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或是人類通往另一宇宙的唯一入口

  國外媒體近日報道,傳統的理論認為,我們的宇宙誕生於一次大爆炸,之後宇宙空間出現指數式的膨脹,最終演化成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宇宙。但最新研究表明,我們有可能生活在一個黑洞中,周圍的時空被一種無形的空間所包圍。

  人類文明可能被“囚禁”於黑洞

  形成這一理論的前提需建立在宇宙大爆炸之前存在一個“種子”式的超密物質,其形成於黑洞中,並引發了產生其他粒子的連鎖反應。該理論還認為我們的宇宙還存在平行宇宙,如果我們落入黑洞,那麼將進入另外一個平行宇宙中。

  基於該理論,人類文明似乎是被“囚禁”在一個黑洞之中:黑洞本來就是宇宙中最為神秘的天體之一,關於黑洞的許多物理性質、時空特點仍然沒有弄清楚,可研究人員卻提出了黑洞中存在宇宙文明的假說,這使得黑洞之謎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同樣基於該理論,黑洞不僅是宇宙中恐怖的毀滅性力量,同時也是可能存在宇宙文明的神秘時空,更加誇張的理論認為我們人類存在於一個黑洞,並且永遠存在這個黑洞,我們無法從這個黑洞中逃脫,這有些像被“囚禁”了的文明,即便是再高級的宇航技術也無法脫離這個時空。

  落入黑洞中央可前往另一個平行宇宙

  研究人員認為,正是由於我們處於一個黑洞之中,那麼我們只要進入另外一個黑洞,就可以通往另一個宇宙,比如我們如果落入銀河系中央400萬倍太陽質量的黑洞之中,那麼我們就可以前往另外一個平行宇宙。

  美國紐黑文大學的研究人員Nikodem Poplawski 認為在過去的數年內,許多理論物理學家在探索我們所處的宇宙空間到底處於何處,是否存在平行宇宙,如果存在平行宇宙,那麼我們該如何進入平行宇宙呢。

  宇宙大爆炸之前存在有限而緻密的時空

  根據愛因斯坦的預測,黑洞內部處於無限密集的時空,但是該研究小組認為這個情況可能相反,即便是非常緻密的空間也是有限的,Nikodem Poplawski博士認為在宇宙大爆炸之前存在一個有限時空的緻密物質形式,其形成於一個黑洞之中。

  這個看似無限緻密的時空可以看成是一個“種子”,其比我們現在所發現的任何粒子都要小萬億倍,但該時空內卻可以存在引發其他粒子形成的連鎖反應,於是就可以演化出我們現在的銀河系、太陽系以及人類。

  人類文明可能存在於一個黑洞之中:如果我們的宇宙與大爆炸之前的超緻密“種子”有關,那麼我們則可能生活在一個黑洞之中。俄羅斯宇宙學家Dokuchaev認為如果生命可能存在於超大質量黑洞中,那麼它會最先進化成更加先進的文明。

  蟲洞或是黑洞 是兩個平行宇宙的連接通道

  俄羅斯科學家稱黑洞中的文明可最先演化至更高級的文明類型:Dokuchaev曾經在2011年於俄羅斯科學院核能研究所發表了許多黑洞研究的成果,有證據顯示在黑洞內部可以存在一個時空,其時間和空間處於穩定的狀態,宇宙生命可能存在其中,而處於黑洞中的文明可能達到了卡爾達捨夫等級中III型文明的程度。

  法國高等科學研究所的天體物理學家蒂博·達穆爾(Thibault Damour)和德國不萊梅國際大學的謝爾蓋·索羅杜金(Sergey Solodukhin)也認為,那些黑洞天體很可能是名為蟲洞的結構。

  蟲洞是連接時空織布中兩個不同地方的彎曲通道。如果你將宇宙想像為二維的紙張,蟲洞就是連接這張紙片和另一張紙片的“喉嚨”通道。在這種情況下,另一張紙片可能是另一個單獨的宇宙,擁有自己的恆星、星系和行星。達穆爾和索羅杜金研究了蟲洞可能的情形,並驚訝的發現它如此類似於黑洞以至於幾乎無法區分兩者之間的差別。

  霍金輻射可區分蟲洞與黑洞

  物質環繞蟲洞旋轉的方式與環繞黑洞是一樣的,因為兩者扭曲環繞它們的時空的方式是相同的。有人提出利用霍金輻射來區分兩者。

  霍金輻射是指來自黑洞的光和粒子輻射,它們具有能量光譜的特性。但是這種輻射非常微弱以至於它可能被其他源完全湮沒,例如宇宙大爆炸後殘餘的宇宙微波背景輻射,因此觀測霍金輻射幾乎是不可能的。

