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婦難當!中國古代女子的貞節血淚史

  “貞節”,又叫“貞操”,在傳統的觀念裡說的是女子不失身、不改嫁的傳統道德。這種對處女貞潔與寡婦貞節的重視,在中國可謂歷史悠久,具體形成於哪一年,大概是在私有制確立、一夫一妻制形成以後。當時的貞節觀念是針對男女雙方而言的,指的是夫妻雙方在婚姻的持續期間內所要恪守的道德規範,既不允許男子另覓他歡,也要杜絕女子紅杏出牆,否則就會被視為“禽獸之行”,受到道德的譴責或法律的制裁,這種貞操可稱為“夫妻之貞”,這應該是最早的“男女平等”。

  隨著中國進入封建社會,男尊女卑觀念的形成,逐漸地,貞節成為對女性忠貞的專門要求。《史記·田單列傳》說:“貞女不更二夫。”《列女傳·宋鮑女宗傳》:“婦人一醮不改,夫死不嫁……以專一為貞,以善從為順。”道出了“貞”意,就是女子要對男子忠貞。相反,很少提及男子也要對妻子忠貞的男女平等觀念。這種觀念的影響,使得當時很多人認為貞潔比出身門第更重要。到了秦漢時代,這種觀念逐漸成為社會的主流。許是秦始皇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三千佳麗於一身,不能一一寵幸,又擔心他們紅杏出牆,因而到處宣揚貞節,到處巡視刻石作記。秦山刻石記:“男女禮順,慎尊職事,昭隔內外,靡不清淨。”碣石門刻石載:“男樂其疇,女修其業。”漢代更倡貞節,對貞婦詔賜玉帛,旌表貞節。

古代擁有一座貞節牌坊在人們看來是件無上榮耀的事情

  唐代的社會風氣特別開放,這和國力強盛、國家富庶、中外交流增多有很大的關係。人們對貞節觀念淡薄,因而,唐朝女子紅杏出牆的事情就特別多。《新唐書·公主傳》記載,太宗女兒合浦公主下嫁給房玄齡子遺愛。一次,夫妻倆畋獵時遇到辯機和尚,公主“見而悅之,具帳其廬,與之亂。更以二女子從遺愛,私餉億計”。又智勖和惠弘兩位和尚以及李晃道士“皆私侍立”。中宗女安樂公主下嫁武崇訓,崇訓死後,“主素與武延秀亂,即嫁之。”肅宗女郜國公主下嫁裴徽,又嫁蕭升,蕭升死後,公主與彭州司馬李萬亂,蜀州別駕蕭鼎澧陽令李惲、太子詹事李昇,皆私侍公家。”如果說公主淫亂未見嚴懲,是因為挾其勢位,而有些官僚夫妻雙方都自找情人、婚外私通,就更能直接說明唐代名節之輕了。

  但是,到了宋元時期,文人士大夫的提倡使得對女子貞節的重視蔚然成為一種社會風氣。當時的程頤、程顥和朱熹都是提倡貞節最積極、影響最大的代表,在“存天理、滅人欲”思想的指導下,他們極力提倡女子守節,孀婦不能再嫁,對男子也提出了“若娶失節者以配身,是己失節”。於是,宋元之時 “餓死事小,失節事大”成為統治者提倡貞節的廣告語,在民間廣為流傳。

  明清時代,人們對貞節觀念十分重視。順治十三年清世祖親自編纂了《內則衍義》一書,在《守貞章》中提出“守身為女子第一義”,在《殉節章》中提出“婦為夫死,古之大經”,這兩句話此後成為清朝婦女的信條。當時的《女范捷錄·貞烈篇》云:“忠臣不事二國,烈女不更二夫,故一與之醮,終身不移。男可重婚,女無再造。”康熙時的《女學》《教女遺規》、乾隆時的《女學言行錄》都極力宣揚寡婦守節和新婦的貞潔。

  幾千年來,貞節觀殘害了婦女的身心。而今保存的貞節牌坊、貞節堂等封建遺跡,都似乎是在無聲地訴說著貞節烈婦的苦澀與痛楚。

貞節牌坊

  貞節牌坊,晚清到民國最後的“嗚咽”

