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天啟大爆炸背後隱藏的歷史真相!

  三百年的明朝天啟年間,在北京的王恭廠一帶大約750米,面積達到2.25平方公里的地區發生了一次奇怪的大爆炸。關於這次大爆炸的情況,明末史學家計六奇在《明季北略》中有這樣的描述:“天啟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時,天色皎潔,忽有聲如吼,從東北方漸至京城西南角,灰色湧起,屋宇動盪。

  須臾,大震一聲,天崩地塌,昏暗如夜,萬室平沉。東自順城門大街,北至刑部街,長三、四里,周圍十二里,盡為繼粉。屋數萬間,人二萬餘,王恭廠一帶糜爛尤甚。殭屍重迭,穢氣熏天;瓦礫盈空而下,無從辨別街道門戶。傷心慘目,筆所難述。

  震聲南自河西務,東自通州,北自密雲、昌平,告變相同。京城中即不被害者,屋宇無不震裂,狂奔肆行之狀,舉國如狂,像房傾圯,像俱逸出。遙室雲氣,有如亂絲者,有五色者,有如靈芝黑色者,沖天而起,經時方散。”在《明官史》中也有關於這件事情的記載:“天啟六年五月初六日辰時,忽大震一聲,烈逾急霆,將大樹二十餘株,盡拔出土,根或向上而梢或向下;又有坑深數丈,煙雲直上,亦如靈芝,滾向東北。

天啟大爆炸

  自西安門一帶皆飛落鐵渣,如麩如米者,移時方止。自宜武門迤西,刑部街迤南,將近廠房屋,碎然傾倒,土木在上,而瓦在下。殺死有姓名者幾千人,而闔戶死及不知姓名者,又不知幾千人也。凡坍平房屋,爐中之火皆滅。

  唯賣酒張四家兩三間之木箔焚燃,其餘則無焚燬,凡死者肢體多不全,不論男女,盡皆裸體,末死者亦皆震褫其衣帽焉。”同時在明朝當時的官辦報紙《邸報》的《天變邸抄》及時人的筆記《日下舊聞》、《天變雜記》也有關於這次奇詭的大爆炸事情的記載。可見這件事情是歷史事實,並不是某一個人杜撰,或是演繹出來的。

  一聲震響後,死傷者赤身裸體,寸絲不掛;街中轎頂掀除,轎中女子身上的衣服倏然不見,人卻安然無恙;一些人離奇失蹤,莫名其妙出現在別人家中;許多紅細絲衣等都飄至西山,在豐潤等縣治,樹上也掛滿成堆的衣服……這些難以解釋的現象使當年的爆炸被列入世界三大自然之謎。天啟爆炸發生後,言論不一,眾說紛紜,直至今時,仍是地質研究人員關注的要點。

  天啟大爆炸是世界三大自然謎團之一。天啟大爆炸原本並不奇怪,奇怪的是,當時卻出現了許多特異的現象,比如“凡死傷俱裸露”、一絲不掛,人在轎中,衣服卻不見了。伴隨著許多詭異現象,科學界一直說法不一。

  1986年5月30日,在災難發生360週年之際,34位科學家在北京聯合發起舉行了“1626年北京地區特大災異綜合研究學術討論會”,討論這樁科學懸案,由於爆炸發生在當時的火藥廠局王恭廠,也叫做“王恭廠大爆炸”。有學者認為該爆炸由火藥自爆引起,但更多的學者卻認為是隕星撞擊地球或地震引發了爆炸。

天啟大爆炸

  為探索真相,我特意走訪了當年會議的發起人之一、中國地震局地質研究所副研究員徐好民先生,希望能揭開這個300多年的未解之迷。

  中外駭然的曠古奇災

  公元1620年,16歲的朱由校即皇帝位,年號天啟。明熹宗朱由校是明代第十五位皇帝,在位七年。在他即位的第六年,京城發生了一起“上警九廟列祖,下致中外駭然”的曠古奇災。

