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驕成吉思汗臨死前下的三道遺囑

  一個優秀帝王的政治遺囑,就是他一生的智慧積累。一代天驕成吉思汗的三道遺囑,便影響了整個元朝的發展。

  第一道遺囑

  公元1219年,成吉思汗因花剌子模帝國(烏孜別克撒馬爾罕)一再挑釁,連續殺掉了他所派的一百名商隊人員及多名使者,非常憤怒,決定親自出征。

  此時,成吉思汗早已統一了蒙古,建立了強大的帝國,並沉重地打擊了西夏與金國,奪取了金國的中都(北京),但這一次卻是他發動的第一次西征,他所面對的將是一個看起來同樣強大的帝國。統治著突厥斯坦、阿富汗和波斯的花剌子模帝國,起碼在軍隊的數量上要戰據優勢。

  所以,成吉思汗此次出征,帶有很大的風險,使他周圍的人們不免充滿不安。妃子也遂向成吉思汗進奏:“大汗您長途遠征。但有生之物皆無常,一旦您大樹般的身體突然傾倒,您的百姓交給誰掌管?

  成吉思汗一聽,覺得有道理。在前途未卜、自己年齡也不小的情況下,是該考慮考慮後事了。繼承人的事關係著整個蒙古汗國的前途,確實應該有所交代。

  成吉思汗有39名后妃,地位最尊貴的是他的結髮妻子——大皇后孛兒台旭真。孛兒台旭真生了四個兒子:長子拙赤、次子察合台、三兒子窩闊台和幼子拖雷,他們都在蒙古帝國中擔任要職,均帶領著相當數目的蒙古騎兵,並在四處征戰中樹立了權威、增強了實力。但是窩闊台是繼承皇位最適合的人選。

  於是,成吉思汗召集四個兒子到身邊,說:“若你們想過安樂和幸福的生活,那麼就按我的意思,讓窩闊台繼我登位,因為他雄才大略,在你們當中最為出眾。”

  為了啟發兒子們認識到團結的重要性。成吉思汗從箭袋裡抽出一支箭,很輕鬆地折為兩段。兒子們不解其意,正要詢問,成吉思汗又從箭袋中抽出兩支箭,讓其中一人折斷。兩支箭自然也被輕鬆地折斷了。

  成吉思汗仍然不說話,繼續從箭袋裡抽箭,數量越來越多。當一大把箭合在一起的時候,即便大力士都無法折斷了。

  這時候,成吉思汗才語重心長地對兒子們說:“你們也是這樣。一支脆弱的箭,當它成倍地增加,得到別的箭的支援,哪怕大力士也折不斷它,對它束手無策。因此,只要你們弟兄相互幫助,彼此堅決支援,你們的敵人再強大,也戰不勝你們。但是,如果你們當中沒有一個領袖,讓其餘的弟兄、兒子、朋友和同伴服其決策,聽其指揮,那麼,你們的情況又會像多頭蛇那樣了。一個夜晚,天氣酷寒,幾個頭為了御寒,都想爬到洞去。但一個頭進去,別的頭就反對它;這樣,它們全凍了。另外一條只有一個頭和一條長尾巴的蛇,它爬進洞裡,給尾巴和肢體找好安頓之地,從而抗住嚴寒而獲全。”

  說完這些話,成吉思汗立下這樣一條原則:“雖然形式上權力和帝國歸於一人,即歸於被推舉為汗的人,然而實際上所有兒子、孫子、叔伯,都分享權力和財富。”忽裡台貴族會議是決定汗位繼承及其他重大事件的最高決策機構,在這一會議上,所有成吉思汗黃金家族的成員都有發言權。就此,成吉思汗不僅對諸子分封領地,還對諸位弟弟進行了分封,還給予諸位功臣優厚的待遇,使上下一心,成為一支軍政合一、馳騁於世界的無敵鐵騎。”

  皇子們聽後只好頻頻點頭,成吉思汗於是鄭重地立下遺囑:“吾後,汝等應奉窩闊台為主,不得違我遺命。” 這道遺囑很好地平息了皇子們為爭奪皇位面而可能引起的紛爭,也解除了成吉思汗的後顧之憂。

  第二道遺囑

  成吉思汗一生發動的最後戰爭,就是對西夏的戰爭。當時他已生病,但仍然不顧自己的身體狀況,一定要攻下西夏,並毀滅這個國家。

  源頭仍然發生在成吉思汗西征花剌子模帝國之時。此前,成吉思汗曾三次率軍入侵西夏,迫使西夏投降,成為蒙古汗國的附屬國。這一次,成吉思汗打算西征,便派使者前往西夏,要求西夏發兵相助。

  西夏國王夏神宗尚未回答,他的大臣阿沙·敢不搶先說道:“兵力不足,做什麼大汗!” 不但不發兵,而且以這種諷刺的口吻對待成吉思汗,不能不讓成吉思汗感到憤怒,說:“阿沙·敢不如何敢這般說?我且先忍下這口氣,等打完花剌子模帝國後,再來收拾西夏。

  西征大捷後,成吉思汗於1225年冬天開始做出征西夏的準備,1226年秋天率大軍出征, 在途經阿兒不合地區的時候,時間已到了冬天。有一天,成吉思汗所騎紅沙馬突然受到一群野馬的驚擾,將成吉思汗摔了下去。

  成吉思汗被摔得很重,他的兒子及部屬們建議回師,等成吉思汗身體好了,再去征討。但成吉思汗不同意,說:“如果我們這樣回去,唐兀(即西夏)百姓會認為我們膽怯。我們先派使者去,看他們有何話說。”這其實是西夏免除兵禍的一個好機會。

