硬是抗旨不遵。

  因為,就在一年前,也就是武德四年的四月底,少林寺剛剛為大唐平定夏國和鄭國立下大功,並被秦王李世民親書嘉獎並賜寺田四千畝,少林寺惠場、曇宗、志堅等十三立功僧被晉封為將軍僧。

  而當時的秦王李世民正被太子一黨擠兌,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在1500年前的帝王時代,也就是絕對專制的年代,大唐皇帝親自下詔,寺院和眾僧竟敢不聽從,不拆遷,不離寺,堪稱史上牛的釘子戶。

  唐高祖李淵當時頒布的減寺疏僧詔(節選)是這樣的:“釋迦闡教,清淨為先,遠離塵垢,斷除貪慾。所以弘宣勝業,修植善根,開導愚迷,津梁品庶……自覺王遷謝,像法流行,末代陵遲,漸以虧濫。乃有猥賤之侶,規自尊高;浮惰之人,苟避徭役。妄為剃度,托號出家,嗜欲無厭,營求不息。出入閭裡,周旋闤闠,驅策田產,聚積貨物。耕織為生,估販成業,事同編戶,跡等齊人。進違戒律之文,退無禮典之訓。至乃親行劫掠,躬自穿窬,造作妖訛,交通豪猾。每罹憲網,自陷重刑,黷亂真如,傾毀妙法……徒長輕慢之心,有虧崇敬之義……

  欲使玉石區分,薰蕕有辨,長存妙道,永固福田,正本澄源,宜從沙汰。諸僧、尼、道士、女寇等,有精勤練行、守戒律者,並令大寺觀居住,給衣食,勿令乏短。其不能精進、戒行有闕、不堪供養者,並令罷遣,各還桑梓……

  另附:據偽鄭之地所有寺觀著其盡令廢除。”

  這裡面當然包括少林寺,而少林寺的下院十三立功僧人修行的地方,僅距偽鄭的帝京洛陽只有十幾公里。

  接到詔書後,全寺上下數百僧人俱不肯服從。上座善護把少林寺僧劫救秦王並助唐軍擒拿鄭王、攻克轘州之事擬表後,命慧瑒曇宗二人前往覲見秦王,並請代為詣闕進表,懇乞留置少林寺。

  少林寺的努力,終於使唐高祖李淵不得不默認了少林寺助唐之功,也終於默許“留置”,但是秦王賜予少林寺的四千畝寺田卻被收走了。這樣,就使得數百修行的和尚們斷了炊,沒有了基本的生活來源。

  儘管如此,當年以十三棍僧為首的少林寺僧人仍舊團結一心,堅持不懈,不肯妥協。直到拖延到四年以後,發生了玄武門之變,太子李建成被秦王射死,李淵禪位,少林寺的後台大老闆——秦王李世民終於當上了大唐國的第一把手之後,少林寺才又被重新賜地四千畝。

  李世民登基後還封曇宗和尚為大將軍,並特別允許少林寺和尚練僧兵,開殺戒,吃酒肉。寺內有一塊《唐太宗賜少林寺主教碑》,記述了這一段歷史。

  胡雪巖奈何不了剃頭鋪

  杭州城的東南角有座佔地畝的豪宅,這座豪宅的最早主人,就是清朝的全國首富胡雪巖。胡雪巖當年因為協助左宗棠興辦洋務受到嘉獎,朝廷封其布政使銜,賜紅頂戴,紫禁城騎馬,賞穿黃馬褂。

  胡雪巖在建造這棟豪宅府第時,大宅西北角有一家剃頭鋪,怎麼也不肯遷移,成了釘子戶。胡首富願意給剃頭鋪老闆比市價多幾倍的銀子作為搬遷的賠償,但是剃頭鋪就是不肯搬走。結果,胡雪巖一直到臨終都沒有動得了剃頭鋪。

  

