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塵封16年的UFO目擊報告曝光

  2007年7月21日,《新民晚報》記者崔以琳告訴記者,事發次日,正在單位值班的他接到了許多熱心讀者打來的電話。 “電話來自吳淞、莘莊、外灘等地區,都是反映昨天傍晚在上海天空發現奇特的飛行物。”

  在一堆電話中,一個電話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視。來電人聲稱自己是虹橋機場指揮塔的值班員,名叫金鑫。金鑫說,昨天傍晚他在虹橋機場執行空中管制任務的時候,發現了一個不明飛行物,當時還讓一個正要駕駛飛機駛離機場的飛行員去追那個來歷不明的火球。

 

  崔以琳覺得事情不是當初設想的那麼簡單。“作為具有豐富空中飛行經驗的飛行員,他們的目擊顯然具有更特殊的價值。”

  於是,崔以琳和同事19日一早來到虹橋機場採訪了金鑫,並在當天的《新民晚報》上發表文章“不明飛行物昨天光臨本市一架民航客機隨其飛行達9分鐘”

  “打破”紀律 UFO愛好者拿到錄音

  《新民晚報》的這篇文章引起了當時還在上海飛機研究所工作的高級工程師吳嘉祿的注意。

  7月21日,現為上海市U-FO探索研究中心主任的吳嘉祿回憶當時的情景說,上世紀90年代初期,國內掀起UFO熱。為了瞭解更多的真相,當年3月20日,他和幾個朋友來到虹橋機場。哪知道,機場嚴格的管理紀律讓他們屢屢碰壁,“當時交通不便,我們幾個連續跑了四五趟機場。最終,管理人員心軟了,把這份珍貴的原始檔案提供給了我們。”

  “一共26分鐘,記錄基本完整,包括發現不明飛行物、追蹤、直到它消失的全過程。”吳嘉祿說,後來這段錄音僅僅在小範圍內流傳,由於缺乏必要的分析手段,這份資料拿回後,就一直深鎖在吳嘉祿家的抽屜中。

  神秘錄音飛行員稱見到“火球”

  記者在這段背景略顯嘈雜的錄音中聽到如下對話。

 

  ……

  區調:3603,你剛才有什麼情況?

  3603:剛才正常起飛之後,大約七海里左右,我的航向在28度,發現前方有一個不明飛行物,長度三到五米,好像一團噴火的東西,通紅通紅的。後來逐漸往東北飛,那麼我就往左搖了一下,搖了一下它離我越來越遠,飛得比較快,後邊又折頭。

  我到二十幾海里的時候,它又從北折頭往東南邊,往南飛,高度逐漸降低。我往西躲一下,往左躲一下,後來它又反過來往北飛,往北飛,飛著飛著由紅變成一溜黑的了,變成黑體了。

  黑體以後,下降高度,最後又上升分離,下邊一個長方形的,上邊一個圓球,兩個黑的再往東北飛,平飛了一段以後呢,又折向西北,再爬高,然後在我的視線當中消失,消失以後,最後又出現,又出現以後,現在消失了。

  3603:最後在26分,26分在無錫前十海里吧。

  區調:好,當時它在你的什麼位置?

  3603:它在我的正前方……

  區調:3603,你估計它的速度有多少?

  3603:速度,因為,最大……,我在空中不大好判斷,我反正看那樣子比較快,可能有六七百公里那個樣子,就有點在平時我跟那個大飛機遇上那個速度差不多。

 

  ……

  其間,兩人還不斷交流被跟蹤物體的方位和形態,最後,“3603”報告地面:不明飛行物消失在無錫方向。

  吳嘉祿介紹,對話中的“區調(負責地面指揮調度)”就是當年的報料人金鑫,而“3603”(代號)則是執行民航飛行任務的飛行員亢宏海。

  不明飛行物昨天光臨上海

  昨天傍晚,一個不明飛行物光臨本市。 一架民航客機尾隨其後9分鐘。

  ……

  虹橋機場指揮塔值班員金鑫來電稱:18時13分,

  機場西北上空約3000米處發現一橢圓形橙黃色光環……

  當時,由虹橋機場起飛的上海飛往濟南的5556航班正在該光環附近飛行,指揮塔立即與之取得聯繫。據飛行員觀察,光環中有一飛行速度極快的物體在移動,尾部噴射出熾烈的紅光。

