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第一婢:唯一不願當妾丫鬟

  大觀園裡漂亮的丫頭中,也有人不想當二奶,鴛鴦就是一個。

  鴛鴦是賈母最離不開的一個丫頭,沒有鴛鴦,賈母就沒法活。鴛鴦長得漂亮,心眼兒好,非常聰明,對賈母非常忠誠,是紅樓第一婢。

  鴛鴦長到十七歲了,該拉出去配個“小子”了。但考慮到賈母離不開鴛鴦,此事乃罷。

  和自己一樣大的丫頭們被集合起來拉出去配“小子”去了,鴛鴦不會不知道。她也應該明白,今天沒有被拉出去,後天就有可能被拉出去。她是家生女兒,幾乎沒有別的選擇。她的出路似乎只有一條,拉出去配個拉車鏟圈、一身酒味、相貌醜陋、性格粗魯的“小子”。

  這是多麼可怕的命運。

  鴛鴦是紅樓第一婢,過的是錦衣玉食的生活。周圍不是寶玉這樣的美公子,便是探春這些美小姐,以及同樣美麗動人、衣服光鮮的襲人、待書這些“副小姐”,她怎麼能容忍一個自己不屑一顧的“小子”隨便擺弄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女兒身。

  怎麼擺脫這個厄運?沒有別的辦法,只有趕快做個二奶。雖然照舊是聽人擺佈,但也是半個主子,照樣住在漂亮的豪宅裡,照常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要是生下一個兒子,那就更不得了了。

  可是,到哪裡去找這樣的好事?

  “集體收編”是不可能了。賈璉已婚,寶玉未娶。再說,賈璉那裡有鳳姐,誰敢去?寶玉屋裡一堆副小姐,一個個跟烏眼雞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還能讓你再擠進去。

  現在只有“破格提拔”了。鴛鴦對賈母這麼盡心盡力,也可能期待賈母能對她“破格提拔”。當然不是去當二奶,而是改變她家生女兒的出身,讓她明媒正嫁。但是賈母一點兒沒有這個意思。

  “家生女兒”改變身份,甚至被封為小姐並不是不可能的事。寧國府秦可卿去世以後,她的丫鬟瑞珠“觸柱而亡”,為秦氏殉葬,賈珍遂以“孫女之禮殮殯”。秦氏另一個丫鬟寶珠主動請求“願為義女,拆任摔喪駕靈之任”。寶珠願作秦氏義女,賈珍喜之不盡,即封寶珠為小姐。鴛鴦希望賈母能認她做一個義孫女並不是胡思亂想。但不知為什麼,賈母始終無此表示。

  “破格提拔”既無希望,“集體收編”此路不通,“拉出去配一個小子”的噩夢折磨著鴛鴦。怎麼辦?出路在哪裡?

  救星來了。賈赦給鴛鴦扔下了一個救生圈,收你做二奶。賈赦開出的條件非常優惠,一過去就開臉封姨娘。這可是不得了的事,一過去就封姨娘,有名分,這樣的好事到哪裡去找?

  好事還有呢。賈赦要封鴛鴦為姨娘,是賈赦的夫人,也就是大奶邢夫人親自走來做動員工作的。邢夫人一開口就給鴛鴦一個定心丸。她知道做姨娘的最怕大奶給小鞋穿,她要鴛鴦一百個放心,你都看見了,我邢夫人是個不容人的人嗎?對此,鴛鴦可以一百個放心,邢夫人確實是“大奶肚裡能撐船”。她對賈赦非常崇拜,凡是賈赦喜歡的,她一百個喜歡;凡是賈赦想幹的事,她一百個擁護。她不但不討厭賈赦“破格提拔”二奶,而且幫著賈赦設計、考評。賈赦屋裡的二奶和邢夫人是一團和氣,從不聞邢夫人對二奶有打罵之事,甚至連鬧閒氣的事也沒有。她鼓勵二奶主動接近賈赦,要爭取賈赦“對你們好”。邢夫人的“好性子”在紅樓社會裡遠近聞名。

  這事要放在別的“家生女兒”身上,那是一百個願意。但是鴛鴦不答應。

  鴛鴦不答應,邢夫人不明白了。她沒有想到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鴛鴦可不是一般的“家生女兒”,她是賈府最高領導賈母的第一位紅人,是賈母一點兒也不能離開的人。雖然鴛鴦並不指著這個作威作福,但紅樓中人都知道鴛鴦的地位,都捧著她,巴結著她。鴛鴦在大觀園逛來逛去,風光得很。突然一下子,她被賈赦收到房裡,門都不能出,一下子從寶塔尖上摔到地上,鴛鴦能接受這個現實嗎?不能。

  一個在國際大都會的交際部工作的小職員,他的級別不高,但是他代表的是部長的意思。他和那些卷頭髮藍眼睛的人打交道時下的指令,都執行的是部裡的規章制度。他到機場接送客人,到飯店佈置會談,十分風光。他只是個小職員,但代表的是這個部。這樣的一個小職員有一天突然被派到邊遠省份的小鎮去工作,級別沒有變,但他的背後不再是“部”,而是“鎮”。他再不用到機場,也沒有小汽車乘用。他的交通工具大概就是一輛小驢車,迎送的客人就是那些吸著旱煙的土幹部。這個小職員的級別雖然一點兒也沒有變,但他恐怕一時半會兒還很難適應這樣大的落差造成的心理衝突。

  現在的鴛鴦就是這樣。被賈赦收為“小”,意味著風光不再,意味著青春死去,鴛鴦怎麼能承受這樣大的落差?

