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拉爾山死亡真相:俄神秘軍事實驗!

  烏拉爾山脈(TheUrals)是俄羅斯境內大致南北走向的一座山脈,它位於俄羅斯的中西部,是歐亞兩大洲分界線。烏拉爾山脈的最高點位於其中北部的人民峰,高1895米。

  1959年1月23日,俄羅斯的9名學生去烏拉爾山滑雩探險,結果他們都沒有回來。搜尋隊後來發現在帳篷附近有5個人凍,稍遠處另外4人個後被雪埋著,其中一人頭部被擊傷,另一個舌頭被割。

俄羅斯的9名學生去烏拉爾山滑雩探險,結果他們都沒有回來 

  從現場看,他們好像受到驚嚇,匆忙逃出了帳篷他們丟棄滑雪板、食物和保暖衣服,奔向通往密林的積雪山坡,可是他們沒有人能在零下300C的嚴寒中生存下來。

調查結果並未查明遇難人員的因 

  當時倍感困惑的當局雖然也派未了調查人員,但是調查結果並未查明遇難人員的因,他們提出:“探險學生死於強性未知力。”當局隨即宣佈結案,並將卷宗按絕密存檔。

  時隔半世紀,謎團仍未被解開。“未知力”是什麼?蘇聯當局掩蓋的目的何在?事後有不少說法流傳,包括把9E因歸為敵意的部落、討厭的雪人、外星人以及秘密軍事技術等。

  “如果上帝允許我問一個問題,那我的問題是,那個晚上,我們的朋友到底遇到什麼事?”尤利說。他是探險隊第10名成員,唯一的倖存者,他是在隨隊幾天後因病而回家的。

  探險隊的目的地是烏拉爾山脈的奧托騰山,除探險隊長迪亞特夫和佐羅塔耶夫外,其餘隊員均是烏拉爾綜合技術專科學校的學生。佐羅塔耶夫是隊長的朋友介紹的,具有豐富的滑雪經驗。

  在乘坐火車和卡車後.他們於1月27日開始滑雪前進。可是在28日,尤利就因病離隊回家。這是他和夥伴的最後離別,探險隊此後情況只能靠隊員們遺體的照片和日記來再現。

  尤利離隊後的4天內,他們穿過無人居住的區域,跨越冰封的湖泊,他們總是沿著當地土著部落,曼西人的足跡前進。31日,到達奧斯皮亞河,並在高地建立營地,存放裝備和食物用於回程。

 

  2月1日,他們沿著通向奧托騰山的通道攀爬。大概是遇上了惡劣的天氣,他們迷路了,他們到達的是稍低於1100米的克拉特·西亞克爾山坡。下午5時,他們搭好了帳篷,準備過夜。

  從探險隊員們的最後一篇日記可以看出,當天隊員們的情緒舒暢。他們還出版了報紙——“奧托騰晚報”。這是蘇聯人維繫集體團結的典型方式。他們計劃繼續攀登10千米,然後返回營地。按事先的約定,探險隊應於2月12日向學校的運動俱樂部發出報告平安的電報,儘管俱樂部未收到電報,但他們並不介意,總認為有豐富經驗的隊長帶隊問題不大。

  在探險隊員家屬的催促下,2月20日學校組織教師和學生組織搜救隊,警方和部隊也出動了直升機和飛機協助。搜救隊於2月26日發現了被遺棄的帳篷。帳篷有一半被撕壞,一半被埋在雪中。

  他們在1米深的積雪中發現了學生們留下的腳印,有的穿著襪子,有的穿著軟氈靴,有的是赤腳。腳印與9名成員基本相符。從腳印看,並未發現相互打鬥的痕跡,也沒有外人的腳印。腳印向森林處延伸500米後消失。