  在中國大地上,有那麼幾處貞節牌坊,不僅僅作為建築遺存成為一方歷史景觀,更為重要的是,記錄著一段段女子守節的血淚史。

  貞節牌坊作為代表女性忠貞的一種建築形式,最早還只是作為裡、坊的“門”而存在的。隨著中國封建等級觀念的形成,牌坊逐漸演變成褒揚功名的建築樣式。到了漢朝,傳統觀念對女子貞操的重視,也使牌坊逐漸地成為與婦女的貞節關聯起來,並對其進行旌表的一種建築形式,出現在人們的視野。

  荒唐的是,由於傳統觀念對旌表貞節的大力提倡,擁有一座貞節牌坊在人們看來是件無上榮耀的事情。在這種觀念的影響下,明清時代對貞節牌坊的推崇成為一種社會風氣。清朝各地官府上報請旌趨之若鶩,從而導致節烈婦女激增,貞節牌坊遍樹各地,成為一種風景。當然,這是現代人今天無法體會得到的。

  晚清民國時期,雖然新思想和文化不斷湧入,但貞節牌坊作為一種貞節的象徵,仍然束縛著眾多女性的身心。因而,當時建貞節牌坊,仍然呈現氾濫之勢。一座座高聳的貞節牌坊建起來了,立在地上,那灰色的建築靜默無聲,卻凝結著多少個悲苦婦女的血淚,是貞節婦女們不幸生活的歷史見證。它們昭示了曾經的榮耀,引導萬千婦女甘受封建禮教的束縛與摧殘。在貞節被看得比生命還要重要的年代裡,貞節牌坊因其有形的旌揚成為眾多婦女與家庭的“夢想”,所以人們不惜以犧牲婦女為代價,換取一個陰冷而殘酷的怪物。

各地至今仍保存著的貞節牌坊

  咸豐年間,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17歲的蘭姑嫁到一個員外家,丈夫是個體弱多病的藥罐子,年紀輕輕的就病弱得像個老頭。對此,蘭姑只好認命。好在婚後一年,他們有了兒子,這使她感到生活有了希望。然而,好景不長,丈夫在兒子三歲時,病重而亡。兒子也在七歲那年染上傷寒而死。生活發生的巨大變故,一下子把蘭姑擊暈了。當時她才21歲。

  在以後的漫漫長夜裡,她時常憶起祖母苦節的身影,常常以淚洗面到天明。她也想過向命運抗爭,也曾從心裡詛咒過老天爺對自己的不公平,但她知道這一切均無濟於事。白天,蘭姑同傭人一道打掃庭院、操持家務,每當夜幕降臨,更深人靜之際,蘭姑深埋於心底的陣陣憂傷卻使她無法自持。此時,她便拿出曾陪伴自己童年歲月的“九連環”,解呀解呀。九九八十一次,解完一遍又一遍,直到神情疲憊。就這樣三十年過去了,蘭姑已由滿頭青絲的少婦變成了一頭白髮的老媼,“九連環”的銅扣也被她揉摩得珵亮光滑。一晚,正解時,突然嘩啦一聲,“九連環”折斷了,撒落一地。蘭姑愣過神來,急忙彎腰找尋,尋著尋著,蘭姑露出了苦笑:三十年裡,一萬多個漫漫長夜,這唯一伴自己度過長夜的“九連環”終於在她無數次的翻解中折斷了。

  也就是在這一年,年邁的蘭姑一病不起。最終,她孤獨無依地離開了人世。族人感念她的忠貞,為她立起了高高大大的貞節牌坊。

  一處處貞節牌坊成為中國傳統女性恪守貞節的歷史印記,也使得無數女性為了得到這份所謂的“榮耀”,付出了青春和血淚,就連荒淫的慈禧太后為了向世人表明自己的貞節,也不能免俗。

