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古代竟是這樣驗證處女之身的

  “忠貞”歷來是我國對女人最看重的品質之一,而傳統的古代中國尤其對一個未出嫁的女孩子究竟是不是黃花大閨女尤為重視。那在古代的時候,人們到底是如何來驗證一個女的是不是處女呢?我相信不止小編和廣大男性同胞有這樣一個疑問,女性朋友們也會對此感到特別驚奇。(文章裡面還有視頻哦。)

  漢代,根據馬王堆出土的文獻資料記載,鑒別非處的辦法,主要靠的是守宮砂。

  例一,《養生方》:"取守宮置新甕中,而置丹(於)甕中,令守宮食之。須死,即冶,口畫女子臂若身。節(即)與男子戲,即不明。"

  簡單翻譯,就是用用新甕盛守宮(又名壁虎或堰蜓),飼以丹砂,然後等守宮死後,將其研碎,以水染取其汁,用來塗染女子手臂。這就是守宮砂。至於其後的檢驗,各位可以參看《神雕俠侶》中,小龍女與尹志平那段細節描寫(如果你是楊過的粉絲,那就不要看了,傷心啊)。

守宮砂

  有人問,植種守宮砂這種方法,有沒有現代科學依據呢?從藥理學的角度來說,壁虎藥性鹹,寒。其水溶液對人體肝癌細胞的呼吸有明顯抑製作用。而且富含維生素F,F有一定的抗癌活性。主治祛風,活絡,散結,抗癌。而丹砂藥性甘,涼,主治安神,定驚,明目,解毒。綜合來看,兩種藥物從功能主治上來說,都屬於寒涼類,主治諸班內毒。據小熊分析,古人之所以以兩種藥物配伍使用,其一,是取其寒涼之性,置於玉臂,使之延手三陽經遍行絡脈,涵養心神,去欲女心火。其二,從現代醫學角度,主要是一種心理暗示療法,使女性潛意識裡,產生敬畏廉恥之心,不敢越過道德的底線。

  當然這是在古代特殊年代的辦法,換到當今時下,怕是行之不易,比如要在各大學推廣守宮砂的接種法的話,一是材料置辦不易,二是應者必定寥寥,三是恐怕第二年各大學就招不到女生了。

  繼續說古代三國兩晉南北朝時代,守宮砂繼續沿用,例如晉代張華((博物誌》云: "蜥蜴或堰蜓,以器養之,食以硃砂,體盡赤,所食滿七斤,搗萬杵以點女人支(肢)體,終身不滅,故日守宮。",到了隋唐時期,由於胡風浸淫,上至皇室,下至民間,世風敗壞,女皇,公主,女道士,一股女權主義的濁浪惡流,衝擊著整個社會。無良女子為了逃避檢查,詭計百出,介紹一種,當時最通行的毒計。

  例一,《醫心方》:取石流黃末三指撮,內一升湯中,以洗陰,急如十二三女。再以鯉魚鰾,內置雞冠血,則宛若處子。

  簡單翻譯,這大概就是最早的修復術了吧。是否誠信,各位男性方家心中自有明鑒。最可惡的是,女子自認母雞也就算了,為什麼要難為人家真正的小公雞,古人云,留頭不留發,留發不留頭。為了一己私利,割了人家的髮冠,這算什麼事啊!!!揭過可惡的髒唐,到了士大夫的樂土---大宋。總算可以揚眉吐氣了。鑒別的方式方法,多種多樣,配套措施也跟進得力,比如,小腳制度的推廣,制約了女性的淫奔,社會風氣明顯轉好。光是察言觀色,就有很多口訣流傳,例如《鬼谷巷婦人歌》:有威無眉精神正,行不動塵笑藏齒,無肩有背立如龜,此是婦人貞潔體。   有媚無威舉止輕,此人終是落風塵,假饒不是娼門女,也市屏風後立人。

古代處女破紅(資料圖)

  當然以上各種表面上的鑒別識人的相法,放到當今,也沒有什麼現實意義。因為現在的男性大都和小熊一樣,依然是有古人淳樸遺風,單純,善良,相信人心本善,而現代的女孩,演技好的個個都像從北電,中戲畢業的一樣,兩相比較,男女根本不在同一個數量級上,古人的相面法,完全派不上用場。所以小熊還是介紹幾個實踐的法子好了。

  最常見無非就是一方白巾,宋人結婚,新郎御車至女家,儐相贊引拜其岳父母以及諸親。裡頭禮節一套,然後迎新娘出來上車,新郎御輪三周,先歸。新娘乘後車,女家親屬數人伴送,稱"送親"。注意,新娘所乘之馬車,一般都由女方自備,事後三月要由男方送回。謂之"反馬"。 也就是現代意義上的三個月試用期過了,才能正式上崗。若是洞房之夜,不見落紅,男家就可以要求退婚。這點既符合中國傳統文化的的核心精神,又暗合現代企業先進的人事管理制度,非常的合理,好得很。

