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狂熱型UFO發燒友:自費奔波尋找外星生命

  “不明來歷、不明空間、不明結構、不明性質”,這是人類對UFO的基本定義,然而,再多的“不明”也阻擋不了一個群體對其的癡迷。他們堅信天外必有來客,UFO就是外星人的交通工具;他們試圖尋找外星人存在的證據,並終和他們取得聯繫。這就是UFO發燒友,一個籠罩在神秘面紗之下、又常被異樣目光注視著的群體。癡迷於神奇的未知世界,是他們的夢想。他們到底是些怎樣的人?與UFO之間又有著怎樣的故事?

  世界華人UFO聯合會目擊調查部主任

  張靖平:自費奔波尋找外星生命

  本職工作在北京開廣告公司的張靖平算得上典型的狂熱型UFO愛好者。從初三看到第一本《飛碟探索》開始,到加入北京UFO研究會,再到世界華人UFO聯合會中擔任目擊調查部主任,近20年來,張靖平始終堅信外星生命的存在,他把尋找外星生命當做自己畢生的事業。

  對於自己的癡迷,張靖平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迷上了這,初中那會兒《飛碟探索》3毛錢一本,曾買過幾本看,覺得挺好玩的,心想國內外那麼多人在研究,UFO應該是存在的。”之後因為考試升學,張靖平就沒有再碰過那些書,但興趣的種子已經埋下。

  1990年,張靖平從河南考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閒暇時他又翻到了《飛碟探索》等雜誌。UFO到底是什麼?到底是不是外星人的飛行器?外星人到底有沒有?一系列問題湧出來,心底的興趣一下子被激發出來,張靖平想盡辦法買齊了從創刊以來的所有《飛碟探索》,兩年後還加入了北京的UFO研究人群。

  大學畢業後,張靖平原本在一家儀器檢測公司工作,可為了能有更多時間收集UFO第一手資料,他辭掉了工作,成立了一個廣告公司,“自己當老闆,行動比較自由。”張靖平經常獨自一人,自費奔波各地尋找UFO事件的目擊者。

  張靖平說,只要聽到有關UFO的事情他都會很興奮,就想第一時間去調查真相,他曾連續三年跟蹤調查人稱被外星人劫持的“曹公事件”。事情發生在1999 年,主人姓曹名公,他說曾經像好萊塢大片《第三類接觸》那樣被外星人“劫持”,在碩大的不明飛行物中為一個地球女孩診病,隨即又完好無損地返回家中。這聽上去像是一個童話故事,可張靖平不放過一絲一毫的可能,他頻繁奔走於京津冀地區搜尋證據,歷時三年,通過測謊和催眠等技術手段初步證明了事件的可信性,還通過還原曹公回憶畫像尋找那個被治療的“地球女孩”,後還真找到了,而且女孩所說遭遇與曹公所講相同。

  雖然,事情終無法用目前的證據標準來定論,但張靖平的執著足以讓人敬佩。與所有的民間愛好者一樣,他們沒有經費支持的來源,為調查一個UFO事件,往往要花費很多錢,而這些都需要他自己掏腰包。

  張靖平相信自己所作的一切都充滿了意義,他經常自己掏錢印製調查材料,發送給UFO愛好者。他的新浪博客也成為自己實現夢想的平台之一,隨時更新自己的研究,及時與相同愛好者交流,為方便網友第一時間告知各地發生的UFO事件,張靖平還公佈了自己的聯繫電話。在博客中,癡迷UFO已達18年的張靖平說,“我的希望就是外星人和地球人早日友好接觸,友好提攜,促進地球文明進化。”“調研UFO,科普UFO,促進星際文明交流”就是他的誓言。

  上海UFO俱樂部常務副會長

  耿兆良:科學面對不明生物體

  快到古稀之年的耿兆良在UFO的探索之路上已走了幾十年。作為上海UFO俱樂部的常務副會長,耿老一再強調要科學面對所有的不明生物體。

  “我們需要的是物理層面上的外星人,地球人可以用眼睛看到它、用手觸摸到它,可以用耳聽到它們的發音、那怕聽不懂;可以用地球上的儀器記錄它們的倩影。而決不是心理上的、更加不是意識的錯覺。”