  按照成吉思汗的命令,使者責備西夏國王不僅不履行諾言發兵,而且惡言挖苦,如今蒙古大軍要和他們算帳。

  西夏國王聽了,有所畏懼,說:“我沒有說過挖苦的話。”

  但他的掌權大臣阿沙·敢不又冒了出來,挑釁地說:“我是說了挖苦的話,你們又能怎麼樣?若想與我廝殺,就到賀蘭山來戰。要想得到金銀緞匹,就到我們西涼來取!”說完,就把使者打發回去。

  成吉思汗聽了使者的匯報,覺得受了侮辱,說:“他們竟敢說這樣的大話,我們還怎麼能回去呢?哪怕是,也要攻打他!”馬上降旨:“把勇猛敢戰、有地位的唐兀人殺掉!戰士們可以各取其擒獲的唐兀人。”

  緊接著,成吉思汗扶病率軍進發,直攻西夏,勢如破竹,將駐紮在阿拉善的阿沙·敢不擊敗,並俘獲了這位屢次挑釁的西夏大臣,使其淪為奴隸。

  大軍繼續進發,攻陷西夏重鎮西涼府。西夏國王獻宗驚憂而,其侄南平王即位,是為西夏末帝。

  當年十一月,蒙古大軍已奪取靈州,進圍西夏首都興慶府。被圍半年後,興慶府糧盡援絕,西夏末帝被迫遣使乞降。而在這個時候,成吉思汗的病情也加重了,天氣炎熱,他不得不到六盤山避暑。

  眼見著自己將一病不起,這都是不忠的西夏人導致的。成吉思汗憤恨不已,他決心要把出爾反爾的西夏消滅乾淨,殺,消滅掉!而他本人卻不能親手做到了。

  所以,他留下了第二道遺囑:一方面令部屬隱瞞自己的訊,使西夏人不再改變投降的主意,使其國王親自來到蒙古大軍的營帳;另一方面,他又密令,要將唐兀人,自父母及其子孫,全部斬盡殺絕,作為他遺體前的祭品。

  1227年8月18日,成吉思汗於六盤山附近的清水縣,終年66歲。成吉思汗的部下嚴格執行他的遺囑,秘不發喪,等西夏最後一個皇帝來到大汗帳篷外行禮時,以為成吉思汗只是生了病不能見他。三天後,西夏末帝被殺。蒙古大軍進入興慶府(即今寧夏銀川)後,大肆屠殺。

  在成吉思汗的第二道遺囑下,西夏被滅,從此再未復甦。

  第三道遺囑

  《元史》卷一中記載了成吉思汗的第三道遺囑:“金精兵在潼關,南據連山,北限大河,難以遽破。若假道於宋,宋、金世仇,必能許我,則下兵唐、鄧,直搗大梁。金急,必徵兵潼關。然以數萬之眾,千里赴援,人馬疲弊,雖至弗能戰,破之必矣。”

  成吉思汗臨終前仍念念不忘自己的恢弘事業。他立下這道遺囑後,便“言訖而崩”。他令人驚奇地在嚥下最後一口氣前,竟如此清晰地說出一個關係著蒙古、金、南宋三個大國的生死存亡的作戰方略。

  這一道最後遺囑是非常完備的,其主要策略是避實擊虛、以逸待勞、聯宋滅金,而隱含的策略還有假道滅虢,即先借宋朝的道路滅掉金國,然後返回頭來再滅宋。不僅如此,成吉思汗還非常具體地指出了出兵的路線,並按照南宋與金國的關係,指出方案可以實施的現實依據。

  成吉思汗早已下決心滅掉金國,但由於自己將不久於人世,這一願望只好寄托在繼承人身上。深思熟慮之後,成吉思汗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將已經成熟的計劃告訴了他的兒子及親信。這便是成吉思汗第三道遺囑的主要前因。

  窩闊台繼位後。他首先與拖雷商定了征服金國的計劃,與察哈台共同出兵。這樣,蒙古大軍按照成吉思汗的遺志,發動了對金國空前強大的攻勢。整個戰略部署也完全按照成吉思汗的遺囑進行。

  蒙古大軍兵分三路,窩闊台親率中軍進攻河中府(今山西永濟西),轉攻河南府(今河南洛陽)。斡陳那顏率左軍進攻濟南府。最有力的一支軍隊由拖雷率領,他們得到南宋的幫助,穿行宋境直趨均州(今湖北均縣西北),企圖轉攻南京,一舉滅金。

  在拖雷軍進攻鄧州(今河南鄧縣)的時候,金國皇帝果然沉不住氣了,下詔令樞密副使完顏合達與副使移剌蒲阿率潼關重兵支援鄧州。

  當時,拖雷部蒙古兵不滿四萬,再加上一部分由窩闊台派來的軍隊,兵力仍遠低於萬顏合達率領的十五萬金兵。但拖雷部正是利用成吉思汗遺囑中所說的金軍“千里赴援,人馬疲弊”的弱點,在三峰口(今河南禹縣南)發動襲擊,將金軍主力全部消滅。這便決定了金國的滅亡。

  蒙古軍隊借道南宋消滅金軍後,南宋成為蒙古大軍的下一個征服對象。在成吉思汗的孫子忽必烈統治時期,南宋最終滅亡。忽必烈建立元朝,完成了全國的統一……這一切,其實都與成吉思汗的遺囑有密切的關係。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