  災難發生在火藥廠局王恭廠。天啟年間,明朝為抵禦後金等外敵,先後設立過6處火藥廠局,爭造武器,王恭廠便是其中之一。北京城內駐京軍隊三大營所需鉛子、銃炮、火藥,均由工部王恭廠等預造。王恭廠坐落於北京西南角,由一名太監掌管,下面有10多名文書,60多名工匠頭目,小工匠則有若干名。王恭廠內日產火藥約兩噸,常貯備量約千噸。

  在天啟大爆炸發生之前,王恭廠還只是一個大明王朝製造和儲存火藥的手工業軍工廠。然而,隨著一聲巨響,“王恭廠大爆炸”這5個字永遠地留在了歷史上。

天啟大爆炸

  徐好民先生告訴我:“史料上記載,天啟大爆炸發生在公元1626年5月30日(明熹宗天啟六年五月初六)上午9時左右。由於這是一起舉世罕見的大爆炸,當時的王恭廠,就是今天的宣武門內光彩胡同與永寧胡同間那片區域,滿目瘡痍。天啟大爆炸現象之奇特、災禍之巨大、死傷之慘重,‘乃古今未有之變也’。”

  為深入瞭解當時的情況,徐好民先生為我介紹了佚名撰寫的《天變邸抄》,《天變邸抄》是專門用於朝廷傳達朝政的文書和政治情報的新聞文抄。對於如此罕見的爆炸,《天變邸抄》用2000餘字進行了詳細記載:“天啟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時,天色皎潔,忽有聲如吼,從東北方漸至京城西南角。灰氣湧起,屋宇動盪。須臾,大震一聲,天崩地塌,昏黑如夜,萬室平沉。東自順城門大街,北至刑部街,長三四里,周圍十三里,盡為齏粉。屋以數萬計,人以萬計。王恭廠一帶糜爛尤甚,殭屍層疊,穢氣熏天,瓦礫盈空而下,無從辨別街道門戶。傷心慘目,筆所難述。震聲南由河西務,東自通州,北自密雲、昌平,告變相同……遙望雲氣,有如亂絲者,有五色者,有如靈芝黑色者,沖天而起……”

  天啟大爆炸的破壞半徑大約為580米,面積達2.25平方公里,其影響波及上至皇帝下至京城的平民百姓。邸抄記載:出事時,皇帝朱由校正在乾清宮吃早飯,突然大殿震動,只見皇帝扔下飯碗,起身直奔交泰殿。

  速度之快,驚慌的內侍們一時未來得及跟上,只有一個貼身侍衛扶著他。但行到建極殿時,此侍衛卻被飛落的瓦砸中腦袋,一命嗚呼。熹宗皇帝喘息未定一人跑入交泰殿,躲到大殿的一張桌子下。而乾清宮此時也早已一派狼藉,御座御案都翻倒在地。

  天啟大爆炸災難的目擊者之一、當時的司禮太監劉若愚,在其著作《酌中志》中也記錄了一些細節:大爆炸時,皇極殿最高危處有一木先壞,乾清宮皇上住的冬暖閣的窗格扇被震落,打傷了兩個內官。皇貴妃任娘娘住的地方器物飛落,任娘娘於去年十月初一所生的皇三子受到驚嚇,不久棄世。

天啟大爆炸

  京城的官員們也不無傷亡。工部侍郎薛鳳翔等人的轎子在街上被打壞;工部尚書董可威折斷了胳膊,更倒霉的是他因災難而被罷職,由薛鳳翔繼任;御史何樞廷、潘雲翼在家中被震死,全家被埋入土中;有一官宦人家,桌椅因震動傾翻,一家人抱著柱子痛哭,“隨撲於地,亂相擊觸”,到天漸明時,都蓬頭垢面,若病若鬼。

