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萬第娜神秘巖畫:接觸外星的神

  2000年,在看悉尼夏季奧運會開幕式時,我被一個場景迷住了。 開幕式中有澳大利亞土著人的傳統舞蹈和歌曲。 在 “覺醒”的部分,有一個對千年的印記—萬第娜—的展示,顯示了一幅浮在空中的來自澳大利亞北部的無嘴圖。

  我後來不記得準確的名字,也沒有對它進行更深入的研究,直到大約一個星期前,我終於在11年後,偶然發現了它!

  我會告訴你我目前為止所發現的一切。

  -只要看看和比較這些圖片! 有驚人的相似!

  傳奇

誰都不知道這代表著什麼

  萬第娜(或汪吉娜)是原住民神話中創造的靈魂(或神)。

  起源

  有許多神話都在回憶萬第娜和他們創造的世界。覺醒字幕組翻譯:Morning

  在原住民的神話中,萬第娜據說在創造時期就已經存在。 原住民認為,世界起源於他們叫“萊萊”的黃金時代,那是一個原始的狀態,不局限於過去,而是存在於時間之外。

  在萬第娜被創造出來之後,他們從離開黃金時代的天空降落到地球上,然後在全國範圍遊走、徘徊。

  據莫萬郡的藝術家梅布爾?金說,在萊萊時期(黃金時代的創造期),萬第娜的“大老闆”瓦倫岡德,從銀河系前來創造地球和地球上所有居民。

  現已發現的萬第娜畫像通常都被大多數的土著部落將其和天空聯繫起來。

  澳大利亞原住民相信,很久很久以前地球是軟的,沒有形狀的。陸地的特點被創造出來是祖靈的活動導致的。正是他們製成雨水、挖出河流和水洞,也正是他們建起山峰和夷出平地。當石頭還是“軟綿綿”的時候,他們建造了他們自己的石頭“房子”。

  曾經的一段時間裡,他(萬第娜)製造了地球和海洋和一切。他也製造了人。

  這第一批人類就是基恩族群。他們沒有法律關係或血緣關係,後來就在遊走中失散了。

  進取的萬第娜神首領瓦倫岡德,認為他能為這些人做些好事,於是他回到銀河系,帶著更多萬第娜來幫助他,去給基恩族群帶去法律和血緣。

  總的來說,萬第娜的活動被認為開啟了每個地區的宗教,法律,風俗,禮儀,歌曲和舞蹈的原型。

  在黃金時代的神話中,萬第娜是從雲中出現,也從雲中回去的。

神秘的文明

  萬第娜之一的瓦拉岡德成為銀河系。

  同樣的,某些部落說萬第娜已經回到天空,現在當夜裡的燈光移動到地球之上很高的位置就可以看見他。

  在完成地球的任務後,他們消失在全國各地的岩石和神聖的水洞中。 當他們消失時,他們在岩石上留下了自己的畫像。

  每個萬第娜都在遊走,直到他到達他準備去死的地方。

  雖然這些畫被認為代表的是死去的萬第娜的軀體,但是萬第娜的精神仍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存在著,因為原住民相信人類的精神在他們死後是繼續存在的。

  當他們死了,他們在軟巖上躺下並在岩石表面留下他們身體的印記。這些印記就是今天能看到的巖畫。

  在他們留下自己的“影子”的確切地點,萬第娜降落地球。自那以後,他們居住在與每個巖畫相連的水源底部。 在那裡,他們不斷地產生新的被視為所有人類的生命之源“種子”。

  在金伯利的土著人相信,即使在他們的消失之後,萬第娜仍繼續控制著出現在陸地、天空和海洋的一切事物。

  它讓人生活在這片土地,這個世界,這個部族國家。 它把萬第娜的畫像放在洞穴裡讓他記住這個萬第娜,去遵守它的法律,去正確的做事…

  萬第娜巖畫

  瓦洛拉,恩加瑞銀和烏南布爾是三個萬第娜的部落。這些部落群體是已知最古老的澳大利亞西北部的具象藝術的傳承者。 在這些部落的文化中,萬第娜是至高無上的精神象徵。 他們把萬第娜看作是土地的真正創造者。