搜救隊於2月26日發現了被遺棄的帳篷 

  在離帳篷1500米處的塔松下,首先發現兩名隊員屍體的是喬治·克裡沃尼辛柯和尤里·道洛森柯。他們赤腳,穿著內衣,手有燒傷,身邊散落著燒焦的樹枝。約5米高處的樹枝折斷,好像曾有人爬過樹。再往前300米發現迪亞特洛夫的屍體,他手握樹枝,面朝帳篷。

首先發現兩名隊員屍體的是喬治·克裡沃尼辛柯和尤里·道洛森柯 

  往帳篷方向180米處及150米處分別發現魯斯台姆·斯洛包汀和齊娜·科爾莫高羅娃的屍體,看樣子這兩人曾盡力住帳篷爬行。醫生說他們都死於體溫過低,儘管斯洛包汀頭蓋骨裂傷。

  經歷兩個月的搜尋才在離松樹75米的林中深溝裡發現了另4具屍體,看起來他們都是創傷性致死。布裡格諾利的頭蓋骨碎裂,杜布尼娜·柯洛瓦托夫和左洛塔耶夫都有多處肋骨斷裂,杜布尼娜還失去了舌頭。他們被埋在4米深的雪下。

  儘管調查草草結束,但多年來人們對事件的真相一直心存疑惑,學生們與之對抗的未知力是什麼?他們為什麼離開帳篷,當他們在別處燒火後為什麼在黑夜又要返回帳篷?另外一組4人怎麼會被埋在4米深的雪下?

  一種說法是當地部落曼西人認為探險隊踐踏了他們神聖的領地,因而動了武。但實際上,曼西人最接近的村落距事發地也有80千米—100千米。一般說來,曼西人與俄羅斯人相處甚好,他們不會有如此過激行為。這一說法被否定。

經歷兩個月的搜尋才在離松樹75米的林中深溝裡發現了另4具屍體 

  另一種說法是學生們遇上了一幫隱藏在深山中的監獄逃犯:或者是附近監獄的獄警誤將學生們當做越獄的逃犯。但在現場未發現其他人的腳印,此外造成學生致死創傷的力量遠遠大於人力。這一說法也遭否定。

 

 雪地裡的神秘腳印

  據俄羅斯隱蔽動物學家米克海爾分析,探險隊員是被身高3米的猛獸或雪人嚇出了帳篷,並被擊斃。包括烏拉爾山在內的俄羅斯廣闊的疆域為雪人、猛獸提供了隱身之處,因而經常有野人出沒的報道,可是在現場並未發現野人足跡。

  直到上世紀90年代,雪地案件才得以解密,並重新開放。醫學檢測表明,在一組四人的屍體和衣物上發現有高劑量的放射性物質。列夫·伊萬洛夫是當時的調查負責人,當地主要官員命令他對此事嚴加保密。

  在事件發生地當晚,距事發地以南50千米處的一組地理系學生就見到事發地方向天空飄著火球。他們還看到有月亮那麼大的圓形發光體不斷地閃光。在發光體落下地平線後,天邊亮了好幾分鐘。

  伊萬洛夫推測當時的情景:有一名學生在夜間走出了帳篷,見到了火球並立即喚醒了同學。他們順山坡下行向森林跑去。此時火球爆炸,四人死亡,其中布裡格洛利的頭蓋骨被炸裂。

火球到底是什麼? 

  火球到底是什麼?外星人的武器、UFO,或秘密軍事技術實驗?探險隊唯一的倖存者尤里認為,他的同學死於軍事實驗。他在參與識別死者衣服時發現有一件衣服不屬於他的那些同學,應該是件士兵的服裝。

成為永遠的謎團 

  2008年,烏拉爾技術大學,迪亞特洛夫基金會和若干非政府組織召集的研討會上有6名最初調查組成員和31名獨立專家到會。會議的結論是軍方曾在該地區進行過實驗,並無意地造成了探險學生的死亡。會議發表聲明,呼籲政府、軍方和航天部門提供材料給以支持。

  1959年2月1—2日夜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也許這是個永遠的謎團。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