  說起自己與UFO之間的故事,耿兆良依然記得1987年的一個夏天之夜,“當時我和女兒在陽台上做遊戲,我背陽檯面對室內,女兒面對天空。正玩得起勁時,女兒突然大叫‘爸爸,飛碟!’,我知道,女兒在我的影響下知道點UFO知識,經常說什麼飛碟等等,我以為她又把夜航機當成了UFO,就沒轉過頭去看。 ”誰知第二天關於那個不明飛行物的報道鋪天蓋地,目擊者還說自己的手錶當時都停了,“別提我有多懊悔了,當時多看一眼我也能有個直觀判斷。”後來,為了求證這件事,耿兆良還特意寫了兩封信給當時的目擊者及相關單位,並收到回信,證實事件的確發生過。

  “之所以被稱之為‘不明’,就是因為用目前的一些科學手段無法證明,這也正是UFO之謎的神秘所在,也由此有時被人說為‘偽科學’,甚至被一些人利用,諸如什麼能召喚外星人等等。”相信UFO存在的耿兆良說,人們要用科學的態度對待這些未解之謎,他也經常與國內的UFO研究者進行交流。

  耿兆良表示,目前他已將對UFO的興趣擴展至所有的不明生物體(即UBO),“如果UFO中確實存在外星人製作、甚至駕駛的飛碟來到地球,那麼地球上存在的UBO中,就十分可能包含外星的高級智慧生命體。”對於UBO的研究,耿兆良提倡用“硬接觸”法來求證,即人類與外星人進行過面對面接觸,雙方都能用自己的視覺器官看見對方,而且能有聲像等證據來證實,而不是像講天方夜譚一樣。“如果這樣的硬接觸真發生了,人們就不必還在是否有外星人這個問題上糾結爭論。”

  劉慈欣,喜歡看科幻小說的人都應知道這個名字,這個出生於1963年,在山西陽泉長大,供職於山西娘子關電廠的男子,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發表科幻作品,連續多年蟬聯中國科幻界具權威的大獎“中國銀河獎”,被稱為“中國科幻第一人”。

  文化公司希望將其作品改為漫畫,影視公司開始尋求與他合作,還有不少人在其中尋求“哲學”的價值,甚至還有研究生將小說中對宇宙文明圖景的假想納入畢業論文中的討論內容。

  劉慈欣不是UFO迷,但是他的小說中少不了外星人的影子。他的長篇小說《球狀閃電》被稱為是展示UFO離奇世界的經典。他在作品中多次描述了不同星際文明接觸的故事,並在《三體》中,設想了宇宙文明生存的“黑暗森林”法則,對外星生命存在的“費米悖證”作出了自己的回答。

  “好的科幻,就是能讓你在下夜班的途中,仰望星空。”回憶自己的少年時期,劉慈欣說,當年幼小的他偷看父親的書,那些中國的老書和蘇聯的故事把他緊緊地按在了現實的地上。於是他曾經無數次幻想過一種文學,“能夠對我展現宇宙的廣闊和深邃,能夠讓我感受到無數個世界中的無數可能性帶來的震顫。”

  1980年的一個冬夜,一位生活在斯里蘭卡的英國人改變了劉慈欣的一生,他就是西方科幻三巨頭之一的阿瑟·克拉克。“我看到的書是《2001,太空漫遊》。當我翻開那本書,發現夢想中的東西早已被人創造出來。”1999年,短篇小說《鯨歌》被《科幻世界》雜誌刊載,這是劉慈欣公開發表的第一篇作品,從此開始業餘科幻之路。

  劉慈欣幾乎是非常自覺地,在自己生活的現實世界與筆下的科幻世界之間劃下一道深深的鴻溝。曾經有一次,有個同事對他說:“我在網上看到有一個寫科幻的人名氣很大,他的名字竟然跟你一模一樣”。而在另一個世界,劉慈欣的粉絲們把他稱作“磁鐵“,親切地叫他”大劉”,在百度設了“劉慈欣吧”,在網上建了“劉慈欣群”……劉慈欣就宛如穿上“超人服”穿梭於與幻想與現實之間。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