一處處貞節牌坊成為中國傳統女性恪守貞節的歷史印記

  第二次鴉片戰爭中,英法聯軍攻陷北京,咸豐皇帝倉皇逃往熱河,一路車馬勞累,風聲鶴唳,加上內外交困,國勢垂危。受驚嚇而又感到無奈的咸豐皇帝終於拋下一大群的後宮佳麗“駕鶴西去”。由於傳統貞節觀念的影響,加上維護皇室權威的需要,明清皇帝死後,皇后和妃嬪均得守節,慈禧也不例外,她與慈安一同被封為皇太后,開始充滿痛苦與艱辛的守節歷程。但是,在“紅牆綠瓦黑陰溝”的皇宮大院裡,體制森嚴,人們行動謹慎,往往咫尺之遙,不相往還。各宮妃嬪,尚有有常相聚晤的機會,而以太后之尊,高高在上,自然而然會離群索居,所以每到宮門下鑰,慈禧太后便愁著不知如何度過漫漫長夜。

  深夜的慈禧太后,常常在燈下借三十二張牙牌打發時間,過不盡的“五關”,問不完的“神數”!

  這種寂寞而百無聊賴的日子,慈禧哪裡受得了,終於,耐不住寂寞的慈禧太后常常和一些伶人幹一些有違常理之事。後來,她的這些舉動被慈安皇太后發現了,她不能操守貞節的壞名聲就逐漸地流傳了出去,這也是她要陰謀暗害慈安皇太后的一個原因。

  當然,在“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的時代裡,慈禧也是十分看重自己的名節的。畢竟,在守節成為社會倫理的普遍認識後,一個女人的貞節名聲十分重要,她幹出了有悖人倫道德的苟合之事後,又十分渴望保全自己的名節。於是,她私下裡鼓動一些大臣旌表上書,為自己建立貞節牌坊。後來,一些朝中官員為她旌表,建議為她建造貞節牌坊。慈禧雖然沒有為自己建造貞節牌坊,但大臣們的屢屢旌表,似乎向世人宣示了慈禧在幾十年的寡婦生活中,恪守著婦道,是一個“母儀天下”的女人。

  守宮砂與處女貞

貞節牌坊

  在國家政權的教化及倡導下,封建統治者為褒揚貞女節婦而設立了貞節牌坊。無數婦女自覺或不自覺地用血淚甚至生命扞衛著貞節,鑄就了一座座貞節牌坊與貞烈墓。“餓死事小,失節事大”這種貞節觀也就成了一道加在婦女身上的沉重枷鎖。有人甚至為所謂的“貞節”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晚清到民國初年,有一個叫任寶芝的女性,她生於1888年 (光緒十四年)。任寶芝是一個十分傳統的女子,傳統的貞節觀念使她把貞節看得比生命還重。她幼年時,同一個王姓男孩定了娃娃親。王長大後,外出闖蕩,從此一去不歸。任寶芝在家簡妝素服,默默等待未來夫君回鄉。民國二年(1913年),時年二十六歲的任寶芝遭流言污蔑,為保節明志投塘自盡。

  任寶芝自盡的年代,處於新舊交替的轉折時代,辛亥革命雖然成功推翻了封建制度,卻無法革去束縛在人們思想中的貞節觀念。1913年3月,袁世凱竊取中華民國大總統職務後,推行了一系列復古倒退政策,強化表彰節烈的政府行為,片面要求婦女守貞節。任寶芝的投塘保節之舉,正好迎合當權者施政之要求,故經當地官員的奏請,立刻得以旌表。

  貞節牌坊是傳統觀念下的一種貞節標誌。在明清以來貞節觀念近乎宗教化的社會裡,貞節已經深入到每個人的意識裡。而對這種觀念的推崇和信仰更刻入骨髓的,是對處女貞潔的膜拜。

  秦漢時代就有了處女檢查的事。漢代的帛書《養生方》中有“守宮砂”的記載:“取守宮置新甕中,而置丹(於)甕中,令守宮食之。須死,即治,軋畫女子臂若身。如與男子戲,即不明。”此種方法,就是用丹砂餵養蜥蜴,然後把它搗爛,這就成為一種紅色顏料,把它點在女子手臂上,終年不褪。如果她與男性有了“親密接觸”,這紅色就會褪掉,所以蜥蜴又名守宮。如此,只要看女子手臂上有無“守宮砂”,即可檢驗處女與否,這真是中國歷史上貞潔觀念的一大發明。這種有點荒唐的發明,其可靠性在科學面前,不能不讓人懷疑。需要批判的是,“守宮砂”摧殘了人性,有很多女性因為“不貞”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各地至今仍保存著的貞節牌坊