  地理的網站上找到的信息可能會說,這一地區早在公元前174,000年就有人居住。萬第娜精神聖殿是一大片地區,面積約20萬平方公里,包括有超過60,000年不間斷的文化的陸地、水域、海洋和島嶼。 在這裡,傳統的法律和文化是活躍的、有生命力的。

神秘的文明

  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大約有15,000 – 17,000歲的完整的精神的傳統藝術,可能更古老(也許是:50,000)。

  關於萬第娜的描述通常在偏遠的澳大利亞西北金伯利地區的巖畫上被發現。雖然同類型的石窟藝術也零星出現在金伯利之外的地區。 比如,在維多利亞河區就發現了一個圖像,上面是雙手舉起、臉龐白皙、沒有嘴、眼睛大且黑、頭部繞著光環的擬人化的生物。

  描寫

  萬第娜的畫像範圍從有身體的完整形象,到那些身體被省略,只有頭部和肩膀保留,再到肩膀被忽略,只留下頭部的光環,最後是眼睛表示為大量的同心線或雲或有些解釋為風暴眼的簡化程序的表達。

  這些巖畫表明他們大而圓的頭上有強大的黑色大眼睛,環繞頭部的光環,經常還有輻射線投射出來。

  他們普通人的外觀是不會錯的,然而,原住民用來解釋畫像的人體模型不止一種。 另一種模型的解釋是萬第娜的神鳥—貓頭鷹。

  萬第娜總是從正面被描畫的,白色的臉和大黑眼睛都被強調了,而且永遠沒有嘴,雖然狹縫般或鳥嘴樣的鼻子總是出現。

  身體是由一個點或短劃線圖案填充,身體的裝飾品則是腰和手臂。

  每張臉讓人好奇的特點就是缺少一個嘴巴。

  山姆?烏拉古德加(DEC),一位讓人尊敬的傑出的瓦洛拉領導者和法人,這樣描述萬第娜圖像:“他們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致他們不需要說話,所以他們沒有嘴。 他們的眼睛是強大的而且是黑色的,就像旋風的眼睛”。

  傳統萬第娜的黑眼睛周圍有紅色的“睫毛”,那是發射他們體內神奇生命力量的射線。

  射線圍繞在萬第娜的頭上,就意味著很多事情,比如雲,雨,雷電。 通常解釋為由萬第娜控制的閃電。 或者更簡潔地說,萬第娜被認為是雲。

  萬第娜在形式上是擬人化的,但通常比真人大。 個體身長大概6米。

神秘的文明

  在菊菊?威爾遜(米瑞旺/嘉德融群體的一員)和莉莉?卡拉大大(來自卡倫布魯的成就最高的當代萬第娜藝術家之一)的對話中,菊菊說:“你知道,他們是小孩子”。 莉莉點頭。在描述一個孩子的時候,菊菊的手水平伸出,並與地板平行,而且彎著腰。 我們在這之前從來沒有想過,但是當人們想到莉莉描述萬第娜身體全長的時候,這的確“蹲”著的身材。

