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婦:兩天不睡接待500日軍

  前情提要:“對於日本慰安婦來說,掙了1000元就可以自由了,到哪兒去都行。總之一個人兩元,1000元嘛,就是500人次。在貨車裡,用一張草蓆隔開,作臨時慰安所,3分鐘一次。有的連續6次,就是說,有18分鐘做了6次花掉12元的猛人。一般的都在3到4次。慰安婦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有的身上還趴著士兵就打起瞌睡來。”

  從1938年暮春起,慰安所在中國的各軍駐紮地擴展開來。比方在華中戰線,由上海開始,向杭州、常州、南京展開。這是因為被動員到中國去的士兵都是年紀較大的召集兵,也就是結束了兩年的徵兵訓練,一度回到了市民社會,過上了婚後生活時召集來的。這樣一些士兵在戰場上的性問題頻頻發作,這個問題前面已經談過了。

日本慰安婦資料圖

  可悲的是,對於一個結了婚或者是和其他異性交遊而知道了女子身體的男性來說,對女人身體的要求是遏止不住的。何況在戰場這種異常情況下,更有強烈的反應了。

  當時的徵兵年齡是21歲,也許當時這種年齡的男子純情一些吧,一多半是沒有性體驗的。而對這種沒有性體驗,且被課以現役那樣的繁重緊張訓練的男性來說,慰安婦未必是必需品。兩者恰成一種對照。

  在這兒有個事例可以說明當時召集兵們的性慾要求是何等強烈。

  這是1938年春的事情。有個出入於小倉步兵第一一四團的名叫島田俊夫的御用商人,在北九州募集了二十多名慰安婦渡海到了上海。到達後,他奉命在杭州營業。插曲就是從這兒開始的。島田現在在小倉火車站右手開了個酒館。他苦笑著說:

  “我不是奉部隊之命去募集慰安婦的。正想為士兵們做點什麼事情時,副官部的人對我說,你辦個慰安所如何?”

日本慰安婦資料圖

  到這兒為止,與前面記載的田口所說的情況不同。這且不管它。還是聽島田說下去:

  “於是我回到了與其說是部隊士兵的出生地,不如說是我的出生故鄉北九州,募集了二十多名女子。準確的數字不記得了。帶著她們在l938年4月到了上海。那時節就是順便搭載軍隊運輸船也不那麼困難,看情面順利地坐進去了。我本想在上海營業,到了上海之後讓我到杭州去。說是杭州還沒有慰安所,士兵們正在“飢餓”。

  他也不是沒有發現自己談話的語氣太輕鬆了。我所見到的瞭解慰安婦情況的人,沒有誰能像上島田說話那麼有節奏。“可是使我吃驚的是從上海往杭州出發的半路上發生的事。上海和杭州之間有180公里,在一般情況下有五到六個小時就可以到的吧。但是周圍中國兵的游擊隊多得很。我們一行人乘坐的軍用列車,每到一個站就停車,慢騰騰地一邊警戒著周圍,一邊走。

  而且一到晚上就停下來,在車站過夜。那是離開上海後的第三還是第四站,車照樣”咕咚“地一聲停了下來。這時,車站上正在警備的士兵走了過來。當時我們坐的是一節沒有窗子的悶罐車,他”嘩啦“一下把門打開了。我們吃了一驚,那個兵也吃了一驚。不管怎樣,車廂裡有女人。於是他問道:

日本慰安婦資料圖

  “這些女的是什麼人?”

  “是去杭州營業的陸軍慰安婦。”

  “慰安婦?”

  “專門慰問士兵們的女人。是從日本來的。”

  “士兵專用嗎?既然這樣,何必去杭州營業呢?在這兒營業嘛。多少錢?”

  “軍士和士兵兩元。但一次30分鐘,這是規矩。”

  “一次30分鐘嗎?好啦,我把錢放在這裡。”

日本慰安婦資料圖

  “做了這樣的談話之後,官兵們就強行讓我們就地營業。每個車站的警備隊一個班,大約十二、三個人,多的有20個人的。就這樣在路上走走停停,花了兩天半的時間才到達杭州,敢情在路上慰安婦就把借支全賺出來了。這樣一來,慰安婦和軍隊之間就可以馬上解除僱傭關係,獲得自由了。”

  “慰安婦的預支款在1938年是1000元。在從上海去杭州的路途中每人就掙了1000多元。掙了1000元就可以自由了,到哪兒去都行。總之一個人兩元,1000元嘛,就是500人次囉。在貨車裡,用一張草蓆隔開,作臨時慰安所,3分鐘一次。有的連續6次,就是說,有18分鐘做了6次花掉12元的猛人。一般的都在3到4次。慰安婦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有的身上還趴著士兵就打起瞌睡來。都儘是一些召集兵,他們飢渴得紅了眼。是召集兵還是現役兵,立刻就見分曉。因為召集兵動作大。”

日本慰安婦資料圖

  不管怎樣,這就是慰安所這種場所兒從1938年春天起,在日本陸軍組織中固定下來的過程。它們成了軍隊的機構之一。然而作為軍隊機構的慰安所,不久就換上了民營的招牌。理由是軍隊既然號稱為“皇軍”,帶著“慰安婦”上戰場會遭到國民的抵制,這事在前面也曾稍稍提到過。在軍隊幹部中,怕有損軍隊名譽的意見相當多。戰敗當時擔任陸軍大臣的阿南惟幾上將也是其中之一,他作為第二方面軍司令官去蘇拉威西赴任時,輕易不允許在所屬部隊中設置慰安所。在職業軍人中,這種類型的人似乎很多。儘管如此,只要不設置這種機構,部隊就出事。在這種情況下,大約於1938年年中,慰安所完全改成了民營。

  但是,雖說是民營,其實質內容與過去卻沒有一點變化。

  一位在玉兵團(第一師)作為軍醫從軍,現在在川崎市的某公立醫院當院長的人(希望匿名),就慰安所管理狀況,做了如下的說明:

日本慰安婦資料圖

  “軍的戰略單位是師,師的中樞是師司令部,司令部下設參謀部、經理部、軍醫部、獸醫部、兵器部、管理部。參謀部擔任作戰計劃、作戰補給計劃的制訂、執行和收集情報。經理部和一般公司的經理部一樣,擔任物品的採購和分配。軍醫部分為衛生隊和後方醫院。衛生隊的軍醫主要擔任野戰中的醫務,而後方醫院的軍醫擔任部隊的衛生管理和防疫工作。獸醫部、兵器部的職責如其名字所示。管理部類似管理師司令部機關的總務科。

  “且說,我們在戰爭初期駐紮在北滿的孫吳。這個孫吳本來是個無名的農村。是1939年諾門漢事件之後,作為對蘇作戰的兵團基地,由日本人建立起來的鎮子。日本人的藝妓也在那兒營業。當然了,雖說叫藝妓,卻是兼做妓女和賣藝的生意,勸酒、表演歌舞然後陪你睡覺。但是這種營業,不是以軍人和軍隊為對象,而是以一般的日本人為對象的。軍隊的兵營設在離鎮子5公里遠的野地裡。

  “軍隊的慰安所在兵營的附近,專供軍隊使用。四面圍著磚牆,裡面有日本人和朝鮮人慰安婦,大約有50名。這兒由民間人士管理。就營業問題,軍隊不介入。

穿和服的日本女人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