  ……

  它(紅光)突然轉為黑色,並分離出圓形和長方形兩個小飛行物。兩個小飛行物……方向變幻不定。

 

  在臨近蘇州上空時,它們突然調頭朝飛機高速飛來……正當緊急之際,兩個小飛行物合二為一開始急速爬高,轉身飛逝。此時,這架“肖特360”小型客機已“警戒飛行”9分鐘。

  據瞭解,駕駛5556航班的亢姓飛行員是個有經驗的中年飛行員。當時空中晴朗無雲,能見度極好,他清晰地看到該物體比飛機大。

  浮出水面 當事人憶往事仍歎神奇

  當年的虹橋機場“區調”金鑫已經調到了南航深圳分公司工作多年,儘管過了16年,他仍然對這件事記憶猶新。

  “當時是我首先發現那個火球的。”金鑫在電話中回憶。

  他介紹,當時他正在塔台指揮飛機起落,發現天空掛著一個橘紅色的東西。“當時還想是不是一顆星星呢?後來我一看不對,因為它開始移動。”

  “我正在指揮一架飛機起飛,一開始我怕那個東西對起飛有影響,想讓飛機回來,但飛機當時已經起飛了,而且飛行員說沒問題,因為當時天氣很好。於是我讓飛機跟蹤了大概有10分鐘。後來我就看不見火球了,不過飛行員還能看見,後來跟到了無錫那塊兒,也沒跟到什麼,飛機也一直正常走,一直看著它(火球)。”

  金鑫說,他觀測到的火球速度並不快,但是駕駛員反映跟的時候速度比較快。“我也搞不清是什麼東西,我感覺可能是光的折射吧?”金鑫說。

  金鑫介紹,飛行員亢宏海是濟南航空公司的飛行員,事發時駕駛5556航班“肖特360型”小型客機。現在濟南航空公司已經併入東方航空(600115,股吧)公司,由於多年來人員變動較大,記者幾經努力也沒有聯繫到當時跟蹤UFO的飛行員亢宏海。

  觀點碰撞“奇異現象”“誤認”各執一詞

 

  對於這次UFO事件,討論者明顯持兩種觀點。一種觀點認為:“3·18UFO”存在人類目前掌握的知識所無法解釋的奇異現象。

  主要有:駕駛員觀察到的“3·18UFO”有一分為二又合二為一的飛行過程;“3·18UFO”的運動速度時快時慢,但相對於飛機來說要快得多;“3·18UFO”運行軌跡迥異人造飛行器,會突然變向飛行;“3·18UFO”顏色和亮度有較大而且明顯的變化。

  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的王思潮認為,這些特徵“或許和地外文明有關。”

  但是另一種觀點認為:其實是飛機的誤認。上海市UFO探索研究中心章雲華當時也參與了這個事件的調查。他說,次日我們來到機場,看到了當時的雷達監測屏幕,發現屏幕顯示前方有2個物體,後來證實是2架在空域飛行的飛機。“但是地面的人沒看清楚這是什麼,於是叫駕駛員去追。”

  專家觀點·日照尾氣生紅光

  目前國內UFO事件多數發生在傍晚西邊天空。

  專家證實,因為受落日照射反光,尾氣噴射因而多數籠罩著猶如火一樣的紅光,事後經過證實,多數是飛機等人造飛行器產生的錯覺。

  試解謎團 飛行員眼睛並不“靠譜”

  中科院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副研究員劉炎,從上世紀80年代一直到2002年,處理分析了大量來自民間的UFO目擊報告,他稱“至少有幾十萬起”,積累了豐富的識別經驗。

 

  他強調,“90%以上的不明飛行物是有規律可以判斷出的。”

  具體到飛行員目擊UFO案例,他分析,在浩瀚的沒有參照物的天空,決定一個物體遠近或者大小的是人視線的仰角,而不能只靠肉眼的感覺。即便是專業人士,也無法用肉眼得出判斷。因此飛行員基於目測的空間判斷,基本可以斷定是靠不住的,缺乏意義的。飛行員看到一個巨大的火球,感覺跟自己很近,其實可能距離自己十分遙遠,“即便駕駛飛機也根本追不上。”

  “有外星人只是人們的美好願望,但是積累了足夠的判別經驗,就可以得出基本判斷。”劉炎說,“知道了這些,16年前上海空中的‘火球’究竟是什麼,已經不再重要。”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