  他們單獨或群體出現,垂直或水平取決於岩石的尺寸,而且可以用人物或像彩虹蛇那樣的物體來描繪。

  萬第娜總是和其他的動植物畫在一起,因為,根據原住民的法律,我們是永遠孤單的,總有另一個神靈與我們同在。

  通訊

  和神話人物的黃金對話在原住民的宗教文化中起到重要作用。 一位專家,或英雄(“夢想家”),可以和神話人物溝通。

  通過在洞穴裡進行的儀式,通過歌曲,特別是通過黃金對話的體制,原住民用傳統的方式渴望影響萬第娜,從而為自己爭取一定程度的控制自然界的權利。

  權力

  萬第娜讓人敬畏,給人可能和希望。

  萬第娜的巨大能力可以從季風和降雨前的雷電中看出。

神秘的文明

  萬第娜是雨之神,他們帶來雲、雨和閃電,控制季節的格局和夏季風的巨大風暴。

  如果萬第娜被冒犯了,原住民相信他們會通過使用閃電將冒犯者處死的方式復仇,或者使用雨水將土地淹沒、將人溺死,又或者使用龍捲風來摧毀國家。

  崇拜

  今天,從代代相傳的故事中繪製出了萬第娜的畫作。

  目前,莫萬郡的部分原住民部落重繪圖像,以確保萬第娜神靈的延續。

  原住民說,當神靈變身成畫作,祖先們開始出現,而過去的原住民的角色就被限定為維護者。

  據莫萬郡人的信仰,12月或1月的年度重繪也必然引起季風降雨的到來。

  萬第娜也通常被稱為“造雨者”。旱季 快要結束,炎熱加劇,把萬第娜當作圖騰的土著人會唱歌和舉行儀式來向萬第娜求雨以緩解他們的困境。金伯利迎來季風降雨是在12月下旬開始。它們的到來是一個戲劇性的事件。在“潮濕”來臨前的幾個星期,會出現局部的陣雨和閃電。 伴隨著雨從迅速變換形狀的彷彿有著生命力的雲層中降落。 在他們心裡,原住民看到了萬第娜。召喚神靈的歌曲和儀式得到了回應。

  物理證據表明萬第娜已被重繪了很多次。一些顏料在雨季盛行期的高濕度條件下相當不穩定,因此經常性的維護一直都是必要的。 重繪經常進行以致一個點上的油漆超過了40層厚。

  至少有5萬年的時間,原住民一直維持著黃金時代的傳統,通過故事,音樂,舞蹈,藝術和儀式等形式。 在卡卡杜附近的區域,這個傳統是崇高的。

  萬第娜在上百年的時間裡,出現在樹皮庫拉姆上、儀式的回力鏢和盾牌上、無數用於典禮或儀式的象徵性文物中,也可能出現在萬第娜巖畫的周圍。

  萬第娜成為那些在這個地區生存狩獵很多年的部落的生活的一部分。

  萬第娜是一種哲學、一種精神、一個能喚起處在它的空間裡的人內在能量和靈性的符號。

神秘的文明

  萬第娜以圖畫的形式描繪在洞穴的牆壁上。

  接近這些聖地,原住民會召喚出萬第娜來宣佈遊人的到來。 如果不是一個狀態正常的人來完成這件事,精神就會變得心煩意亂,還會對原住民採取報復。 有時原住民會舉行一個儀式,儀式中會將綠色紙條燃燒出的煙霧置於圖畫的下方。

  這些地方是當地原住民有深厚精神依戀的地點。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去那裡。 對沒有權利進入的人來說,那些是非常危險的地方。

  -遊走的萬第娜

  自2007年,數十幅萬第娜的塗鴉描繪開始出現在西澳大利亞州的珀斯,被噴繪在咖啡館和停車場的城市環境中。 這些遊走的萬第娜引起了原住民的憤怒和不安。

  萬第娜的畫像是金伯利地區被選中的土著人所享有的特權。

  按照正確的文化協議,只有法律批准的長老才允許使用萬第娜。 “只有少數土著藝術家曾經得到過描繪萬第娜的權力,還只能在多年的灌頂儀式之後,”阿德裡安?紐斯特德(新南威爾士州邦迪區的COO-EE土著藝術畫廊的主人)說。

  大衛?莫瓦亞利在1984年,在悉尼的澳大利亞博物館畫了萬第娜的畫像後,寫了下面的解釋:“萬第娜是神靈的祖先,它們控制著法律和自然,他們會通過洪水、閃電或者龍捲風來懲罰人類。”

  銀鳥的傳說

  UFO專家指出,大部分形狀令人費解的圖騰,都和現代不明飛行物相似。其內在的聯繫是1.5萬年前這些奇怪的形狀曾在空中出現過。

  土著的歷史演員的本?布拉克利講訴“銀鳥的傳說”:

  “……很久很久以前,早在黃金時代,一個偉大的紅色雞蛋(飛船)從天空下來。它試圖安全降落在地面上,但爆炸了(墜毀)。從中催生了白皮膚的文化英雄(神)和他們的孩子。“

