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信件證實:女子被外星人治好癌症

  飛碟治病之謎?1957年,霍阿奧·馬丁斯在《克魯賽羅》週刊上發表了一系列文章,介紹當年巴西出現的UFO大浪潮,這使得他在巴西享有盛名。

  1958年4月17日,他接到了一個女人於4月14日寫於里約熱內盧的信,這封信事實上是一份飛碟目擊報告。這封信後來公開發表了,只不過應發信女人的要求,她的真名被換掉了。現將此信全文抄錄如下:

  親愛的霍阿奧·馬西斯先生:

  我拜讀了你發表的名篇大作,在此我謹向你表示祝賀。

  我相信這地球上存在著外星人與飛碟,因為我本人就親自目睹了一次同外星人和飛碟有關的案件,我不知道你是否會相信我,但我仍願擔保,下面我要說的全是事實,我雖是個窮人,但為人誠實。

  我不想用真實姓名,這你是會諒解的。

  我今年37歲,現在生活在里約熱內盧。我在X先生(我先前的老闆)那裡一直工作到1957年12月。這位先生是我們那個市的富豪。請原諒我沒有把他的真名告訴你。

  老闆的女兒得了胃癌。他十分痛苦。我在他家充當女管家,主要工作是照料有病的小姐。她四處求醫,但醫生們都說她沒有希望了。1957年8月間,老闆領著全家人到了佩特羅利斯附近的小農莊裡,希望小姐在鄉間的新鮮空氣中會好過些。

  可是,日子一天天地過去了,而小姐的病情仍無好轉,她連飯都不能吃了。她痛苦難忍,醫生不斷地給她注射嗎啡。

  10月25日夜裡,小姐病痛極其劇烈。我記得十分清楚,打針已不管用了,大家認為她快要死了。我的老闆躲在一個角落裡失聲痛哭。突然一道強光照亮了房屋的右側。我們都聚集在小姐的房裡,房間的窗戶正好就在屋子的右側。房裡只點著一盞床頭燈。可是,小姐的臥室頓時像被一個手電筒的光柱照亮了似的。

  老闆的兒子率先跑到窗口,他說看到了一個圓盤形物體。該物體規模不大。我沒有仔細詢問,因此說不上它的直徑和寬度究竟有多大。我只知道它並不龐大,上部被一層淡紅夾黃的光暈包圍著。突然,一個自動門打開了,走出了兩個矮人。他們朝我們的房子走來,另一個矮人留在門裡邊。當時天色很黑,透過開著的門,可以看到物體裡邊發出微弱的淡綠色光,好像夜總會裡常見的那種光。

  進來的兩個人默默地注視了我一陣,在小姐床前停下,把手裡的東西放在床上,向X先生做了個手勢,其中一位把一隻手放在先生的額頭,X先生便一五一十地詳細介紹了小姐的病情。這種介紹是通過心靈感應進行的。病房沉浸在一片寂靜之中。

  兩個矮人開始用一種淡藍色的白光照射小姐的肚子,這種光可以透過肚皮,我們十分清楚地看到了小姐的全部內臟。

  他們手中還有一個儀器在咯咯作響,他們用儀器對準了小姐的胃,我們看到了胃裡的潰瘍。這個動作持續了半個小時。

  小姐安靜地入睡了,他們走出了屋子;但在離開屋子之前,他們通過心靈感應告訴X先生,他應該讓小姐服一種藥;然後他們給了我們一個空心鋼球,我們打開一看,裡面有30顆白色藥丸,這些藥每天服一顆,小姐的病就會痊癒。

  小姐的病果真治好了。X先生實踐了自己的諾言,他為此事保守了秘密。

  在12月間,我還沒有離開X家,萊伊斯小姐回到她的醫生那兒去檢查,結果說她胃裡的癌細胞不見了。

  我離開這家人家時,答應主人絕對保密。可是,我還是向你談了這一切,我要求你保持緘默。如果在你的文章裡要提到此事,那也無妨,因為我沒有說出他們的真名實姓來。

  然而我可以發誓,所有這一切都真的:我親愛的小姐當時得了胃癌,已經到了晚期,但她被外星人像手電筒一樣的東西挽救了,這東西放射的光“剝離”了癌塊,小姐的病治好了。也許這些外星人為地球人做了很多好事,向我們表明我們無需害怕他們。他們救了小姐的命,當天夜裡他們就回到飛碟,一去之後就再也沒有來過。

  外星人還說,他們真的來自火星,到地球上來尋找鎂,帶回火星提煉。他們用鎂蓋房子和建造飛碟,他們不想同地球人打架。

  這一切,我都是從X先生那裡聽來的,他曾向他的一家人講了這些話。請你不要叫我難堪,如果你在寫文章時要引述這一案例,千萬別說是安娜西亞,瑪麗亞告訴你的。我不願被人認為我是一個敲詐勒索者,我也不願意因此使我同從前的老闆之間的關係遭到破壞。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一切,僅僅是為了幫助你搞好這個方面的研究。

  請原諒我沒有附上我的地址。目前,我生活在里約熱內盧郊區的一個縣裡。我是真誠的、老實的。考慮到我從前的老闆,我不願意接受報界採訪。

  謝謝你的好意。

安娜西亞·瑪麗亞。    

  安娜西亞·瑪麗亞的這封信,並非是無懈可擊的。在別的關於外星人和飛碟目擊報告中,除了報告的提供者之外,至少總有一個以上的同時目擊者可資證明,唯獨這裡提供的外星人為地球人“治癌”這件事,無法找到別的證明者。只要找不到用這種奇怪方法治癒胃癌的所謂萊伊斯小姐和她的醫療檔案,人們就有權懷疑它的真實性。

