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神秘吸血怪獸真容被曝光驚呆眾人

  20世紀90年代中期,波多黎各當地居民聲稱看見了一種神秘的吸血怪獸“卓柏卡布拉”(chupacabra)。此後,墨西哥、美國等國媒體也報道發現了“卓柏卡布拉”的蹤跡。

  至於這種吸血怪物的來歷,人們眾說紛紜,有的認為是狼,有的認為是吸血鬼。美國科學家表示,神秘的吸血怪獸其實是身上長滿疥癬的郊狼或別的犬科動物。下面就和趣聞解密小編去瞭解一下吧。

  患有嚴重獸疥癬的郊狼

  據稱,今年6月仍有人宣稱發現了有血有肉的“卓柏卡布拉”,所以,相比尼斯湖怪和大腳怪,科學家更易於對這種吸血怪獸展開研究。在幾乎所有的目擊報告中,所謂的“卓柏卡布拉”最終被認定其實就是患有嚴重獸疥癬的郊狼。

卓柏卡布拉

  獸疥癬是一種潛在致命的皮膚病,可引起動物體毛脫落,皮膚皺縮等症狀。對於一些科學家來說,這種對吸血怪物“卓柏卡布拉”的解釋已經夠充分。

  美國密歇根大學昆蟲學家巴裡·奧康納(Barry OConnor)說:“我並不認為我們還需要展開進一步研究,或需要為這些目擊報告作出其他解釋。”

  奧康納從事可引起獸疥癬的疥癬蟲的研究。美國佐治亞大學野生動物疾病東南合作研究所的專家凱文·基爾(Kevin Keel)看過所稱的“卓柏卡布拉”屍體照片,他也認為那顯然是郊狼。

  基爾表示,他可以想像別人對此的各種猜測。基爾說:“它仍然看上去像郊狼,要我看,那就是郊狼。如果在樹林裡看到,我也不認為它是‘卓柏卡布拉’。我曾經對患有獸疥癬的郊狼和狐狸進行過研究。

資料圖

  但是,外行人可能會將它們誤認為是別的怪物。”疥癬蟲還會引發發癢的皮疹,而在人類身上,這種疾病被稱為疥瘡。無論是人類還是非人類動物身上,疥螨都會寄生於宿主的皮膚下面,分泌卵和廢物,誘發免疫系統出現刺激性反應。

  在人類身上,疥瘡(指對疥螨廢物的過敏反應)不是什麼大病,只是讓人稍感煩惱。然而,如果像郊狼這樣的犬科動物患上了這種疾病,則會危及生命,因為它們尚未進化具有對疥蟲感染有效的防禦機制。

  對疥螨的反應有天壤之別

  奧康納推測,疥螨可能從人身上傳播至家犬,接著又傳播給野外的郊狼、狐狸等犬科動物。他的研究表明,人類和犬科動物對疥螨的反應之所以天壤之別,是因為在漫長的進化歷史進程中,人類和其他靈長類動物曾與疥螨長期共存,而剩餘的動物則沒有。

  奧康納說:“靈長類動物是疥螨的最早宿主,我們與疥螨共存的進化歷史有助於我們遏制疥螨,這樣,它們就不能像在其他動物身上那樣恣意妄為。”換句話說,隨著人類的不斷進化,如今我們的免疫系統可以在疥螨攻擊之前就能消除它們的威脅。

  佐治亞大學的基爾表示,疥螨其實也在不斷進化,但是,疥螨有時間去優化其對人類的攻擊方式,不至於致我們於死命,從而讓我們對疥螨的有用性不復存在。在非人類動物身上,疥螨迄今尚未找到這種平衡之法。

資料圖

  以郊狼為例,由於遭到疥螨攻擊後反應強烈,導致其體毛脫落,血管收縮,令一般的疲勞感加重,甚至令其感到精疲力竭。由於“卓柏卡布拉”很有可能是長了疥癬的郊狼,這解釋了神秘吸血怪物常常攻擊牲畜的原因。

  奧康納說:“身上長疥癬的動物通常疲憊不堪。如果它們難以捕捉到以往算是平常的獵物,它們可能會選擇牲畜下手,畢竟更容易一些。”

  至於所謂“卓柏卡布拉”的吸血傳奇,這可能屬於誤傳,或誇大其辭。奧康納說:“我認為這純屬虛構。”美國緬因州波特蘭市的國際神秘動物學博物館館長洛倫·科爾曼認同奧康納的觀點。

  他說,許多有關“卓柏卡布拉”的目擊報告,都可以用長了疥癬的郊狼、狗、科伊狗或狼與野狗雜交後代來解釋。科爾曼說:“這肯定是有說服力的解釋,但並不意味著可以解開整個謎團。”

資料圖

  例如,僅在1995年,波多黎各就有超過200例“卓柏卡布拉”目擊報告,但沒有一例與犬科動物的特徵相吻合。

  以訛傳訛的結果

  科爾曼說:“1995年,專家認為卓柏卡布拉其實就是兩足動物,站高3英尺(約合1米),遍體短短的灰毛,背部有尖刺。”

  科爾曼舉例說,就像打電話遊戲一樣,話傳到最後已面目全非:由於新聞報道的失誤和翻譯錯誤,有關“卓柏卡布拉”的描述在20世紀90年代末期開始不斷改變,到2000年,最初的“卓柏卡布拉”特徵已被一種新的犬科動物所取代。

  也就是說,原來被認為是一種兩足動物,而如今則成了攻擊牲畜的四足動物。科爾曼說:“這的確是重大失誤。

  由於以訛傳訛——多數媒體現在都報道稱卓柏卡布拉是患了疥癬的狗或郊狼——你確實再也聽不到最初像來自波多黎各或巴西那樣有說服力的報道。有關吸血怪物消失以及患有疥癬的犬科動物的報道大大增多。”

  那麼,有關“卓柏卡布拉”的最早傳聞又該如何解釋呢?科爾曼說,一種可能性是,波多黎各人在1995年夏天觀看或聽說了一部恐怖片後,開始胡思亂想,想像出各種各樣可怕的事物。

資料圖

  他說:“如果看一看電影《異種》(Species)在波多黎各放映的日期,你會發現它與最早卓柏卡布拉目擊報告的日期重疊。接下來,你再比較一下娜塔莎·亨斯屈奇所扮演的角色‘西兒’,就會發現背部的尖刺與1995年卓柏卡布拉第一批照片的特徵相吻合。”

  另一種可能性則是,所謂的卓柏卡布拉其實是波多黎各島上逃出來的大批獼猴,它們常常用後腿站立。科爾曼說:“那個時候,波多黎各科學家用許多獼猴進行血液實驗。

  後來,有一些獼猴從實驗室逃了出去。卓柏卡布拉傳聞或許就像獼猴一樣簡單,或是更有趣的事情,我們知道,科學家總在不斷發現新的動物。”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