  “孩子們的長輩很快死亡,要麼因為他們年老要麼因為他們不能適應我們的大氣層。然而孩子們很年輕,能更容易地適應新環境。他們在洞穴牆壁上雕刻和彩繪他們父母的肖像以製作他們的記憶。此時偉大的紅色雞蛋開始生銹,直到其殘骸與地面融為一體,從而創造了澳大利亞中部的紅壤。來自天空的文化英雄的孩子人數不斷增加,直到他們最終遍佈整個的土地,他們的皮膚在炎熱氣候的作用下開始變黑。“

神秘的傳說

  雖然一些神話表明,萬第娜在黃金時代的創造期表現為破壞社會。這些故事提供因果要素;破壞性行為通常會導致災難或嚴重的懲罰。

  沃德金和萬第娜的故事

  “兩個孩子正在玩湯波,一種蜜鳥。但是,它其實是一隻貓頭鷹。他們沒有看到其中的差別還認為這鳥無關緊要。這些孩子把這個鳥弄殘弄瞎。他們把鳥投擲到空氣中讓它去飛,並嘲笑它飛不起來而掉回地面。

  湯波不只是一個普通的鳥,它是隻貓頭鷹,是萬第娜的兒子。 這就是為什麼他能夠消失然後去向天上的萬第娜抱怨。這消息傳遍了所以決心懲罰人類的萬第娜。一個名叫沃德金的萬第娜召集全國各地的萬第娜以及那頭殘疾的貓頭鷹,煽動他們發起報復。

  然而,他們不知道在哪裡可以找到那些人,那些他們派去尋人的蜥蜴和動物拒絕透露那些人的所在。 動物對人抱有歉疚並試圖隱藏他們,因為動物們知道萬第娜會為了報復人類做過的壞事而殺了他們。

  但萬第娜在屯白的一個靠近小溪的寬闊平地上看見了那些人。 他們移動到其中一座環繞這片平地的山頂上,沃德金只要摸一下鬍子就能帶來強降雨和洪澇。

  萬第娜兵分兩路,以鉗形從山頂發生攻擊。 同時,澳洲鶴(鳥類)在濕地上跳舞並將其變成一個沼澤。萬第娜把人拽進沼澤溺死。 人們試圖反擊,但他們無法傷害萬第娜。

  那些弄傷了鳥的男孩們對戰鬥、雨和閃電感到非常害怕,他們逃到一顆有個裂縫的大猴麵包樹裡,他們決定隱藏在那。 但那顆樹其實是一個萬第娜,這些男孩一進到樹裡就被關在裡面並粉粹了。萬第娜在達到他們的目的幫受傷的貓頭鷹復仇後,又重新分散在全國各地“。

  -火和鱷魚的故事-

  有一個這樣的傳說,講的是萬第娜如何幫助原住民拯救他們被鱷魚偷走的火棍。

神秘的文明

  “……一大群淡水鱷魚代表著西北金佰利將各種語言的人,在攝政王河附近的一個開放空間聚集。火,一種對他們生活有著革命性意義的物品,剛剛被創造。

  認識到它能提供多麼強大的武器之後,一大群講瓦洛拉語的鱷魚躡手躡腳地靠近珍貴的火把,偷偷摸摸地把它藏在肚子下。當其他鱷魚發現他時,他貼這邊走向攝政王河深池。當他們試圖阻止他在水中熄滅火把時,引發了一片巨大的喧嘩聲。萬第娜看到了鱷魚間的鬥爭並派出雷德溫的鸚鵡去拯救引起爭吵的煤炭。同時,戰鬥惹怒了神鳥,它俯衝而下,將珍貴的火把塞到他的羽翼之下飛走了。從這天起,五顏六色的鸚鵡翼下有一片紅色,以此紀念它為所有人拯救了火種。

  在這場戰鬥中,講瓦洛拉語的鱷魚的膽被刺傷,他的肝臟和腎臟掉了。今天,這些仍能從戰場裡紅色石頭的形狀中看出。也是鱷魚沒有腎臟的原因。對這些自私的生物想獨自控制紅色余火的進一步紀念,是鱷魚肚子上的紅色標記和它在黑暗中發出紅光的眼睛“。

  齊塔人之聲

  我不確定這是不是一個關於齊塔人的問題但是關於土著人的,原住民比大多數人更加清楚X星,是因為他們期待著一個新的維度嗎?