  但是,正如英國著名的哲學家克拉克的第三定律所說:“一切相當先進的技術同魔力是很難區分的,如果我們永遠只滿足於對明擺著的事實的認定,那麼世界就沒有進步可言了。”

  《飛碟評論》是英國不明飛行物研究基金組織的會刊,是世界上享有盛名的優秀刊物。在這個雙月刊的第15卷第5期上,刊登了數起“飛碟治病”的案例,簡述如下:

  1948年5月25日,一位名叫漢斯。克洛茨巴赫的青年人要到盧森堡去,但是他沒有護照,於是偷偷爬上一列開往盧森堡的運煤車。半夜時分,火車行至邊境檢查站沃塞比利火車站前,他從煤車跳落在鐵軌旁邊的石塊上,把兩條腿跌傷了。

  他流血過多,步履艱難,痛得昏死了過去。他說他醒來時已在一個“飛碟”的艙室裡,裡面充滿著淺藍色的乳白光線。

  一個聲音用法語告訴他說,他們是外星人,是偶爾從他失去知覺的軀體上空經過時,他們才救了他的;後來,他又重新暈了過去。4天之後,這位年輕的德國人才醒過來。這時,他坐在一張長滿苔蘚的木凳上,那已是盧森堡境內,離邊境有6千米之遠,離他跳車的地方有10千米。

  他發現自己的褲子滿是血跡,鞋裡也有凝固的血塊。但是,令他驚異不已的是,他跌壞了的腿已經痊癒,傷口也完全癒合了。

  那些外星人不但治好了這個德國年青人的腿傷,而且還把他送到了他想去的盧森堡。

  1954年7月30日,家住農村的美國人巴克,納爾遜說,他曾遇見過從“飛碟”上走下來的外星人,並把他們領到自己家裡。他的敘述中最有趣的部分是他第一次遇見外星人和飛碟時的情況(他不止一次遇到外星人和飛碟):

  “這次來訪中最奇妙最驚人的事是我用手電向飛行物打信號時,飛行物裡面射來一道比太陽光更亮更熱的光束,猛烈地擊中了我,把我打得倒在地上,由於我腰酸背疼,還有腎炎,因此我不敢多動,我擔心站起來後,會再受到光束的打擊。我監視著‘飛碟’,直到它消失為止。可是當我爬起來時我大吃一驚,我發現我的腰不痛了。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腰痛過,腎炎也不治而愈了。”

  1965年9月3日一4日,美國得克薩斯州的警察班長比利,麥克,科伊和警察羅伯特,古德正在第36號國家公路上夜間值勤。

  3日上午,古德曾經被動物園中的鈍吻鱷咬傷了左手,晚上巡邏時傷口還不時流血。子夜剛過,他們發現天空中有一個巨大的不明飛行物體,長約60米,厚約15米。

  他們加大警車的油門企圖逃走,但一道耀眼的強光射到了古德倚在車門上的左手,使他產生了灼熱的感覺。一會諷,古德感到傷口不痛了,血不流了,傷口竟奇跡般地癒合了,這實在出人意料。

  1968年12月9日清晨3時,秘魯一個要求不要透露姓名的海關職員,在他家門前的場地上,看到一個不明飛行物在大約3千米外的空中飛行。

  突然,飛行物向他射來一道光束,其顏色在深紅和紫色之間變化著。這道光束照到了他的臉上,本來是深度近視的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視力恢復到了正常程度,從此他就不戴眼鏡了,而且他的風濕病也再未犯過。

  1988年12月,土耳其曼尼沙尼市上空出現了一個圓盤狀的飛行物,它全身閃耀著綠色的光芒。這個飛行物在該市上空盤旋了近1個小時,1名士兵拍下了其照片,幾百人目睹了當時的情景。

  飛碟終於離去了。曼尼沙市同時竟然有22名患有痼疾的病者霍然痊癒了,他們異口同聲地說:這是飛碟的功勞!

  一個聾子瞬間恢復了聽覺,一個失明的婦女重見光明,一個靠氧氣袋維持生命、死神已在向她頻頻招手的小女孩也活過來了……

  尼迪醫生走訪了這些人。老病號伊尼沙的丈夫中風癱瘓了多年,那天飛行物的綠光透過窗口照到他腿上,他居然不自覺地站了起來。

  另一個病人卡馬爾也霍然痊癒,當他神采奕奕地站在尼迪醫生面前時,也無法解釋。唯一的結論是:那神奇的綠光使他們消除了痼疾!

  一名法國博士也有類似的經歷。

  1958年,一名法國博士在阿爾及利亞的一次車禍中倖存了下來,自此行動十分困難。以後他又在自家的庭院中修剪植物時不慎摔斷了腿,下肢從此癱瘓。

  1968年11月12日夜,他被兒子的哭聲吵醒了,就架著雙拐到廚房為他兒子尋水喝。突然,他看到外面光芒四射,於是走到陽台去觀看。他看到一個飛行物向他屋子飛來,刺眼的光照在他身上。後來,就像電視機關閉後所有的影像消失了一樣,飛行物不見了。

  他趕緊去告訴他妻子,匆忙中他猛然意識到自己在跑——用自己的雙腿而不是雙拐。他的癱瘓不治而愈了!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