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匪搞笑上演現實版《瘋狂的石頭》

  近日,山東省壽光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偵破了一起綁架案,這起案件的案情不算重大,然而綁匪王某自作聰明的作案方式卻令辦案民警們忍俊不禁。有人將王某戲稱為當地“史上最搞笑綁匪”。

  精心策劃:買摩托租房子挖地洞

  看到報紙上有人買彩票一夜暴富的消息後,山東壽光市民王某也迷戀上了買彩票。這位已到而立之年的男人,幻想著彩票巨獎的餡餅,能有一天突然砸到自己的頭上。然而,他的彩票買了無數,投入的資金不少,卻一直沒能中上什麼獎。看著丈夫沒有固定收入,還這樣迷戀買彩票,妻子很生氣,就搜去王某錢夾中大部分錢,只給他留下一點零花錢。

  可是,王某仍幻想著有一天中個大獎,可上哪裡去掙買彩票的錢呢?

 

  這天,王某從電視上看到一則新聞:某地破獲一起綁架案,綁匪綁架人質索要十多萬元贖金。王某看了後,不由一拍大腿:這不就是發財的門道嗎!只要幹上一票,成功後最起碼能要到十萬八萬塊錢的贖金,趕得上辛辛苦苦工作好幾年掙的呢。還有哪樣生意比干綁票來錢更快呢?電視上的綁匪被抓,王某認為那是因為他們太笨了。干綁架這樣要掉腦袋的生意,不好好籌劃一下哪能成?

  王某開始考慮起了綁架計劃,精心設計好了綁架的各個步驟。他把綁架對像鎖定在了一些夜總會、練歌房等娛樂場所的小姐身上。他認為這些小姐收入都比較高,有油水可撈。同時,她們的社會交往面往往比較複雜,就算失蹤幾天也不太會引起別人懷疑。另外,還要找好藏匿人質的地方,還要有運輸工具運輸人質。

  考慮好了綁架計劃,王某說幹就幹。他買不起汽車做交通工具,就去舊貨市場買了輛二手摩托車。買來摩托車又擔心放在外面被人偷了,又在郊區租了間房子存放摩托車。細心的王某突然又想到,如果讓被綁架的人質坐在自己的摩托車上,人質肯定會掙扎,於是,王某又買來個大竹簍子,綁在了摩托車後座上準備用來盛放人質。為了找地方藏匿人質,王某可謂煞費苦心,他在壽光北郊的荒郊野外找到一個偏僻的地方,買來鐵掀和鐵鍬,專門花了20多天時間,挖了一個長3米、寬2米、深1.6米的地洞,還在洞裡面釘上了木橛子,準備綁架人質後就把人質綁在上面。隨後,王某又對洞口進行了偽裝,這樣,即使有人從附近經過,也很難發現洞口。

  出師不利:假牙與第一個人質逃跑

  2009年12月9日凌晨,王某從一處娛樂場所騙出一名叫姍姍(化名)的小姐。他把姍姍帶到了一處偏僻地方,對她一陣亂打,將姍姍制服後裝進了摩托車上的竹簍子中,然後連夜騎摩托車載著竹簍子跑到了地洞。

 

  由於地洞裡一片黑暗,王某摸索著把姍姍用繩子捆在了地洞中的木橛子上,然後騎摩托車返回了租住處,就等著天亮後打電話勒索贖金了。

  天亮後,王某又去了洞口,發現裡面早已沒有了姍姍的蹤影,地上遺留著脫落的繩子,繩子上有一處地方已被磨斷。根據事後的調查,王某把姍姍綁到木橛子上後,由於他捆得不太緊,姍姍掙脫著弄鬆了捆綁她的繩子,可手腳被綁仍然掙脫不開,她急中生智,取出自己嘴裡的假牙,用假牙慢慢磨綁住手腳的繩子,終於把繩子磨斷了,然後掙脫開繩子逃走了。

  以後的幾天,王某擔心姍姍報案後警察會找來,就偷偷藏在地洞附近觀察動靜。姍姍逃走後,因為自己在娛樂場所從業,不太光彩,再說也擔心遭到王某的報復,就沒有敢去報案。

  過了幾天後,王某一直沒見警察來搜查地洞,一切都平安無事,這才安下心來,決定再次實施綁架。

  討價還價: 綁匪被折磨得快崩潰了

  12月14日凌晨,王某又到了一家娛樂場所,用同樣的方式把一名叫蘭蘭(化名)的年輕女子騙出,暴打一頓後裝進竹簍子用摩托車載到了地洞。這次王某吸取了上次姍姍逃走的教訓,沒有再用繩子綁蘭蘭,而是用鐵絲綁住蘭蘭的手腳,然後再用鐵絲把她綁在了木橛子上。