  齊塔人之聲開始

  我們已經提到,每一種文化都有自己的先知和民間傳說,其中包括那些本質上被稱為土著或原住民部落的群體。 由於部落的知識傳承是通過代代口口相傳,而不是書面文字向下傳遞,或其他不同的形式。 關於過去和未來的極點移動的故事是用類比來傳達的。 然而,這種信息引導赫必族明白,時間就是現在,紅色天空裡可以期待什麼,以及“蟻民”過去是通過把他們帶去安全的地下洞室從而在極點移動的時候能夠保護他們。 它引導澳大利亞土著人在極點移動的時期遷移到不被淹沒的土地。 他們都知道並被告知,而且大多數人都和神靈的世界有很多接觸,這是他們更新和咨詢的方式。

  此前齊塔人說,真正的澳大利亞歷史是鮮為人知的,而且包含安奴納奇留下的未知的文物。

  顯然,萬第娜是有肉體和骨頭的生物,和人以同樣方式生活和死亡的生物實體,和人一樣被賦予了不朽的精神。 他們和天空相聯繫,所以他們是“上天的後裔”,往往表現為“天空之上的燈光”。

神秘的文明

  但是,在我看來,這裡介紹的萬第娜,是在土著人腦海中的一個集合成的形象:安奴納奇和訪問外部星球的第四密度人(齊塔人?)。

  事實上萬第娜的神話和民間傳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被描述成兩種不同的“神”,有明顯不同的脾氣。

  在某些情況下,萬第娜的故事毫無疑問地描述了安奴納奇族群及其出軌行為(即一群萬第娜“男人”襲擊人類女性),在其他情況下,它似乎涉及更高水平的人類的一個神話。

  由萬第娜神展現出的安奴納奇的特徵,是他們干擾到人類的事情,而且幾乎與人類“混合”,他們給人類帶來了法律(使他們“文明”),他們教人知識,萬第娜也展現出“破壞性”行為,是報復的“憤怒之神”,不像舊約全書中的爵維。人們害怕萬第娜並且在接近他們時觀察儀式。這些特點都不能再第四密度人身上體現。 [還有一個奇怪的細節:在一個萬第娜稱其為沃德金的故事中“撫摸他的鬍子”,這不是讓人想起從蘇美爾人的泥版來的“大鬍子神”安奴納奇人?]

  另一方面(在同一時間,阿伯瑞金尼爾人的傳說),萬第娜是“小人”,幾乎是半蹲的,無疑有著引人注目的外觀,這是肯定的。事實上,他們均與閃電、雲和其他天象相聯繫( 隱喻的同線也用於現代UFO的傳說)。和貓頭鷹相比較(接觸者多久說一次“我看到一隻貓頭鷹透過窗戶盯著我”?)。在其他情況下對待人類非常仁慈,展現公正並保護他們。畢竟萬第娜被阿伯瑞金尼爾視為“好人”——所有的活在今天的藝術家都這麼說。萬第娜被崇拜不僅是因為他們害怕,還因為他們感到榮幸,甚至是對人類真正的恩人的愛。

  所以,在我看來,我們這裡給出的是兩種不同類型的人:三維的安奴納奇人,這是人類的夥伴,他們之間有爭吵和復仇,和第四密度的訪問者混合在一起成為萬第娜神的一個“合成物”的形象。這在阿伯瑞金尼爾的思想中,這些特質是同時具備的。

神秘的文明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任何形式的“外星人”進入以前被孤立的缺乏和外界接觸的區域,外星人看起來和這些獨立的社會一樣(無論是征服時期白種歐洲人,

  還是從第三世界來到西方國家的移民)。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今天許多來訪的外星人的心中,有些人不能分辨的安奴納奇人和太空齊塔人和科技研究大使。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