  清代,對女性貞節的宗教化信仰,使處女觀念深入人心。到了晚清和民國時代,雖然東西方文明在發生劇烈的碰撞,但這並沒能從骨子裡改變人們的處女情結。當時,不僅小康人家娶妻,富室納妾、買婢一般也要求對方是處女,對處女的檢查也是最基本的要求。當然人們認為,最靠得住的辦法還是新婚時看女子是否有落紅。這樣一來,新婚之夜檢查新娘是否處女就成了婚禮中不可少的儀式,賀客們都極關心男方在翌日清晨出示新娘“落紅’的標誌。若新娘果為處女,男方還要向女方送去上書“閨門有訓,淑女可欽”的喜帖,而女家也以此誇耀鄰里;若新娘已非完璧,則常會發生被男方所休的悲劇,而女家亦顏面盡失。為了保全顏面,有女之人家就要從小防範,盡力使女子不離閨閣一步。

  在廣東一些地方,“落紅”更成為男女新婚檢驗女子貞節的一種習俗。新婚之夜,新郎新娘行房之時,新郎必會交給新娘一方手帕,用來檢驗新娘是否“落紅”。如果新娘當夜有落紅,則合族大喜。新娘回門時,夫家必會一路樂隊吹吹打打送燒豬到娘家。這種風俗使得女家在嫁女之日,多惴惴不安,唯恐燒豬不至。如燒豬不來,家人對坐愁歎,引為大辱。燒豬一到,則舉家相慶,大張旗鼓迎接燒豬,認為是家裡教養有方,不辱門戶。把燒豬分送親友,加上紅色饅頭若干,就是人們所稱的“麻蛋”。還有一些地方,習俗更為荒唐。新娘到婆家後,先入洞房,新郎新娘立刻同寢,親友和家人都在門外等候。不見到新娘的“喜帕”,人們概不道賀,如新娘不貞,不僅不是喜事而且還是大辱。少頃,新郎從房中出來,手上捧著一個紅盤子,上蓋紅布,裡面裝的就是保留新娘落紅的“喜帕”了。這時,新娘家裡已備了一頂大轎在門外等候,新郎捧著喜帕直接登轎,去新娘家中報喜並即刻舉行婚禮。如果新娘“不貞”,則會被立刻遣回娘家。

  從這些傳統的習俗中可以看出,在舊時代,“落紅”檢驗女貞是攸關婚姻的大事。

  在清人采蘅子的《蟲鳴漫錄》中記載了這麼一件事:有個小女孩,一天穿著開襠褲騎鋤頭柄玩耍。她走後,一個老頭在鋤柄上發現了絲絲血跡,知道是小姑娘的處女膜破了,於是將鋤柄拿走,藏了起來。數年之後,這個小姑娘嫁人了,新婚之夜沒有落紅,夫家懷疑她不貞,想要休掉她。這時,老頭把鋤柄拿了出來,偷偷將當年發生的事告訴了姑娘的夫家,夫家這才釋然。要說這個小姑娘實在是太幸運了,想想如果沒有老頭這個有心人,恐怕小姑娘這輩子都要背負不貞的罵名,她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各地至今仍保存著的貞節牌坊

  如果說“驗紅”是古時女子一生必經的一道關卡,那“守宮砂”則是古時女子的另一個魔咒。歷史上,因“落紅”而鬧出的醜劇、悲劇不勝枚舉。悲劇中女主角的遭遇讓聞者感慨唏噓。今天,隨著社會的進步,人們已經知道用“落紅”、守宮砂來檢驗女子是否潔身自好缺乏科學依據,但人們對貞操和見紅的重視還存在。提倡性愛行為的嚴謹和忠貞是無可厚非的,但是在現實中此事於男於女的標準卻明顯不平等。有什麼方法來檢驗男子的“童貞”?男人的童貞無法檢驗,女子的童貞卻被嚴格地要求著。這種情況說明,在以男權為中心的社會裡,人們對處女的膜拜、嗜好的畸形發展已達變態地步,為了保證男子對女子的佔有,犧牲部分女子的利益甚至生命,男子們是絲毫不以為意的。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