  金日昇的《頌天臚筆》中記載:當時,魏忠賢正跟其同黨在宮中密謀,地面忽然震動,屋脊上的吻獸驀地飛落,把魏身邊的兩個宦官當場砸死,魏也嚇出一身冷汗。

  當時皇宮中正在修建三大殿,無數工匠在工地上忙碌,天啟大爆炸發生後,有2000多工匠被砸成“肉袋”。為皇帝出宮準備的儀仗隊中的大象受驚從象房中奔逃,滿街亂竄,踐踏百姓,死者無數。

  令人瞠目結舌的詭異現象

  王恭廠大爆炸之詭異令人瞠目結舌,不僅有許多人在災難中莫名其妙地消失,而且,還伴隨著衣衫盡褪的現象。

  有一紹興人士周吏目的弟弟,名周季宇,到京才兩天,當天上午去菜市口買一藍紗褶,中途遇上6個友人,於是停下行禮拜揖,禮還沒拜完,頭忽然飛去,而另外6個人卻纖毫未傷。

  在粵西會館路口,有一學館,其中有學童32人,一響之後,先生和學生俱無蹤跡;宣府新推總兵正出門拜客,走到圓宏寺街時,一聲巨響,一行7個人都沒了蹤影,同時消失的還有一匹據說是花千金才買到的寶馬。

  承恩寺街有一女轎經過,震後,只見打壞的轎子仍在街心,而女子、轎夫都不見了;而經過玄弘寺街的女轎則幸運多了,一響掀去轎頂,轎中女子身上的衣服沒了,人卻沒事。

天啟大爆炸

  很多死者和傷者均赤身裸體,寸絲不掛。有一長班(侍從),巨響之後,帽子、衣褲、鞋襪一霎那全都不見了;有一人因壓傷一腿躺在地上動彈不得,見街上婦女赤體而過,有的用瓦片遮住下身,有的用半條腳帶遮掩著,有的披了半條褥子,有的披著一幅被單,一會工夫就過去了數十人,那人見了哭笑不得。

  屯院何廷樞,正要出門拜客,大震一聲後,全家人被埋入土中。何廷樞的兩三個文書手持鍬橛站在瓦礫上,大呼道:“底下有人可答應!”忽有人應道:“救我!救我!”

  眾人問道:“你是誰?”應道:“我是小二姐。”原來是何廷樞的愛妾,趕緊把她刨出來,只見她“身無寸縷,以手掩陰,羞赧無措”。一文書急忙脫下大褂給她蓋上,扶著她騎驢走了。

  震崩後,有人報信說,許多紅細絲衣等都飄至西山,大半掛在樹梢上;還有的飄到了昌平教場中,器皿、首飾、銀錢無所不有。戶部張鳳逵派長班前去驗對,果不其然。豐潤等縣治,樹上也掛滿成堆的衣服;還有的人,莫名其妙不知為何突然出現在別人家中;“更有失手足頭目於裡外得之者”。

  王恭廠大爆炸時,裹挾的力量之大也前所未有,竟可移他山之“石”。石駙馬街上有一重5000斤的石獅子飛出順成門外,樹木則飛到了密雲。除了“飛”走的樹木,《酌中志》中還記載,王恭廠旁的20多棵大樹被連根拔起,樹根向上,而樹梢向下,地下的大坑有數丈深,煙雲直衝天空,形如靈芝,一路滾向東北。

  到達西安門一帶,天空紛落鐵渣。而自宣武街迤西,刑部街迤南,許多廠房猝然間傾倒,屋頂上盡覆土木。至於坍塌的平房,則爐中之火皆滅,但只有賣酒的張四家的兩三間房子著火焚燒,其餘的平房則安好無毀……

天啟大爆炸後的廢墟

  彷彿被爆炸的氣流捲入高空,《天變邸抄》記載道,在長安街一帶,不時從空飛墜下人頭,或眉毛、鼻子,或額頭,紛紛揚揚;而德勝門外,墜落的人臂人腿更多不勝數,伴隨木頭、石塊、家禽等,像天雨一樣落下來,景象慘不忍睹。