  當年的胡雪巖也算牛了吧,但窮噹噹的剃頭鋪更牛!全國的首富又怎樣?照樣奈何不了小小的剃頭鋪。

  “周順房”嵌在蔣家大院

  蔣介石當上“中華民國”的總統以後,想把位於浙江奉化武陵鎮上老家的舊房子拆掉擴建一下,於是要讓周圍的鄰居拆遷,好給蔣家騰出地盤。鄰居們得知蔣家擴建房子的事後,都紛紛讓出自己的宅基地,可是隔壁賣千層餅的周順房的主人卻不願意騰出自己家的地盤。

  原來,周順房的主人與蔣介石都是兒時的小夥伴,並且和蔣介石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並不把他看成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大人物。

  周順房的主人接到拆遷通知後,曾放出風涼話說:“瑞元(瑞元是蔣介石的小名)當皇帝了,他讓我搬,我不得不搬……”並執意要讓蔣介石親自來說。蔣介石聽後歎曰:“遷不遷由他去吧。”這個周順房,因而被戲稱為民國最大的拆遷釘子戶。

  今天我們到蔣氏故居,會看到蔣家面臨剡溪的大院右側,有一個“周順房千層餅店”,嵌在蔣家大院的一角,顯得有些“另類”。

  大軍閥拿張姓人家沒辦法

  民國年間的大軍閥徐源泉利用軍事之暇,致力於創辦實業,在經商活動中動用軍隊牟取高利。在漢口、沙市、湖南沿江一帶設置碼頭,經營10餘艘輪船;在漢口開設泰豐花號、裕泰鹽號、愨意人力車公司;在漢陽創辦磚廠、恆源銀行;在渝開辦義華化工廠。

  在徐源泉的老家倉埠,至今在百姓的口中有這樣的順口溜:“嘟嘟嘟,洋船到了倉子埠”——只要聽見了汽笛聲,就知道徐源泉的商船來了。

  這麼一個八面威風、有權有錢的軍閥人物,功成名就之時,在老家建幢豪宅供親人或自己居住,顯示人生得意、飛黃騰達,全在情理之中。

  1931年,徐源泉就在老家建成了一幢融中西建築藝術風格於一體、在當地堪稱最富麗的建築物——徐家公館,專給他在家鄉的母親和髮妻居住,據說耗資十萬大洋。

  時至今日,造訪這幢徽派特徵的老建築,仍見保存完好的精美木雕,仍能感受其氣派與精緻。美中不足的是,公館的一角斜切了一塊。

  據說,斜切的原因在於這不足一平方米的地盤當時屬於鄰居張姓人家,這個普通人家不同意把自己的土地賣給徐源泉。沒有達成協議,徐源泉只好改變設計,把房子的直角變成了斜角,成了一個不規則的形狀,看上去多少有點缺憾。

  建這幢公館時的徐源泉正炙手可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在整個鄂湘都是說話算數的人,更不要說在他老家那個小鎮子。

  然而,人家張家不肯讓出那不足一平方米的土地,徐源泉也拿他沒有辦法。儘管他手裡有槍有炮,卻也只能退而求其次,造了這麼一幢不規則的房子。

  繁華中的“孤島”

  在美國華盛頓的馬塞諸塞大街上,有一幢與周圍環境極不協調的孤獨陳舊小樓,主人叫斯普瑞格思。原來,斯普瑞格思先生買這幢樓時花了13萬美元,開發商欲重新開發,和其議價時,他卻向開發商要出了三千萬美元的天價。

  幾經周折,開發商最終放棄了與斯普瑞格思先生交涉,重新規劃了設計,斯普瑞格思的房子也成了繁華中的“孤島”。

  “恢復原狀”的磨坊

  上述美國這個“釘子戶”還不算最牛的。西方歷史上最牛的“釘子戶”,大概非德國的那位磨坊主莫屬。號稱“軍人國王”的普魯士國王弗裡德裡希,在他的行宮登高遠眺,發現他的視線竟被緊挨著宮殿的一座磨坊擋住了。

  如此不合時宜的“違章建築”,讓這位領袖非常掃興,在與磨坊主商談買下這座磨房未果的情況下,“龍顏”震怒,於是派人把磨坊給拆了。

  結果那位磨坊主告到法院,法院判決國王必須“恢復原狀”,賠償損失,一國之君弗裡德裡希拿到判決書後也只好遵照執行。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