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來越南新娘拒上床 因嫌棄男方太醜

  湖南男子劉某由於天生兔唇一直都找不到對象,於是花7萬元托人買了一個越南媳婦壤香省。

  壤香省在劉某家呆了一個月,未和劉某發生任何關係,由於嫌棄劉某“太醜”不願意一起過日子,一直吵著想要回家。無奈之下,劉某只好再次聯繫中間人,將壤香省“退回”。

  10月15日,趁中間人劉天品(化名)不在家,她從出租屋內逃出尋求警方幫助。

壤香省在劉某家呆了一個月,未和劉某發生任何關係

  七萬塊成交,“嫁”進湘潭

  壤香省今年16歲,越南奠邊省人。

 

七萬塊成交,“嫁”進湘潭 

  10月14日下午3點左右,天元公安分局巡警大隊中隊長葛增紅接到報警,一位女子在一政府機關接待室不願離開,葛增紅將其帶回了大隊。

  瞭解基本情況後,10月15日,天元分局刑偵二隊(禁毒大隊)立即對此事進行立案偵查。當天警方抓獲了嫌疑人劉天品。劉天品是湘潭人,今年3、4月份時去雲南走親戚,結識了三四十歲的男子熊某。

  “當時和熊某約定,他負責找越南女子,以每名6萬元的價格給我,我負責在株洲湘潭等地找買家。”劉天品在審訊中交代,最後買家出價與6萬元的差價歸自己所有。

  8月初,熊某從雲南將壤香省帶到了湘潭,劉天品尋找到的買家,是湘潭人劉某。劉某,今年26歲,是一名泥水工,由於天生兔唇一直都找不到對象。一天,一名工友答應幫他找一個越南媳婦,並聯繫了劉天品。

  8月4日下午,劉天品、熊某、壤香省、劉某和那位工友5人在劉某家中籤訂了相關協議,以7萬元的價格將壤香省賣給劉某。“當時劉某的父母和哥哥都在場。”劉天品交代,警方在協議上看到收據人寫的就是劉天品和熊某。

 

越南女子

  嫌男方太醜,不願過日子

  9月5日,壤香省在劉某家呆了一個月,未和劉某發生任何關係,由於嫌棄劉某“太醜”不願意一起過日子,一直吵著想要回家。

 

越南女子 

  無奈之下,劉某只好再次聯繫劉天品,將壤香省“退回”。9月5日,劉天品給劉某打了一張7萬塊的欠條,九月中旬,將壤香省帶到株洲和自己的老婆、兩個孩子一起租住在圓方路。

  由於劉天品的妻子也是越南人,兩人還能交流。10月14日,壤香省趁劉天品不在家,獨自一人跑出來,尋求警方幫助。

  目前,劉天品已被刑事拘留,警方對買方劉某已採取強制措施。工友和熊某的身份警方正在進一步落實當中。同時,警方正在聯繫專業翻譯,進一步瞭解情況。

  女子攜萬元逃跑中間人不敢報案

  在審訊中,劉天品交代自己和熊某一共有三次合作。

  第一次劉天品以6萬9千元的價格將一越南女子賣給了一位湘潭人。

 

越南女子 

  交易成功之後,7月底倆人商量再幹一次,這次熊某從雲南又將一名越南女子帶到了湘潭。

 

越南女子 

  由於劉天品還未找到買家,該女子暫時和劉天品住在一起。劉天品在審訊中交代,壤香省被帶來株洲之前,那名女子趁劉天品不注意逃跑了,至今還未找到,逃跑時還偷了自家幾萬元的現金。害怕自己販賣人口的事情被知曉,劉天品也沒報警。

  這名越南女子逃跑後沒幾天,熊某便將壤香省帶到了湖南。

  長株潭報法律顧問、湖南工業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申驗表示拐賣婦女兒童罪是指以出賣為目的,拐騙、綁架、收買、販賣、接送、中轉婦女、兒童的行為。

  劉天品在主觀上是以出賣為目的將壤香省帶至湘潭給劉某當媳婦,已構成了拐賣婦女兒童罪。

越南女子 

  情況摸底

  家境困難父母有八九個孩子

  據民警瞭解,壤香省家境困難,父母有八九個孩子,大部分是女孩。對於她而言,嫁到中國來“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雲南新娘的命運

  10月14日,壤香省一看到穿警服的葛增紅就跪在地上哭。可是她說的話在場所有人都聽不懂。幾番“溝通”下來依舊一無所獲,民警拿出了紙和筆。女子在紙上工整地寫下了幾行字,卻不是拼音,也不是英文。

  民警花了一個半小時“連猜帶蒙”,才弄清她的身份。葛增紅稱,“最開始我問她是不是維吾爾族,她搖頭。之後我又問是不是朝鮮、緬甸的,她也沒有什麼反應。當我問她是不是越南人時,她表現得很開心。”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