  邢夫人可能還忘了,賈赦已經是個老年人,而且鬍子都白了,已進入銀色世界。鴛鴦有多大呢,才十七歲。根據一些情況的推斷,賈赦已年近六十,二人相差四十歲。賈赦屋裡有好幾個小老婆,但卻沒有生下一子一女,看來賈赦的能力已經很弱。當然,古今中外,老翁少女結為夫妻的例子不少,那也可能是出於愛情,也可能是出於對男方成就的仰慕,自然,也有的是為了錢。

  不能說鴛鴦不愛錢,但她是個“極有心胸氣性的丫頭”。既然有“心胸氣性”,她就不可能不為自己打算。賈母對她這麼依賴,絕不是自然而然的結果,而是鴛鴦努力工作的結果。難道她付出了這麼多,最後只伴得老翁歸?這不符合鴛鴦的性格特點。

  可以設想一下,假如是寶玉“破格提拔”鴛鴦,鴛鴦說不定願意。風流公子,對人體貼,是個“鳳凰”,跟著寶玉多麼好啊。看賈母的意思,寶玉以後定會娶林黛玉為妻。黛玉是個小心眼兒,但為人善良,並且是一起混熟的姐妹,不會對鴛鴦怎麼樣。況且她體弱多病,凡事還得靠鴛鴦的幫忙呢。雖然依舊是做二奶,但這樣的二奶照樣很風光,很受用。

  可惜的是,寶玉叫眾多美人包圍得緊緊的,哪裡能顧到鴛鴦?

  這些問題,鴛鴦應是都考慮到了。以她目前的處境,絕不能去做二奶,先在賈母這兒待著,以後再圖發展。

  鴛鴦向賈母哭訴了自己的請求,絕不給賈赦做二奶,要服侍老太太。賈母聽說賈赦要鴛鴦,氣得渾身發抖,狠罵了賈赦一頓,鴛鴦依舊留在老太太身邊。

  現在,鴛鴦只能依靠賈母了。

  然而,賈母一直到死,也沒有給鴛鴦作出什麼安排。

  一是可能老太太沒有想到自己會在短短一兩年內死去。賈母活得很滋潤,保養得很好,她已經過了八十了,活到九十歲應沒有什麼問題。賈母可能也是這麼想的。但她沒有想到抄家治罪大禍很快降臨賈府,完全打亂了賈母的生活規律,也給她的心理造成了巨大的衝擊,疾病也隨之而來,終於不治,撒手西去。賈母實際上是被嚇死的,她來不及給鴛鴦作出安排。

  二是可能賈母根本沒有準備給鴛鴦作出什麼安排。賈母看起來面慈心軟,但只要有什麼事牽扯到那些“二奶”,賈母立刻就變了個面孔。鳳姐過生日,賈母掏錢給她辦置辦酒席,賈璉乘機和府裡當差的鮑二家的搞上了。鳳姐大怒,不僅到賈母跟前告賈璉,而且給平兒一巴掌。賈母應該批評鳳姐才是,她反而批評平兒。賈母一見趙姨娘,就氣不打一處來,痛罵趙姨娘是“爛了舌頭的混帳老婆”。晴雯原來是賈母跟前的人,後被賈母派去服侍寶玉,算是賈母的親信。可晴雯被趕出榮國府,賈母沒有進行任何干涉,是死是活也一概不問。賈母對這些“副小組”為什麼這麼狠,恐怕另有原因。

  不知大家注意到沒有,榮國府除了賈母以外,沒有任何賈代善(賈母丈夫)二奶的蛛絲馬跡。按當時的習慣,賈代善應該有一批二奶和賈母一起生活,她們都到哪裡去了呢?好,就算這些二奶命短,活不過賈母都已故去,那她們生的孩子呢?怎麼紅樓社會裡連他們的一點兒影子也沒有?一個最大的可能就是這些二奶和她們的孩子都被賈母整死了。如果是這樣,賈母和二奶們之間一定發生過激烈的衝突和鬥爭。賈母老說我活了八十多了,大風大浪也見過一些了。這些大風大浪是什麼?也可能是政治風波,但一定也包括了和二奶之間的那些驚心動魄的鬥爭。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賈母不會給鴛鴦作出任何安排的,更不會把她這個“副小姐”轉正為小姐。賈母說不定一見鴛鴦就會想起來同二奶的鬥爭。當年,就是像鴛鴦這樣的丫頭在和自己鬥,想把她整死了,她們當大奶。

  所以,賈母罵退了賈赦,但絕對不會給鴛鴦作出任何安排。賈母死了,鴛鴦仍在原地踏步。她的出路只有兩條,要麼,叫人拉出去配“小子”;要麼,叫賈赦抓去整死。鴛鴦絕望了,她無路可走,只有殉葬。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