  天啟大爆炸災變傷亡巨大,以至於收殮屍體都成了問題。《碧血錄》中有一段生動的描述:前門有一家棺材店,災後第二天,有人去買14口棺材。轉眼間,又來一人,說要買52口,店老闆很是為難,說沒那麼多,那人讓老闆把店裡的棺材不論大小都拿出來搭上,他回去自配,足可見當時傷亡之慘重。

  災難前兆持續一年時間

  此災難使原本就風雨飄搖的明朝舉國上下一片慌亂,災後第三天,熹宗頒發聖旨,一方面追究大臣的責任,將主管王恭廠火藥庫的工部尚書、在天啟大爆炸中失去雙臂的董可威撤職,另一方面也承認此是天災,下罪已詔,痛加修省,親詣太廟恭行慰禮,同時還撥出一萬兩白銀慰撫死難者家屬。

  御史王業浩上書說,王恭廠星火未嘗入門而火藥自焚,懷疑是奸細縱火,但兵部尚書王永光卻不同意此說,他認為奸細縱火不過是火藥爆炸延燒而已,何以能震撼數十里作霹靂之聲?

  300多年後,王永光的觀點得到了大部分學者的肯定,徐好民先生也是其中之一,他認為:“王永光的看法無疑是正確的,‘此非徒藥之力也’。”他說:“當年我們討論這個問題時,與會專家都提出了意見,有‘火藥焚爆’、‘颶風致災’、‘隕石墜落’、‘地震說’等說法,每一種說法都有自己的根據,但都無法全面解釋所有的詭異景象。”

天啟大爆炸

  徐好民認為,王恭廠大爆炸不是一場簡單的災變。這個災變有一個相當長的孕育過程,在其發生前的一年裡出現了許多前兆。

  災變的前一年:天旱,第二年又繼續乾旱天氣。

  災變前一個月:鬼車鳥停留在京城的觀象台處,晝夜哀叫。

  災變前14天:冷害,霜情嚴重,五月份竟然“白露著樹如垂棉,日中不散”。

  災變前8天:午後,天空的東北角上有雲氣似旗,又似關刀,先是白色,後變紅紫。

  災變前5天:五月初一,山東濟南知府去城隍廟行香,剛到廟門,知府和隨從忽然都莫名昏迷過去。

  災變前4天:有人看到前門角樓上有火光,青色螢火,大如車輪。

  災變前3天:東北方出現紅赤的雲氣。

  災變前兩天:空中出現黑色雲氣。

  災變前4小時:地安門守門的內侍忽然聽到音樂之聲,一番粗樂過過,又是一番細樂,如此三疊,大家驚怪,發現聲音出自後宰門(地安門)火神廟。剛剛推開殿門去看個究竟,只見一個紅球從殿中滾出,騰空而上。

  災變前一刻:哈噠門火神廟廟祝驚見火神亂動,像是要下殿,忙拈香跪告。火神因地殼運動晃動,當時的人們以為火神顯靈,廟祝哀哭抱住,就在此時,東城驀地響起震聲。

天啟大爆炸

  徐好民先生分析道:“如果是一次單純的爆炸,絕不會有這麼多的前兆。這些前兆與地震前常出現的地震雲、地光、地聲頗為相似。而且史料明確指出,先是‘天色皎潔,忽有聲如吼,從東北方漸至京城西南角,灰氣湧起,屋宇震盪’,然後才是‘大震一聲,天崩地塌,萬室平沉’,顯然‘吼聲,屋宇震盪’和‘大震一聲’是兩件事。

  在爆炸的同一時間,連北京城郊方圓72公里內的河西務、通州、密雲、昌平等地也聽得見震聲,影響這樣大的範圍,造成這樣嚴重的災害也不是一個火藥庫爆炸所能達到的。

  《兩朝從信錄》記載了當時災難的倖存者、王恭廠工人吳二的話:‘但見飆風一道,內有火光,致將滿廠藥罐燒發’。這也肯定了火藥的爆炸是由外因觸發的。我個人認為,這是一次地震、火藥、可燃氣體靜電爆炸共同引起的一場巨大災難。”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