  也許有人會問,新娘要是事先準備一方染血的白巾,趁夜靜更深之際,來一招偷龍轉鳳,那該如何是好?那你錯了,古人洞房之夜,真正的明媒正娶,是不吹滅龍鳳燭的,所謂燈下觀美人,對文人士大夫來說,是一種很美好的意境,更有風雅之士,有在染上落紅的錦帕之上,用硃砂研墨,題詩作畫的閒趣,或是點點梅花,或是黃鶯報曉,風雅得很。所謂李代桃僵之類的招數,只在當代無知的古裝歷史劇裡,才會上演。在古代,只有寡婦再嫁,才是吹燈辦事的。

  可惜良好歷史進程總是被外來侵略所破壞,到了元代,蒙古入主中原,推行初夜權制度。在元人的這首《如夢令》裡,就道出了這殘酷的社會現實 :  今夜盛排宴席,準擬尋芳一片.春去已多時,問甚紅深紅淺?不見,不見,還你一方白絹。

  打個比方來說,張無忌娶趙敏,小昭還可以,要是想娶周芷若,就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要想保住周姑娘的元紅,有三個辦法,要麼賄賂峨眉山當地主管此事的紅衣喇嘛,或是蒙古民政官員達魯赤花,要麼私奔,做個永遠的黑人,要麼造反,只有這三條路走。

  跟著下來是明朝,男人在大明過的比以前在大宋過的日子還要安逸。例如,作為一個有追求的狼友,早上起床之後,要想提高理論修養,可以到書肆,買上幾本由坊間著名寫手蘭陵笑笑生所著的《金瓶梅》,若是覺得不夠,還可以順帶採購幾幅由唐寅唐大才子所畫的春宮圖,加深認識。如果覺得光是書本知識,缺乏感性認識,那麼待到華燈初上,秦淮河邊,有的是演武場,假如半途精力不濟,岸邊水旁,燈燭搖曳處,自有東南西北門大官人開得生熟藥鋪,專賣紅丸丹藥,為君24小時晝夜服務。

  說道當時的處女鑒別,除去自宋代延續下來的好傳統,還有進一步的提升,比如,驗血。 當時的人認為"處女之血,滴入水中不散,而凝如珠"。

  這在事實上有沒有現代科學道理呢?其實這是由古人滴血認親發展而來的一種檢驗法。滴血認親法,在古代就有專門的破解法,例如,若以白礬調之水中,雖非父子亦可相溶,而若以清油少許,置於水中,則雖是親子,亦不能相溶。同樣道理,若是非處事先在水中預置白礬,則血液亦不會散,所以說驗血,並不是一個好辦法,但可以做一個事先參考。類似於,男孩問女生:"敢驗血嗎?"女生答非所問:"你還愛我嗎?"斑竹要是那個男生,應該回頭就走,這種回答,潛台詞 一定非處了,可惱啊。

  再往後,清末民初,西學東漸,有一種新的無哩頭說法,由一些所謂新女性發揚光大。即所謂的運動導致無落紅的情況。甚至還捏造出一個百分比,聲稱有近30%女性,因為小時候的運動等關係,新婚之夜是沒有落紅的。這不僅僅是侮辱了現代科學,而且還平白無故傷害了廣大真正處子們的好名聲。

  結合現代科學理論,推斷當時實際情況,近代新女性經常從事的體育活動,無非騎馬,騎車,網球以及一些基本體操。試問其中哪一樣,是能威脅到自身清白的。要說因為騎車,騎馬所引起的震動,或是摔傷,導致的意外傷害。那麼根據物理學原理,新女性坐的不應該是水平位置的馬鞍或是車凳,而是要恰好以35~65度垂直角度斜坐在馬鞍和車凳的尖角邊緣位置,請問有人是這麼騎車 馬的嗎?說到體操的一字馬,以小熊自己來說好了,身為男人偶也可以作上述動作,而且按照生理構造,作為男性,屬於外置型顯卡的高風險配置,也沒見過小小熊受過什麼是撕裂之類的運動外傷,將心比心,作為內置型集成顯卡,怎麼反倒會有損傷?(大家看看,為了科普教育,偶連自己都豁出去了,各位男同胞,你們不頂貼,自己的良心過得去嗎?)

  綜上,所謂運動損傷說,無非是近代新女性,像美人魚一般在水裡撲騰夠了,臨了想上岸,編出的理由而已。下次再有女孩溫柔的用二三十年代文藝腔對你說:達令,許我一個未來吧!若是各位不想坐飛機失事的話,還是不要輕易答應她的要求。

  再往後,五六十年代,社會風氣純良,自然可以沒有什麼可多說的,到了新世紀,各大醫院卻有了一種所謂的修補術,可謂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不過再先進的技術,還是有漏洞的,就如同傳統書畫裱糊技術一樣,所謂修舊如舊,不過是一種技藝而已,真正的方家,自然還會有獨特的鑒別技法。

  小編好像還記得以前古代有一種方法鑒別:讓被鑒別的人脫了衣服跪在地上,地上事先撒上香灰,然後用雞毛捅被鑒別的人的鼻子,她會禁不住噴嚏,看地上的香灰有沒有被吹走,如果沒有就是處女。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