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初年最荒唐事:太監和妓女鬧離婚

  民國初年,北京地方審判廳審理了一起離奇的離婚案,主角一個是太監張靜軒,一個是妓女程月貞。此案大約是民國成立新法實施後法院公開審理的早離婚案之一,又因為太監結婚本身就是件奇事,更何況他娶的還是個曾經紅極一時的妓女,因此轟動一時。

  太監結婚在古時早已有之,但人家管結婚不叫結婚,而叫“對食”或者“結菜戶”。“對食”的兩個人具有臨時性、不確定性;“結菜戶”則更接近於現實中的夫妻關係,它要求兩個人共同生活在一起,對感情的訴求也比較高,它的相對穩定性、持久性就體現在那個“戶”字上。

  清朝末年,有錢又有權的太監張靜軒自然不能免俗,他也得結婚。張靜軒對“對食”嗤之以鼻,而選擇了更高級的形式——“結菜戶”。那時候,太監“結菜戶”的對象已經不限於宮女,權勢較大的太監可能會強迫良家婦女為妻,但更多的則是把目光投向了院。於是,張靜軒也買來了一個妓女,過起了小日子。好日子沒過幾天,張靜軒就喜新厭舊,打發那個妓女回了老家,又娶了妓女程月貞。

  程月貞本是江蘇紅極一時的名,後來“跳槽”到了北京。張靜軒娶程月貞的時候,她已經不復當年的風光。本以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好歸宿,但進了張家的門後程月貞才知道,張靜軒已經結過婚了,她連名義上的正妻也算不上。

  張靜軒很要面子,不管什麼時候都容不得程月貞反抗,而程月貞偏偏反叛傾向很重,經常跟張靜軒對著幹,弄得兩人的關係越來越僵。

  到了民國時期,追求男女平等,可張靜軒卻不認這個理,在家裡還是我行我素。唯一不同的是,大清皇帝退位後,宮裡的太監都跟著失了業。張靜軒因為不是個普通太監,手裡頗有些積蓄,很快就轉了行,成了一名商人。他先在東安市場開了一家集賢球館,後來又買了幾處房產,當起了出租公,小日子照樣過得紅紅火火。

  1912年冬天,張、程兩人又發生了口角。恰在這時有客來訪,好面子的張靜軒只好暫時假裝什麼事都沒有。哪知,程月貞偏偏不識相,越見有人來就越要強調她的人權。這下子,張靜軒忍不住了,他鐵青著臉送走客人,回頭撈起一根木棒,照著程月貞的屁股狠狠地打了下去。程月貞疼得吃不消,只好哭著連連求饒,只是她嘴上雖服了軟,心裡卻早已打定了主意,等張靜軒一出門,她就忍著痛收拾細軟,躲到了一個姐妹家裡。

  張靜軒回到家後,一看屋裡的情形,知道事情不妙,便慌忙派人四處尋找。找到程月貞後便跟她說,只要她能退回自己的身價銀,就由她去。可是,程月貞手頭沒有那麼多錢,思前想後,便一紙訴狀把張靜軒告上了法庭。

  程月貞請人寫的狀子條理分明,所提出的離婚理由有三:一、張靜軒是個太監,不通人道;二、張靜軒故鄉有妻,他現在犯有重婚之罪;三、自己被張靜軒虐待不堪。這個狀子送到地方審判廳後,立刻被受理了,主持審訊的就是審判廳推事(官職,負責審理案件)林鼎章。

  張、程二人被傳喚到庭後,林鼎章首先進行了一番調解,調解不成,只能按離婚辦。這時,張靜軒提出要追回自己替程月貞所出的贖身銀。

  林鼎章聽後當即予以反駁:“人並不是所有物,何有贖身銀之談?”張靜軒慌忙改口說那是替程月貞償還的債務,林鼎章又說:“按照中國一向的習慣,夫婦的財產並無分別,債權債務的主體就已經合併為一了,你們從前既然沒有特定的契約,此時豈容有此項主張!”張靜軒聽後一時沒了話。

  三天後,林鼎章當庭宣判,判決張靜軒、程月貞兩人離婚。可惜的是,案件得到公正判決後,程月貞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石頭胡同的院裡,她雖跳出了婚姻的火坑,卻始終不能擺脫生活的噩夢。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