  另一個可能存在的不同便是,蟲洞可能沒有黑洞所具有的視界。這意味著物質可以進入蟲洞,也可以再次出來。實際上,理論家稱有一類蟲洞會自我包裹,因此並不會產生另一個宇宙的入口,而是返回到自身的入口。

  即便如此,這也沒有一個簡單的測試方法。由於蟲洞的具體的形狀不同,物質跌入蟲洞之後可能要花費數十億年之後才能從裡面出來。即使蟲洞的形狀非常完美,宇宙最古老的蟲洞目前也尚未“吐出”任何物質。

  看起來似乎只有一條探尋天文學黑洞的途徑,那就是勇敢的縱身一躍。這絕對是一個勇敢者的危險遊戲,因為如果跳入的是一個黑洞,其強大的重力場將會撕裂我們身體的每一個原子;即便幸運的進入了一個蟲洞,內部強大的引力仍然是致命的。

  假設你能倖存下來,而蟲洞恰好是不對稱的,你會發現自己處在另一個宇宙的另一邊。還沒等你看清楚,這個蟲洞也許又把你吸回到所出發的宇宙入口了。

  太空船也能做“悠悠球運動”

  “太空船也能做這樣的悠悠球運動,” 達穆爾說道,“(但是)如果使用自己的燃料,你就能從蟲洞的引力中逃逸”,然後探索另一邊的宇宙。

  不過在宇宙這一邊的朋友也許得等上數十億年才能再次見到你,因為在蟲洞裡的穿行時間將會非常漫長。這樣的延遲使得在蟲洞兩邊的有效通訊變得幾乎不可能。如果能夠發現或者構建微觀蟲洞,這種延遲可能短至幾秒鐘時間,索羅杜金這樣說道,這潛在的支持了雙邊通訊。

  研究黑洞形成和蟲洞特性的美國俄勒岡大學尤金分校的斯蒂芬·許(Stephen Hsu),也認為利用觀測區分黑洞和蟲洞之間差別幾乎是不可能的,至少利用目前的科技是不可能實現的。

  “黑洞最重要的特性就是落入黑洞的物體“有去無回”的臨界點,而對此我們目前還無法進行測試。” 斯蒂芬說道。但目前被認為是黑洞的天體也可能的確是黑洞而非蟲洞,這種情況也並非不可能。目前存在不少關於黑洞形成的可行情景,例如大質量恆星的坍塌,但有關蟲洞是如何形成的則仍是未知數。

  蟲洞需要外來物質保持自身穩定

  蟲洞可能與宏觀的黑洞有所不同,它需要一些外來的物質保持自身穩定,而這種外來物質是否真實存在又是個未知數。

  索羅杜金認為蟲洞的形成方式可能與黑洞相差無幾,例如都來自於坍塌的恆星。在這種情境下,物理學家一般認為會產生黑洞,但索羅杜金認為量子效應可能會阻止坍縮形成黑洞的過程,轉而形成了蟲洞。

  索羅杜金稱這一機制在更完整的物理學理論下將不可避免,後者統一了重力和量子力學的理論,它是物理學界長久以來的夢想和目標。如果這一理論是正確的,那麼以往我們認為會形成黑洞的地方,就可能會形成蟲洞。

  而這一猜想並不是沒有方法對其進行測試,有的物理學家認為未來的粒子加速器實驗將能夠產生微觀黑洞。這種微觀黑洞有可能放射出可以計算的霍金輻射,以證明產生的是黑洞而非蟲洞。但是如果索羅杜金猜想的是正確的話,那麼形成的會是一個微觀蟲洞,因此將不會產生任何輻射。“通過這樣簡單的測試就能辨別產生的是黑洞還是蟲洞。”

  蟲洞的另一個優點在於能夠解決所謂的黑洞信息悖論。黑洞唯一能夠釋放出的就是霍金輻射,但這些霍金輻射將如何攜帶最初落入黑洞天體的原始信息,目前還尚不清楚。這種混亂效應與量子力學相衝突,後者禁止這種信息的丟失。

  “從理論上來說,蟲洞要比黑洞好的多,因此它不會發生信息丟失。” 索羅杜金說道。由於蟲洞沒有視界,物體無需轉化成霍金輻射就能自動離開蟲洞,因此也就不存在信息丟失的問題。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