  據後來王某向警方供述:他隨後就開始翻閱蘭蘭的手機通訊錄,挨個給通訊錄上的人打電話。可王某萬萬沒有想到,蘭蘭是在娛樂場所從業的小姐,通訊錄上的不少人都是她的客戶,有的人和蘭蘭還只是一面之交,這些人在外面拈花惹草唯恐被家裡人知道,一聽王某提到蘭蘭的名字,還沒等王某提贖金的事,都急忙說不認識她。王某無奈,只好繼續一個個地撥打電話,並威脅對方如果不按時送贖金過來或者報警,他就要撕票,可接電話者的答覆卻如出一轍:“你打錯電話了吧,我根本就不認識她,你想幹什麼關我什麼事!”隨後就掛斷了電話。出師連連失利,王某鬱悶極了,可事已至此也沒有辦法,只好繼續撥打電話,希望能找到蘭蘭的家人索要贖金。

 

  在接到王某索要贖金的電話的人中,有一名叫阿傑(化名)的男子,阿傑接到王某的電話後,思前想後最後決定報警。壽光市公安局刑警大隊一中隊接到報警後迅速介入調查。民警設法找到了蘭蘭的母親王老太太,讓王老太太出面與綁匪交涉,引綁匪出洞。

  12月14日上午,王老太太給蘭蘭打去電話,王某接起蘭蘭的手機,故意操著南方口音說:“你閨女被我綁架了,快拿5萬元錢來贖人,否則我就殺了你閨女。”王老太太家裡的經濟條件不好,聽了王某的話嚇了一跳,順口說道:“俺家還從來沒有見過5萬塊錢呢!你就是殺了她俺也拿不出來。”王某無奈,只好和王老太太開始了一番討價還價,贖金價格也一降再降,一直降到了2萬元。可王老太太仍說自家拿不出這麼多錢:“俺家本來就是吃低保的,連吃飯都成問題,你讓俺上哪兒弄這些錢去?”王某只好又把贖金降到了12000元,可王老太太卻說,她最多只能借到2000元,並說:“能借到兩千塊錢俺就夠費勁的了,再多俺實在拿不出來,你看著辦吧,你如果真想殺了俺閨女,俺也沒有辦法。”

  王某自開始實施綁架計劃以來一直出師不利,再加上精神高度緊張,幾天都沒有休息好,現在又聽人質家屬這樣說,精神更是快要崩潰了。為了能多要點贖金,王某竟然被逼得使用起了苦肉計:“幹我這行容易嗎?我買摩托車、租房子、買竹簍子和繩子都花了不少錢,還用20多天挖了個地洞,就算按一天給我一百塊錢的勞務費吧,說啥也得拿五千塊贖人。”幾經勸說,王老太太才終於答應下來。

  王某讓王老太太於第二天凌晨租輛出租車,然後在後備廂裡放一輛自行車,開著手機聽他的電話。警方隨後派出便衣刑警扮作出租車司機,陪同王老太太拿錢去贖人。

  狡兔三窟:連換接頭地點仍落網

  12月15日凌晨,王某給王老太太打來電話,讓她去洋口交錢,警方立刻安排了多名便衣刑警,在洋口附近設下埋伏。可等便衣刑警開著出租車載著王老太太趕到了洋口時,狡猾的王某又打來電話,讓出租車掉頭去其他地方。

  就這樣,王某指揮著王老太太轉了三四個地方後,又電話指示王老太太到濰坊濱海經濟開發區交錢。設伏的便衣警察不得不又趕往濱海經濟開發區,載著王老太太的出租車趕到了濱海經濟開發區之後,王某又突然打來電話,讓王老太太到濰坊市寒亭區去。這時,便衣刑警已經開車載著王老太太轉了一個多小時了,民警果斷指示王老太太,就說出租車沒油了,沒法再去別的地方了。

  狡猾的王某還是不放心,又讓王老太太自己一個人下了車,騎上後備廂裡的自行車到附近一處偏僻路段交錢。其實,便衣民警這時早已趕到並在附近設下了埋伏,王某打完電話剛剛收起手機,便衣民警就一擁而上將他抓獲。

  根據王某的供述,民警馬上趕到王某挖的地洞去營救蘭蘭,可卻發現地洞裡沒有任何人的蹤影,捆綁蘭蘭的鐵絲已被剪斷,和一把鐵鉗子一起遺留在地上。
  原來,王某用鐵絲綁住蘭蘭的手腳並把她綁在了木橛子上後,由於地洞裡太黑,王某竟把捆綁鐵絲用的鐵鉗子遺落在了蘭蘭的旁邊。幾乎就在王某去取贖金的同時,蘭蘭撿起王某遺落的鐵鉗子,剪開鐵絲後逃出了地洞。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